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京奧的強顏歡笑掩蓋汶川血淚
 
通明
 
2008-8-4
 
【人民報消息】5月12日,一場大震突如其來,轉瞬奪走十萬計的生命,並使數十萬人受傷,幾千萬人承受災害,幾乎搖動全中國每一寸土地,更留下疫病、堰塞湖、核污染及持續餘震的種種後患。生命痛失,家園傾塌,山河破碎,慘象目不忍睹,災情耳不忍聞。然而,泣血未幹,邪黨即很快以“平安奧運”為幌子,漸次將震區實情掩藏,也迫使傳媒及中國民眾將它“遺忘”,好像此事已遠,一切俱已恢復到“太平”景象。因此,我們有必要在奧運之前再次全面觀照四川強震,關注災區民生,同時告訴世界及中國:不能讓京奧的強顏歡笑掩蓋汶川血淚!

一、震後懸疑重重

震災究竟有多嚴重?所有親臨災區現場的人們,都只能用“太慘”形容;所有關注災情動態的人們,大多神色黯然,心情沉重,如臨末世。據中共官方報導,已近7萬人遇難,近2萬人失蹤,近40萬人受傷,且餘震不斷,次生災害頻仍,經濟損失無法估算。但是,更多的懸疑在於:地震發生時震中四川汶川縣映秀鎮和漩口鎮之間發生了地下核設施爆炸事故,中共的最大軍火庫毀於一旦,完全可能存在嚴重的核泄漏問題;官方報出的死亡人數,未必包括大山內的軍工企業人員,即如某校死亡學生上千,官方只承認4百人一樣,中共顯然連遇難者的多少也要瞞報;由於四川多雨,屍體、特別是當局可能隱瞞的那些秘密工廠中的屍體,如不及時處理將發生瘟疫,專家擔心鼠疫和狂犬病已經出現;震後有人撰文說,在近一、兩個月,環渤海灣地區也會發生強震,即使面對中國、日本、臺灣等地近期地震不斷的佐證,中共仍在為奧運極力“闢謠”。

二、為保奧運瞞報

地震預測,是純科學技術範疇的事情;而地震預報,則屬於政治範疇,至少在過去與當今中國還是如此。2005年,唐山作家張慶洲出版《唐山警世錄》一書,宣稱唐山大地震曾有許多人做出預測,但因政治鬥爭需要,地震預報遲遲沒有發布,最終導致幾十萬人死亡。今天,中共當局根本沒有吸取30年前的教訓,又在維護奧運社會安定的政治需要下,再一次知而不報,造成汶川大地震的重大人命損失。

震前專家多次預報,鐵證達23條之多,此僅舉二例。5月12日,李世輝在《地震預報專家欲哭無淚,今天的強震有人預報》中寫道:“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經集體討論,作出‘在一年內(2008.5-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文字報告已報中國地震局等,4月30 日密件發出),而且,耿慶國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 2006年以來,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特別是2008年5月3日,陳一文親手又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據陳一文所知,還有其他人也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測。

事實上,在北京奧運火炬準備在西藏傳遞前,中共就已得到地震預測報告,為此邪黨緊急決定在5月8日無論如何也要完成登頂珠峰,同時認定:即使塌一些房、死一些人,和奧運前的穩定相比,算不了什麼事。

三、邪黨嘴臉畢露

據新華網報導,在地震發生4個多小時後,中共才調動第一批軍隊,而且只有區區5000人,當時已經清楚的知道是規模7.8級的強震、死亡人數上萬,還有幾萬人下落不明。在9小時後,才追加3100人。在地震10小時後,中共才開始調動空降兵。直到地震發生後的72小時黃金時間結束,偌大的災區軍方僅出動直升飛機20架次,而進入震中汶川縣的兵力不足1000。中共10年前就聲稱有1萬多全天候的空降兵,可這次地震震後頭三天卻沒有空降。震後第4天,中共才把世界最大的可以搭載工程機械的全天候直升機投入地震災區。震後72小時是人命關天、救人最急迫的時候,中共明知自身的救援力量有限,卻拒絕國際救援隊進入,也一直不向國外大規模租用、請求足夠的運輸飛機、救援設備、機械等,一味聽任大部隊用簡單工具甚至徒手低效率救人。諸如此類,是這次造成大量廢墟之下的受災人員最終死亡的一大原因。

