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儿家的贞操值多少钱?
 
辛素
 
2010-5-17
 
【人民报消息】上访女李蕊蕊在北京“黑监狱”被公职人员公开强奸一案二审有了结果,强奸犯获刑8年,而李蕊蕊得到的补偿费则只有2千3百元。这也是09年12月间此案一审的判决结果,二审维持原判,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此案已经终结,没有再上诉的余地。

事情的经过非常简单。09年7月李蕊蕊去北京上访,年21岁,正值女孩儿家花开娇艳时。和很多访民一样,她被当地驻京办人员(也被称为“截访人员”)抓走,关押上在聚源宾馆内(也即专门关押上访人员的“黑监狱”)。关押期间,李蕊蕊被看管人员安排在上铺,而这位看管人员睡下铺,当时屋内还有其他上访被关人员,但是在众目睽睽下,看管人员强奸了她。事发时,李蕊蕊入住聚源宾馆只有5个小时。

李蕊蕊的遭遇让我们看到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在李蕊蕊被强奸过程中,同居一室,都因上访被拘,可以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这种人情的淡薄,或者说只想保护自己而漠视他人的心态,让上访者们不能拧成一股绳,没有整体力量,这也是现今中国人的悲剧。

李蕊蕊为了讨个说法去上访,却因此失去了更多,正如李蕊蕊回到安徽界首市大黄镇家中时,一再说:“我不会再去北京了”,因为北京的遭遇让她认识到北京并不是她理想中的北京,这位单纯姑娘的遭遇让人心酸。李蕊蕊返家后,母亲安排她与一位家境不佳的陌生男子匆匆结婚,因为害怕她会嫁不出去。

一位花季女儿被迫失去了贞操、被迫迅速锁定了自己的终生、在精神上受到刺激、夜不成寐,李蕊蕊为此索偿10万元,这已经很低很低了,但是依据法律的裁决,她只能得到2千3百元。

中国人有了冤屈喜欢上北京上访,因为事情在当地解决不了,所以中共的最高首府——北京成了他们寻求公正的地方。在中国人的思维中,“上访”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站,排在“上诉”之上。因为中国还是一个人治大于法治的国家,在那样一个社会寻求法律公正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上访”成了中国的专有名词。

中国人“上访”基于的理念是“党妈妈”,认为党是“伟大、光明、正确”的,这是党从幼儿园开始的洗脑和灌输起了作用,李蕊蕊就是一个例子。在加拿大,没有人会跑到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山庄去上访,因为三权分立制度下,法律体制独立于政府,政府和法院各司其责,政府无权干涉法院的判决,每一个加拿大人都深知这一切,公民会依法上诉,但没有“上访”这个词。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也是一样。李蕊蕊会不会因为判决不公再次上访呢?相信不会。她已经吃够了上访的苦头,如果哪一天中国真正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那时李蕊蕊或许可以寻到 “上诉”的机会。

网友赵连海因为协助李蕊蕊报案被以“扰乱公共秩序”罪在派出所关了一晚,这也是中国社会的一大特色,让我们作为李蕊蕊 “上访”的花絮记录下来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