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鳳凰衛視的故事(多圖)
 
梁珍
 
2009-3-18
 
【人民報消息】傳說中鳳凰是不死的神鳥,給人帶來光明和希望。而香港鳳凰衛視卻有著“海外的央視”的稱號。

在北京中央電視臺講的話越來越沒有人相信的年代,在民怨沸騰、抗暴四起、中共當局稱為“敏感年”的二零零九年早春,鳳凰衛視突然以學術探討的形式對法輪功進行長篇累牘的誣蔑與攻擊,赤膊演出中共處理危機慣用的轉嫁矛盾伎倆。

不過在鳳凰衛視,也有不少員工、甚至高層不願意配合中共喉舌宣傳工作,不願違背良心為中共鎮壓政策擔當宣傳工具,前鳳凰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就是其中的一位。鳳凰經歷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並在重生中達到昇華,龐鐘出逃鳳凰的經歷,恰似鳳凰涅盤、浴火重生。

傳說中鳳凰是不死的神鳥,給人帶來光明和希望。鳳凰經歷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驗,獲得重生,並在重生中達到昇華,稱為“鳳凰涅盤”。


前鳳凰衛視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
曾經在鳳凰衛視工作,位居資訊臺新聞總監的鳳凰人龐鐘,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江澤民點名,其後出逃鳳凰衛視六年多,現居美國,在一家中文電視臺任新聞總監,回想當初的經歷,真有一種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的感覺。

“那時候我在鳳凰衛視做新聞,什麼都要受到中共的審批,還差點因為自己的信仰因素--法輪功學員身份,被關進大牢,現在來到自由社會,在獨立媒體工作,完全按照客觀媒體的方式在做,才真正體會到做新聞的樂趣。”

因為“邱震海抹黑法輪功事件”,最近龐鐘首次敞開心扉,對本刊披露他當初離開鳳凰衛視兩個月的驚險經歷。

突如其來的香港媒體曝光

故事要追溯到二零零二年。那是中共鎮壓法輪功三週年左右,媒體一面倒的抹黑,大陸法輪功學員橫遭被關、被抓、被打壓、甚至被迫害致死,有大陸法輪功學員就採用電視插播的形式將法輪功被迫害的真實情況向外播放,一手發動鎮壓的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對此極其惱怒,於零二年三月甚至在長春下達了“開槍令”對待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

隨後,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香港移交中國五周年,江澤民在十六大前最後一次訪問香港,並主持七一慶典儀式,保安工作空前嚴密。在媒體圍繞江出訪前後密集式的報導幾天後,七月三日,多家香港媒體紛紛頭版驚爆一則消息:鳳凰衛視高層證實修煉法輪功。

報導稱,香港鳳凰衛視高層、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因牽涉法輪功問題,臨時被調往北京培訓新職員;而為保證回歸五周年慶典直播節目不受任何干擾,鳳凰衛視直播節目取消,改為錄播。據知針對江澤民出訪,尤其擔心出現內地電視臺插播法輪功真相事件,令江澤民及特區政府尷尬,加上法輪功的“明慧網”亦出現過批評鳳凰臺的文章,故有人擔心在內地及臺灣收看到的鳳凰衛視亦成為干擾對象。

據了解,內地保安部門經調查後,發現具體負責資訊臺節目的新聞總監龐鐘為法輪功成員,因此在江澤民抵港前將資料轉交鳳凰衛視;據悉鳳凰衛視資訊臺迄今仍未在內地“落地”,管理層希望事件能得到妥善處理,以免影響其“落地”大計。

六一○主任親自下令 鳳凰秘密運作

有著二十多年新聞經驗的龐鐘,是鳳凰衛視的開荒牛,早年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在北京體育大學獲教育碩士學位,九六年被北京選派往香港鳳凰衛視工作前,是北京中央電臺新聞編輯室副主任,因為精通於體育報導,曾經多次獲得國家級報導特別獎等大小獎項二十多項。

