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媽媽的奶(圖)
 
2008-9-19
 
【人民報消息】海外著名政論家林保華日前通過自由亞洲電臺發表評論《黨媽媽的奶》說,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紅旗下長大”,變成了“喝狼奶長大”了。“紅旗下長大”,聽起來還蠻正面的,雖然仔細分析,也有“紅色恐怖下”長大的意思。但是紅色恐怖下長大,既可能對紅色恐怖深惡痛絕,但也有成為“紅色恐怖份子”者,大多數就習慣了那個恐怖而麻木不仁。但是“喝狼奶長大”,貶意明確。雖然大多數中國人無法忍受這種說法,不幸,表現在大多數人身上,的確有或多或少的狼性;反過來說,就是欠缺人性了。即使出國已經多年,吸收了許多西方民主、人權的營養,有時這種“狼性”也會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來。可見“狼奶”的威力。

當年雷鋒語錄中有一段被譜曲,成為著名的“革命歌曲”,名曰“唱支山歌給黨聽”,第一句就是:“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由此,“狼奶”之說成立。現代中國人喝的狼奶就是“黨媽媽的奶”。由於“奶濃於水”,所以喝了黨媽媽的奶以後,也就血濃於水,和黨一條心了。可見黨媽媽的奶的重要!

然而現在對黨媽媽的奶需要重新鑒定了。表面上是因為中了資本主義金錢萬能的毒素,實質上是黨媽媽本身的“異化”,這個術語是二十多年前很流行的語言。總之,時代不同了,黨媽媽的奶表現也不同了。

評論說,最近爆發出來的三鹿毒奶粉事件,看來看去,都與黨媽媽脫不了關係。且不說國營企業,就是私營企業,哪裏離得開黨媽媽的關照?何況事件早在奧運前就發生,因為北京奧運及其前夕都不許有負面新聞出現,尤其是有關黑心食品的報導被截住了,代之以“奧運豬”、“奧運蔬菜”等等,免得外國貴賓膽顫心驚、食不甘味,影響出席奧運的心情,甚至不敢蒞臨北京。於是從今年2月就被揭發出來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就在官商勾結下被壓住了,以致至少已經有多名嬰兒死亡,估計還有數萬名的患者。可以說,這個黨媽媽為了自己的“青春長駐”,拿自己嬰兒的血當脂粉。這不是“豬擦口紅”,而是拿自己嬰兒的血擦口紅。或者如當年陳雲、鄧小平拿別人的血為自己換血而延年益壽那樣,卻不顧“祖國的花朵”的死活。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沒有人性的共產黨,它吃人的本性從來沒有變,如果說“與時俱進”的話,現在連嬰兒的血也敢明目張膽的喝了!

不是嗎?在這以前,也發生過“大頭娃娃”事件,那僅僅是3年多前的事情,為什麼這種事情愈演愈烈?三鹿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連原來吹捧三鹿的中央電視臺,也公布有22家公司的69種產品檢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可以說,幾乎所有國產奶粉都不能喝。其中有多家行內的龍頭企業,例如伊利集團,它為今年北京奧運及殘奧會提供奶類飲品,但中央臺報導強調,為京奧及殘奧提供的產品並無問題。看來,他們對哪些是可以給國人喝的,那些是不可以給外國人喝的,清楚明確。

評論說,包括中共最高領導人在內的中共要員都巡視過這個伊利。是伊利欺騙中央,中央再欺騙中國老百姓,還是根本就是官商勾結欺騙老百姓?中南海該如何面對這個醜聞?是不是需要將“以民為本”改為“以嬰為本”?

當然,在黨媽媽的領導下,受害者並非只是嬰兒而已。那些黑心食品的遭殃者,豈止是嬰兒,而是全國老百姓,尤其是買不起外國食品的窮苦老百姓。至少,我是相信,中共領導人的後人們是不會喝國產奶粉,也就是黨媽媽監制的奶粉。

可惜奧運會四年才一次,而且只有幾個星期。“免毒”期一過,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就露出“世界毒品工廠”的真面目了。不是嗎?這些奶粉中的“三聚氰胺”不也曾經毒害過美國的寵物?因為它可以冒充高蛋白製造飼料。或者有人說,我不買中國的奶粉就是了,然而你可能絕對不吃奶製品嗎?因為你不可能知道奶製品中有沒有使用中國奶粉。例如進口到臺灣的三鹿毒奶粉,都融入到奶茶、蛋糕等奶製品中,吃進臺灣民眾的肚子裏。即使在中國製造的外國品牌食品,根據“淮南為橘,淮北為枳”的原理,能夠抗污染、拒腐蝕而保持自己的清白嗎?

評論最後說,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李大釗說過:“試看將來的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中國共產黨經過“異化”後,正如紅旗異化成狼奶,看來,這句話也要改成:“試看將來的寰球,必是狼奶的世界。”如果西方民主國家再不警覺,地球將變成“狼球”!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