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回京政局变调 周永康四面楚歌转嫁危机(图)
 
2009-7-13
 
【人民报消息】新疆流血事件爆发后,胡锦涛8日突然中断外访提前回国,官方对新疆事件的处理也突然转向,从此前的猛烈攻击维吾尔大会和热比娅“策划”新疆事件,变为连篇累牍地宣传“稳定”。9日又遣派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公安部长孟建柱赴新疆。
  
这一系列的举动说明,中央对之前新疆“暴乱”的发生及处理不满,而一贯采取强力镇压手段、引起民怨最深、作为社会不稳定根源的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长却被派去“维稳”,把周永康作为“责任人”和王乐泉一起被推到前台的意味甚浓。

另外,中共当局11日公布新疆七五事件的死亡人数为184人,其中汉人罹难人数约为维吾尔人的3倍,这一数字遭各界普遍质疑。




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与“新疆王”王乐泉。(网络图片)

新疆流血事件责任人指向周永康
  
据大纪元记者吴伟林、骆亚报导,中共领导人胡锦涛8日突然中断访问,结束意大利之行提前回国,创下中共建政以来国家元首因国内局势提前结束外访的先例。北京学者指,中共领导人这一罕见举动,说明新疆局势的确严重,可能威胁国家安全。西方舆论指,中方向来很重视G8峰会,胡锦涛提前离席,凸显新疆事件对中共领导人构成严峻挑战。
  
众所周知,周永康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主管政法委。实际上,他还兼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和“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职位。
  
外界分析,在胡锦涛出访期间,处理新疆事件的最高领导人应该是周永康,如果没有得到中央高层的首肯,新疆当局不敢擅自动用武力开枪镇压。

而作为做了17年“新疆王”的王乐泉,自称5日新疆事件爆发后,“第一时间到现场,以最快速度控制了局面”,也自曝了王乐泉是新疆流血事件的现场直接指挥者。

胡回京新疆事件处理变调 中央不满周永康
  
自胡锦涛回京后,当局对新疆事件的处理上出现了较大的变化。不仅发放抚恤金安抚民心,被外界认为主导新疆事件的周永康被遣往新疆,从幕后走入前台,而且中央的基调也从猛烈攻击热比娅、挑动民族仇恨变成“维稳”。

据中共新华社消息,胡锦涛8日下午回国,当天晚上召开并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研究部署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工作”。第二天,“受胡锦涛委托周永康飞赴新疆主持维稳”。
  
分析认为,胡锦涛的突然回国以及中央变调,显示了对之前新疆“暴乱”的发生及处理不满。周永康与公安部长孟建柱9日亲赴新疆处理“后事”,也显示了胡锦涛不想为新疆流血事件背上黑锅。
  
而周永康到达新疆后,则“党中央、胡锦涛”不离口:“党中央、国务院十分惦记你们,胡锦涛总书记特地委托我来这里看望你们。”其用意十分耐人寻味。分析指,周永康的用意是在嫁祸胡锦涛,给外界这样一个印象:抚恤百姓是受胡锦涛委托,镇压也自然出自胡锦涛的命令。
  
有评论说,此次新疆7.5事件,周永康、王乐泉制造流血事件,一是给胡温当局添乱,以反击胡温日前对江系势力的沉重打击;二是故意煽动挑起维吾尔和汉族之间的民族仇恨,制造武力械斗,藉机清洗镇压异己。

周永康四面楚歌 制造事件转嫁危机
  
今年6月,中国出现了一系列大的民间抗暴事件,特别是邓玉娇刺淫官和湖北石首万人抗暴事件,民间的愤怒都毫无例外的指向当地公安与政法委,令主管政法委的周永康四面楚歌,十分被动。
  
据有“海外中央台”之称的凤凰卫视早期报导,王乐泉曾对凤凰卫视主持人吴小莉说过这样一段话:“过去我们希望能够由敌动我知,变成敌未动我先知,我觉得现在基本上这样说,我们这几年啊,大量的这些团伙,基本上都是在敌人这个密谋策划阶段,被发现,被挖出来的。”也就是说,王乐泉“未动而先知”,对7.5新疆事件,其也不可能不知情。
  
而且,根据当局对新疆事件的处理上,包括当晚实行信息封锁,镇压后部队马上清理现场,罕见的抢先发布新闻,公布死亡人数并播放影像,并同时指责世维主席热比娅策划了整个事件,等等,效率之高,十分不寻常。
  
一系列的不寻常的举动,凸显了中共对新疆事件“有备而来”。或者说,是当局导演了这场流血事件。舆论指出,中共挑起民族矛盾,其目的是逃避和转嫁民众对中共腐败当局的敌对情绪,而开枪镇压,则更是为了制造恐怖气氛,阻吓民众日益扩大的反抗心理,以稳固政权。

新疆事件中共一手操控

著名人权活动家魏京生认为,中共当局事先肯定知道维族人聚集到市中心游行抗议的计划,在随后发生了严重暴力行为后,却直到大约两小时后,才有警察出面干预。直到暴力行为已经发展到严重程度之后,当局才出动预先埋伏好的武装警察,屠杀和逮捕了大量维族人。
  
从事件发展的过程看,很明显是官方利用社会上的不满情绪,放纵和引导群众发泄暴力情绪,以此来制造民族冲突,把群众反对当局的情绪引向民族矛盾。
  
BBC网站一篇大陆人士的投稿也指出,现在无论在网上、论坛和电视上,中共正在不停地播放官方的消息和新闻,这让作者想起了二十年前6·4的场景。那时中共官方的电视不停地播放燃烧的汽车和军人尸体的场景,把学生描写为十恶不赦的暴行,把6·4说成是暴乱。
  
他进一步表示,对新疆7·5事件,中共官方的许多说法漏洞百出,比如和平示威之时,已经有警察干涉,维族人又如何能在此情况下大规模地杀人的?还有就是中共在新疆的各种官方人员,特务、密探,甚至卧底数不胜数,这些人难道当天都在家休息?

2009年,新疆,中共制造了大屠杀!

11日,中共官方公布新疆七五事件的死亡人数为184人,其中汉人罹难人数约为维吾尔人的3倍。这一死亡人数数字不但维族人不信,汉人也不信。维吾尔流亡组织与乌鲁木齐的维人也都强烈质疑,被指摘是骚乱策划者的热比娅,质疑中共公布的维族死亡人数比实际的少。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呼吁当局公布死亡人数中有若干遭枪击致死,他星期天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是希望能够说明,有多少人是遭枪击致死的,有多少人是死于器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数据,就是官方有没有开枪?”

分析认为,中共在死亡人数上造假,意在掩盖中共武力镇压抗议民众的实质。

著名旅美经济学者、时事评论家陈破空曾分析,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根据中共当初公布的156人死亡、1080人受伤来推断,当局肯定动用武力镇压。新疆事件的基本结论是:“2009年,新疆,中共制造了大屠杀!”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