“前面右轉是政府”已成中國全民共識(圖)
 
童文薰
 
2010-6-12
 



中國“屠童案”發生後,有幼兒園門口掛出橫幅標語道:
“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右轉是政府”!

【人民報消息】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中國連續發生校園學童遭屠殺的案件,這些案件被中共壓制,犯案者多被描述為“精神異常”;緊接著又發生了湖南永州市零陵區三名法官遭槍殺的案件,網民譏諷中共又要祭出“精神病”的臺詞了……我們不得不問,如果這些犯案者都是精神病患,是誰讓他們在人群中成為不定時炸彈?

任何社會都存在著矛盾,也存在著精神疾病患。正常的社會將精神病患安置在精神病院裏,施以藥物控制其狀態,同時將這些患者與社會大眾隔離,既保護了患者也保全了社會。但在中共所控制的那個中國社會,卻將正常的民眾置入精神病院投以藥物,將正常人迫害成精神病患。

朱軍,永州法院的行兇者,在行兇後飲彈自殺。第二天,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下午,數百當地民眾與上訪者圍堵法院,有人手持“朱軍一路走好”的花圈,高喊“朱軍是人民大英雄”,有人燃放鞭炮慶賀貪官之死,更多的民眾則趁機向媒體訴說自己的冤情。沒有人罵朱軍,沒有人同情死去的法官。沒有人相信朱軍是精神異常。兇手沒有瘋狂,民眾也不是瘋子,那麼誰瘋了?

湖南零陵永州市不是個大地方,在出事前很多人連這個城市名都沒聽過。這樣一個永州市卻在朱軍的行動後立即跑出這麼多的冤民。這些人充滿了憤怒與悲傷,這些無處得訴的怨恨,只是永州市民所獨有嗎?全中國的法院,只有永州市出過事嗎?

上網檢索了之後,令人震驚的訊息跳入眼簾:二零零五年湖北永州市村民黃運財自制“禮品炸彈”寄給法院,主審案件的法官曹華當場被炸死,縣法院院長李開清被炸眼瞎,法院辦公室主任曹興虎腳被炸斷……原來這已經是永州市有案可稽的第二起針對法院的攻擊。

然而不僅是湖南永州,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大年初三,陜西安康市白河縣一農民攜炸藥包至白河縣政府大門口附近引爆,造成縣政府大門門廳被炸毀並波及三名路過者致傷;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貴州遵義市中級法院遭血洗;二零零六年 四月五日,四川廣元殘疾人士夏玉開在中級法院引爆炸藥,與一名法官同歸於盡;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甘肅民樂縣殘疾人士錢文昭身綁炸藥闖入縣人民法院,導致五死 二十二傷,死者包括該縣縣委副書記、縣工委副書記、法院院長、法院辦公室主任;二零零零年陜西省西安市中級法院院長險遭勒殺……

想到中共對網路的嚴控,我們確信這些散布不同省市的殺法官案,不是所有的案件。筆者不禁想到福建南平“三二三”事件八名兒童被殺之後,南平市一位小學生寫給兇手的那段話:“你要真忍不住仇恨,你就去殺那些貪官,你怎能殺掉這麼多可愛的孩子……”

這種民與官的對立,民與官的集體矛盾,已成了一呼百應的衝突力量。連小學生都明白的道理,已成為中國全民共識。俗諺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共識的形成不易,共識的消滅更不易。這股不可逆的共識,正一記記敲響中共政權喪鐘。

轉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