尚有更多不可思議的細節:12日下午2時40分,即汶川地震事發後的12分鐘,西方媒體率先引述美國地質調查所消息,指四川省東部(北緯31.119度,東經103.258度)發生7.8級大地震,而中共官方新華社至2時56分才公布。中共拒絕外援的真正原因在於,怕震前無預報無準備、震後遲遲未能進入重災區的醜聞由外援人員在國際上曝光,怕國際救援隊搶了黨的作秀形象,怕西藏、四川、甘肅一帶的地下核武工程“泄露”,怕震區關押、屠殺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暴露。

據成都市民記述,在震動發生之後幾個小時之久的時間裏,沒看到本地的政府官員,或者單位領導,或者警察,或者維持社會治安的任何相關人員有一個出來向滿大街避難的人群進行一下基本的疏散工作,或者維持一下秩序,或者解釋一下情況,或者安撫一下群眾的情緒。

此次四川地震,中共派去的救援軍隊和當年唐山救災一樣,仍然缺乏大型機器,溫家寶指揮的“ 救災”,和“四人幫”處於同一水平;5月15日,救人的72小時黃金時刻到臨界線,分裂的邪黨中央各行其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與溫家寶對抗,15日在成都獨自主持召開抗震救災部隊軍以上領導幹部會議,16日胡錦濤不得不到四川親自為溫家寶打氣;5月16日,中央宣布將徹底調查地震為何令大批學校倒塌,警告如有任何人被發現與“豆腐渣”工程有關,將受到懲處,曾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在胡錦濤趕到四川的同一天也匆匆趕到,要四川省委趕快把罪證處理掉;大地震的第三天,成都市委市政府外包幾百輛搬家公司的車,悄悄將辦公室搬遷到新建的總投資約12億元的豪華辦公大樓;綿陽市委書記譚力在5月16日到綿陽南郊機場迎接胡錦濤時,別人都一臉嚴肅,只有他一個人滿臉笑容;上海退休教師沈翠英拍賣其住宅,打算將拍賣所得的450萬元在都江堰市捐建一所能夠抵抗7級地震的學校,然而她被告知,450萬“不夠建一所學校”,每所學校造價需要600至1000萬元。

此外,中共邪黨把汶川強震當作天上掉下的一個大餡餅,一邊裝模作樣救災,一邊竭力封鎖震災真相,一邊瘋狂打壓賑災義士,種種醜態與邪性,不一而足。5月16日,遠處中美洲的秘魯政府頒布最高政令,確定5月19日為“全國哀悼日”,以悼念在四川大地震中死難的中國人。秘魯政府的決定,方迫使中共急轉彎,兩天後,即5月18日宣布設立中國的“全國哀悼日 ”,也從5月19日開始。地震發生後僅幾個小時,邪黨就糾集了全國各級各地用人民的血汗豢養的幾十萬網絡評論員,在海內外網絡上鉗制輿論,詆毀法輪功。共產黨的救災宣傳不是集中在報導災區的災情和需要上,而是集中在共產黨及其領導、軍隊在救災上如何“偉大”,致使外界不能更詳細了解災區的嚴重災情,很多天過去了許多地方仍然得不到救援,災民生命越來越多的被中共耽誤。

國內一些民間團體或個人為四川災區發起募捐賑災活動及發表有關四川地震的文章後,分別遭到當地公安的拘留和審問,例如:5月15日,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成員王榮清被當地公安以其涉及動員浙江黨員支援四川抗震救災活動約談,並遭威脅不服從就抄家;5月17日下午,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在去接孩子放學的路上,突然遭到7、8名公安強行帶走;6月4日,河南省兩個基督教家庭教會共9 名成員,因為參與抗震救災募捐活動被抓捕;6月7日,國內3位公民欲做文化衫,問責政府在這次四川汶川地震中救災的責任和存在的問題,結果3人均被公安抓捕;6月18日,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先生因發布地震災情而被中共抓捕。