建臺以後,他一直在鳳凰管理層工作,擔任新聞總監一職,可謂位高權重。許多重大新聞他都參與策劃,包括“九一一事件”、以及派員去阿富汗採訪,在鳳凰衛視有著極深的人脈。

龐鐘修煉法輪功在鳳凰人所共知。原本喜歡氣功的他,曾經接觸過各種氣功,但他始終有個疑問“身體和道德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九八年一個朋友介紹法輪功。法輪功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原則,令他如獲至寶,書中也解開了他多年的疑問,原來做好人身體就會變好,人做壞事要遭惡報,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疾病重生的道理。與此同時,女兒突然失明的眼睛頑疾──神經性眼睛痛,也因為煉功奇蹟般的變好,讓龐鐘見識到法輪功的神奇,從此走上修煉的道路。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上九點,他接到臺裏打來的一通緊急電話,以“去北京培訓幾個星期”名義要他和資訊臺副臺長潘紅星緊急上北京。龐鐘次日就趕到北京,連續幾天都在北京分臺和記者開會。

對於為何當時被秘密調到北京,龐鐘多年後透露其中原委:“鳳凰高層後來告訴我,因為上面壓下來的,江訪港在香港要保證萬無一失,特別是媒體。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所以就把我調開了。”

據知六一○小組親自開會,防止香港法輪功學員“搞插播”。因為六一○副主任李東生主管中宣部,曾任前中央電視臺副臺長、廣電部副部長,和當年在北京中央電臺工作的龐鐘非常熟悉,就主動向六一○主任丁關根匯報龐鐘的法輪功學員身份,對方大為緊張。丁直接給中聯辦主任姜恩柱打電話,要求處理龐鐘的問題,於是姜恩柱把劉長樂找到中聯辦去,部署了調離龐鐘的計畫,並由鳳凰衛視和中聯辦主動聯繫媒體曝光,以鳳凰衛視不知情為由,撇清關係,將責任全部推在龐鐘身上。

“當時媒體報導稱,我向鳳凰衛視保證不會做傷害鳳凰衛視的事,這個根本不是事實,只是當時鳳凰衛視想向上面交代。所謂插播也是他們隨便找個藉口把我支開。關鍵就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他們不信任我。而且同時他們想方設法想要讓我放棄我的信仰。”龐鐘分析道。

酒店密布公安 成功脫逃

在七月三日香港媒體曝光龐鐘煉法輪功的消息的同時,身在北京的龐鐘卻毫不知情,直到下午他接到了香港親戚的電話。

“先是我父親打電話給我,告知我香港媒體已經曝光我的法輪功學員身份,要我小心。然後又是我另外一個香港親戚,告訴我可能回不了香港,她知道我性格倔強,還提醒我萬一有什麼事情,不要和當局頂撞等。”

十多分鐘後,龐鐘又接到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的電話,說有事要找他商量,要他速回旅館--北京友誼飯店。

龐鐘當時正好在探望北京親戚回來旅館的巴士途中,巴士很快就到達了旅館,他下了車,步行往旅館,在接近旅館僅僅二十米的距離,突然直覺告訴他不能進去,他調頭就走。

“因為媒體曝光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手段很邪惡,所以我當時有預感會出事。所以就選擇離開。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劉長樂和北京公安部一大幫公安就在酒店裏面,準備抓我。他們當時還搜查了我住的酒店房間,發現了一本《轉法輪》,想以此作為證據扣押我。”

長期從事新聞工作的龐鐘,有著敏悅的頭腦和閱歷。因為隨身帶了證件和錢包,他直奔香港,因為考慮坐飛機要查證件不安全,就臨時從北京火車站買了一張去武昌的票,然後再從武昌坐到廣州,輾轉於次日順利通關回到香港。

抵達香港後,龐鐘給劉打了一個電話。“我說,已經回來香港,有事情你再和我聯繫。劉當時大吃一驚,隨即打電話安撫我,要我在家裏等著。”


關懷中國文化藝術,更關注中國社會民生議題,從中共非法抓捕中脫身,
龐鐘貢獻專業給沒有中共操控的美國新唐人電視臺。(新紀元資料室)

記者會上拒絕放棄信仰

當晚鳳凰衛視資訊臺臺長王新生和副臺長就找上門,要龐鐘次日開記者會。“他們說你走了以後,香港媒體都有這個報導,要我開記者會,要我對媒體說,你曾經煉功,但現在不煉了。”

當天記者會來了很多人,龐鐘不願意違背良心說自己不煉,反而講了很多煉法輪功對身體有好處,以及他女兒眼睛因煉功而煉好等等煉功的好處,主持會議的公關部主任很生氣,會議半途中斷,沒有繼續開下去。

