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隔离政策”恐怖 美国市长被“关押”5天(图)
 
2009-7-31
 
【人民报消息】中国的流感隔离措施总是让外国旅客惊慌。穿着黄色防护衣、戴着面罩和护目镜的男子出现在旅客的房间,不容拒绝地说:“请跟我们来”。5月以来,这已经发生在1800名美国人和数百名其他国籍旅客的身上。

据大纪元记者田清综合编译,纽约时报28日报导,密西根大学精神病学教授Jonathan M. Metzl 6月份飞往上海一所医学院演讲,结果他在离市区2小时车程一个养鸡场旁边的一栋建筑物内待了1个星期。

据他形容,在这间临时酒店中有老鼠和蚊子,磨损的地毯和剥落的壁纸,不过有全新的门窗防盗器,而且周围有围栏。

中共不顾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还在积极采取隔离措施以阻止这个高度传染不过尚不很严重的病毒。现在只有中国还这样做。在早期,包括南韩、日本和埃及等一些国家也强制隔离,当时如果有一名学生从北美带着感冒回来便隔离整间宿舍。不过他们已经没有再这样做。

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疾病研究所主任费希(Anthony S. Fauci)认为,时值今日“隔离措施并没有用”。他指出,中国自己在世界卫生组织7月初停止统计时,已经有超过2000起新流感案例。

被隔离的美国人中,最著名的是纽奥良市长纳金(C. Ray Nagin)。他6月份于飞行中坐在一名睡着的男子后面,在这名男子证实被感染后,纳金被隔离了5天。

对于去过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的一家慈善机构主任Kimberly Tegarden而言,这个中国隔离经验相当恐怖。

她与姊姊6月前往中国旅游,一天早晨她的腹部疼痛到无法走路,她要求她住宿的4星级北京酒店找医生来。

结果,一群穿着黄色衣服的人出现,并带她搭乘货运电梯由救护车送往中日友好医院。到了医院外面,一名护士量了她的体温,不过并没有检查她的腹部。因为是低温发烧,这名护士要Tegarden的医护人员把她带往另一栋建筑物内的发烧诊所。

Tegarden表示,在她的腹部胀痛时,她被置于一座令人窒息、肮脏的建筑物内几个小时。那里的员工说她的流感测试需要24个小时。

由于无法以中文沟通,她和她的姐姐打电话给当地的朋友,希望美国领馆可以介入。(领馆人员后来向他们解释说,他们不能探访被隔离的美国人,否则他们也会被隔离。)

最后,Tegarden被移往一家大型医院做诊断测试,24小时后她做了手术。医生给她姊姊看他的发现:一段破裂的盲肠。

无论如何,Tegarden现在很好,虽然她认为她的经验对其他外国旅客是一个警示。

Metzl博士则认为,他的遭遇只是一个烦人的经验,虽然后来也导致一些他在中国会面的其他美国商人的麻烦。这些商人被隔离7天证实没有感染,不过他们要会面的中国人仍然取消了约会。

《时代杂志》29日报导,本月一群计划参观中国文化景点的美国高中学生最后遭受了两次的隔离。

奥勒冈州米德福(Medford)市圣玛莉学校( St. Mary's School)的65名学生和7名监护人7月中抵达北京后,因为一名学生的H1N1测试呈现阳性反应而被隔离在北京一家酒店。留在北京用来隔离旅客用的燕翔酒店4个晚上后,他们得以继续行程。

不过在参观北京的景点后飞往河南省时,另一名学生出现阳性反应。这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官员再次把整个团隔离。到7月31日他们的回程日前夕,6名感染流感的学生还在郑州的医院。其他团员则盼望他们可以于星期五回家。

一名随团监护人也是圣玛莉学校技术主任的Scott Dewing说,“我们来这边进行3星期的旅行,结果我们在中国最多只做了3天的观光。”

有人指出,正如美国国家过敏及传染疾病研究所主任费希所认为,时值今日“隔离措施并没有用”。而中共当局还要这样做,是因为它需要制造出一种能够有利于其政权稳定的气氛,即国内已经爆发的新流感(上千人感染),是外国人的“罪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