四、學生死於黨禍

為什麼中小學的教室多是危房,最容易倒塌?一是因為官場腐敗、奸商偷工減料。聚源鎮的農民說:“地方上官員從上面弄來錢,然後把很大一部份裝進他們自己的腰包。”二是因為政府投入教育經費比重太低,造成農村教育經費短缺。約略比較各國行政管理費在國家財政支出的比重——德國 2.7%,英國4.2%,韓國5.1%,印度6.3%,中國25.7%——誰都明白,當更多經費用於黨、政揮霍之後,中國教育還能分得多少殘羹冷炙?“窮國辦大教育”的結果之一,只能是處處危房處處人命。因此,汶川地震中學校成了埋葬孩子們的巨大墳墓。據封從德的不完全統計,師生遇難總數應為16365 人,在13564至19012人之間。這是根據截止5月20日的各種報導的估算。

明慧網5月19日訊,南方日報記者到達災區的綿竹洛水中學,記者描述,挖出的孩子們都被送到鎮政府,政府打開全部5個倉庫擺放他們的遺體;鎮政府及其車庫都沒有坍塌,相當牢固。據美聯社報導,在地震中聚源鎮聚源中學有將近900名學生被埋在聚源中學的廢墟中,大陸國家地震救援隊在聚源中學搶救現場驚訝發現,“混凝土裏全是鐵絲,根本不是什麼鋼筋!”在一所小學的廢墟上,137位罹難學生的家長拿著孩子照片舉行追悼會,有位家長在廢墟中拿起水泥塊,用手一搓瞬間粉碎。

但是,相關責任單位卻堅決推卸責任,並極力阻止死難學生家長上訪。綿陽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就一些媒體和網絡報導“綿陽地震中倒塌學校教學樓存在‘豆腐渣'工程”首次作出回應時稱,“教學樓是豆腐渣工程的說法根本沒有依據。”四川省教育廳公布校舍倒塌的5點原因,無一條與他們應當承擔的罪責相關,因此網民們說:“不要高估官僚們的智商,不要低估官僚們的無恥!”5月17日重慶晚報、重慶時報等媒體披露,重慶梁平縣政府決定,已將受汶川大地震波及、垮塌的梁平文化小學教學樓等廢墟爆破拆除,立即在原址開工重建;無疑,這是梁平縣政府趕在中央有關部門取證查處之前,加緊銷毀劣質工程證據的心虛做法。5月25日,四川綿竹市市委書記江國華向正在遊行抗議的罹難學童家長下跪,請求他們不要告到高層當局。美國時代周刊記者6月3日在聚源中學舊址報導說:“就在中國共產黨的第五號人物李長春在附近視察汶川大地震破壞的‘遺跡'的同時,100多位家長再次聚集在一起舉行抗議。警察進行了干預。這是5月12日以後的第一次干預。警察驅散了示威活動,並且把家長們拖走。”6月13日,在汶川地震中傷亡嚴重的綿陽市北川中學,近千名遇難學生家長舉辦悼念活動被當局驅散,期間有人把悼念遇難師生的石碑砸碎,十幾名救災志願者被捕。

5月21日,一位新華社記者以筆名大鳥王向海外發出報導《解放軍和當地政府在地震前一星期知道要地震》。報導說,有種種跡象顯示,針對“為什麼公共設施裏倒塌最多、最徹底的是學校”這個問題,中共當局準備以收買加掩蓋的方式遮掩過去。他們已經出臺要用金錢收買孩子家長,讓他們不得到處告狀,要他們閉嘴,不排除一個孩子給到5萬以上,但最好能夠控制在2萬以下,如果可能不用當局出錢,使用捐款人的錢幫當局收買人命。可惡的是,日前北京已經下令,對於倒塌的學校現場進行封鎖,不許外媒實地採訪報導,不許別有用心的人進入現場採取磚樣和鋼筋等樣品。要盡快把學校的瓦礫和屍體一起清掃。