因為記者會的“不配合”,鳳凰衛視高層經過一輪密謀後,隨即要龐鐘放大假,並要他回上海探親。龐鐘沒有走,一直留在香港家裏,後來才聽說,中共那邊很不高興,誘騙他去大陸的計畫又落空了。

家人遭脅迫 堅拒轉化

與此同時,鳳凰高層還找到龐鐘太太。“他們對我太太說,要她和我離婚,說這樣對我好,想以此要求我放棄自己的信仰,但遭到我太太的拒絕。”其後龐鐘太太在香港工作的一家中資企業也找個理由炒掉她的工作,令他們一家生活陷入窘境。

兩個星期後,龐鐘又接到一紙調令,要他去深圳分公司半年,半年後才回鳳凰衛視,臺裏甚至幫他在深圳找好了一套高級公寓。已經在鳳凰工作六年的龐鐘,知道此行兇多吉少,但為生活所迫,默默同意了工作的調動,懷著無比複雜的心情離開鳳凰香港總部。

“我在整理資料時,想到鳳凰衛視的同事大家都很熟,包括迫害以後還有兩個人要借《轉法輪》看,好多鳳凰衛視的內部人都看過法輪功的資料,臨走前,我就把十來本法輪功真相材料放到同事的桌子檯面。”

鳳凰發資料 驚動六一○


中共屢次設陷誘騙落空,龐鐘
成功脫逃。
因為收到法輪功資料,鳳凰衛視炸開了鍋。第二天,龐鐘因為申請大陸工作電話卡回到臺裏,一進辦公室,就有人告訴他公司高層對於收到法輪功資料一事深感不悅,甚至說有人已經向警方報了案。

龐鐘很鎮靜地說:“在香港到處都可以看到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前幾天還收到法輪功寄的資料,這都是正常的。他頓了頓又說,“這幾本東西是我放的。”

龐鐘此言一出,再次驚動了中共六一○。有人透過鳳凰衛視的中共管道,將龐鐘發法輪功資料一事向上匯報,隨後龐鐘的好朋友告訴他,上面非常惱火,直接下令不准讓他回鳳凰衛視總部工作,要龐鐘直接調到深圳分部工作。

期間龐鐘在等待工作調動過程中,曾經被臺裏派到深圳去處理一些事務,當時工作聚會吃飯,有朋友就告知同臺吃飯的就有國安人員。

也有好心的法輪功朋友提醒他,大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手已經伸向海外,最近一連發生了好幾例香港法輪功學員進大陸,被深圳國安抓捕的事例,提醒他小心。

思前想後,龐鐘決定離開鳳凰,於是當年八月三十一日在朋友的幫助下,離開香港,赴美參與海外獨立媒體--美國新唐人電視臺擔任新聞總監一職至今。

相比當初在鳳凰衛視工作,他感到截然不同的兩種氛圍:“雖然鳳凰衛視相比國內媒體,相對還有一些自由度,但也要受到中共很多方面的制約,很多敏感新聞包括西藏問題、法輪功問題、陳水扁的新聞都不能報,讓你備感壓抑。但在新唐人我找到自己的追求,這裏沒有中共的操控,完全是秉承自己的良心在做新聞,我們的報導都是走在第一線,包括SARS我們的報導比中共官方媒體快了三個星期,這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

籲鳳凰員工秉承良知


龐鐘在新唐人電視臺找到秉承良心
做新聞的安身之地。
據知和龐鐘一樣因為不願意放棄媒體人求真的原則,而離開鳳凰的人還有不少。據說《世紀大講堂》的前節目主持人阿憶就是因為不願意製作詆毀法輪功的節目,於二零零三年離開鳳凰衛視,在北京大學當過一段時間窮教授。

龐鐘特別呼籲所有鳳凰高層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秉持良知道德,不要違心的做抹黑法輪功的節目。“邱震海的抹黑法輪功節目一看就是粗製濫造,理論事實都不清,找幾個所謂的專家一談,就這麼登場了,按照正常媒體的播出原則,這樣的節目完全是不應該播出的,對鳳凰的聲譽會有很壞的影響。”

“我呼籲鳳凰衛視高層的員工,對於法輪功的真相,他們在香港都有很多機會能夠接觸到,也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像阿憶這樣能站出來的還是很少,希望大家在了解真相的時候,不要再做詆毀法輪功的節目。”

(新紀元113期)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