與此同步,中共也充分運用了御用文人的無恥讕言幫助掩蓋真相。余秋雨竟然“含淚勸告學生家長”不要上訪、上告:“請願家長情緒激烈,所以那些已經很長時間找不到反華藉口的媒體又開始進行反華宣傳了。”這不僅僅是余秋雨的無恥,他的無恥涵蓋了這個時代所有無恥文人的卑鄙。此外,山東省作協副主席王兆山欣然賦詩,羨慕地震中的死難者死得幸福;為了獲得更多的幸福,死難者正在要求政府給他們的墳墓裝上電視機,以便他們及時收看奧運會;這樣,他們的幸福就可以達到高潮。

五、災情仍然嚴重

隨著京奧越來越近,我們已經很難從中共管控下的傳媒中看到災區消息。但是,災區仍然是災區,大震所致的苦難遠遠沒有結束。

大紀元6月27日訊,四川省汶川地震災區綿竹五福鎮富新二小百多名遇難學童家長,連日來繼續在倒塌校舍廢墟中靜坐。有家長指,連續兩天有自稱北京志願者的人向家長調查,家長懷疑該批人士系政府人員。一名宋姓學童家長表示,有幾名自稱來自北京某大學的志工,週三(25日)及週四(26日)連續兩天到學生家長靜坐地點,查問家長對政府的訴求及未來的行動計劃,並詳細記錄家長的資料,其後該3名人士到他家中拜訪,傾談達半小時,他相信該批人士是政府人員。

大紀元7月3日訊,官方新華社星期二援引四川省副省長李成雲的話說,5.12四川汶川的大地震至少使70萬人失業,115萬農民失去生計。旅美時事評論人士劉曉竹先生表示,他對中共當局今後能夠繼續為所有災民提供妥善援助的前景不大看好:“現在這些人得到臨時的疏困,我覺得這是沒有問題的,短期的一些補助、醫療和生活會有一些照顧,但是,長期政府沒有這個意願。從這些災民來說,他們也沒有機制。災民必須自我組織。”

大紀元7月12日訊,今天距汶川大地震整整兩個月,關於汶川縣城是否需要異地重建的問題,至今沒有定論。數萬名在酷暑與密集的帳篷中等待的羌民們,一直在等待爭論的結束。阿壩州一名官員稱,汶川和阿壩已經遭受重創,耕地損毀嚴重,過了三個月國家補助期,恐難保證居民的生活。

大紀元7月15日訊,在汶川地震中倒塌的甚邡市湔底中學的“豆腐渣”教學樓,造成至少300名學生遇難。有學生家長引述官員表示,即使校舍是危樓,也無從追究責任,當地政府更阻止學生家長進北京請願。

大紀元7月31日訊,在四川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長的抗議活動受到中國當侷限制和封鎖的同時,拍攝並在互聯網上公布四川地震中倒塌的教學樓的四川德陽市教師劉紹坤日前被當局逮捕,並處以一年的勞動教養處罰。

大紀元8月1日訊,週末(8月3日)開始,奧運火炬將在5月地震重災區四川傳遞。不過,在四川境內今天又發生6.1級餘震,導致200多人受傷;稍後,青川也發生了餘震。

六、誰在真正賑災

在全球痛悼死者、爭相捐助的時刻,中共在紐約製造出“法拉盛事件”,道是法輪功學員阻撓賑災,而且敲鑼打鼓歡呼。事實上,這是中共為了轉嫁國內危機而對法輪功的蓄意陷害。許多法輪功學員為災民捐款,就像每位自動捐款的社會成員一樣,他們不為名不為利,不會到處張揚。同時,救災還有其它方式,比如呼籲政府更加高效的救災,以及“亡羊補牢”與“揭示真相”,不但追究這次救災暴露出的問題,而且把中共是否事先隱瞞地震災情,不向民眾通報的真相挖掘出來。

9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權災難,對人類文明造成的重創遠遠超過目前的任何天災形式。法輪功學員憑靠“真、善、忍”的強大信念在苦難中佇立,雖然中共持續打壓至今,法輪功在受難中依然救度眾生,大善大忍的氣魄感動天地人間。9年來,日復一日,法輪功學員捐出自己的金錢、時間、精力,幾乎捐出他們所有可以利用的資源,辦起媒體、電視講真相。用自己在受難中的行為,告訴世界面對冤屈如何坦然、面對強暴如何剛直、面對苦難如何仍然關心他人、面對生死如何堅守信念、面對師父同修受難如何仗義、面對謊言如何堅守道德。法輪功學員9年來在受迫害中的行為正重塑中華魂,延續並成就正統中華文化的行為規範。這一切是為挽救被中共幾乎毀滅的人間道義,為人類守護宇宙真理“真、善、忍”,因此,法輪功學員是當之無愧的人類最偉大的賑災者。

在此次震災中,災區真正平安無虞的,恰恰就是法輪功學員及明瞭法輪功真相、佩戴大法護身符、業已“三退”的人們。此類例證尤多,僅舉二例。北川中學初中一個班的學生即將畢業,5月12日下午,這個班的學生沒有課,他們要求體育老師小林(化名,女法輪功學員)給他們上體育課,當時小林也沒有課,就答應下來。她們剛走到操場不久,就發生地震。學校的房屋瞬間垮塌,地裂開約60多厘米。一個孩子掉下去,馬上被小林拽上地面。操場旁邊是山,大大小小的石頭轟隆隆滾下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小林想到孩子們的安全,馬上向師父求救:“師父,救救我們!”這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正在下落的大石頭像接到命令,突然停在那裏。小林立即給在場學生講真相,告訴他們在這危難來時,只有明白大法真相、退隊退團才能保命。全班23個學生明白真相後,全部退團退隊,並用真名寫下聲明。由於當時在操場上,沒有紙,就把一個煙盒拆開,全班學生鄭重在上面寫下自己的名字,留下一份珍貴的“三退聲明”。

北川縣某中學的一名教師甲(法輪功學員)曾給同事講過“三退”保命的事,並勸同事回去給家人說、也把家人勸退。在汶川地震中,北川縣受災最嚴重。近日,兩名北川中學的教師乙和丙先後打電話給教師甲,在電話中哭著感謝甲把“三退”的消息告訴他們。乙在電話中說,因為全家都辦了“三退”,地震時雖然房子垮了,但全家都平安。丙說,因為他夫妻二人和父母都辦了“三退”,所以在地震中都平安無恙;令人遺憾的是他沒把“三退”的消息告訴女兒,女兒在此次地震中遇難。

結語

四川強震是衝著邪惡中共而來,若無中共之邪惡,必無慘絕人寰之巨難。地震死難者並非被天災帶走,而是被中共邪黨所殘害:只要有所預報,只要敞開國門歡迎外援,只要真心實意動用全民救災,只要無處處“豆腐渣”的既成事實,我們的傷亡可能即如6月日本強震的傷亡,只須以百計數。

然而一切都不可能了。邪黨已惡貫滿盈,回頭無岸,中國全民又已被它的暴力與謊言綁架成為人質,天災人禍就必定接二連三降臨到中國人頭上,直至邪黨解體,民眾覺醒,人類進入新紀元。震災尚在持續,更大災禍迫在眉睫,邪黨還在為奧運而歇斯底裏掙扎──我們可貴的中國人啊,如何才能清醒?

倘若如此一場大難仍不能震醒國人,倘若人們還多侷限於歌功、依附惡黨,我們千瘡百孔的土地和與狼共舞的億萬人民,又怎能不一次次遭受毀滅性的大劫?讓我們在京奧“歌舞昇平”的氣息中,牢記並大力宣講汶川地震真相,以便讓更多國人擺正自己的位置,首先與決裂中共邪黨、踴躍“三退”以自救。

2008-8-3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