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震局专家接受大纪元采访:欲哭无泪!(图)
 
2008-7-8
 
【人民报消息】曾成功预测唐山地震等多项灾害的地震科学家、中国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员黄相宁先生7月8日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黄相宁先生揭露,在汶川地震前,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十几位专家曾做了不同程度的预测,并向当局提出警告。预测都是接近地震的时间,只是震级不等。而中共当局瞒报,对各部门呈报上来的种种预报置之不理,才是导致巨灾的真正原因。黄相宁先生一再哀叹“欲哭无泪”!

下面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全文:

汶川地震悲剧一直牵动着国人的心,面对着血淋淋的现实,人们最无法接受的一个事实,就是震前竟然没有得到一点预警,一切就在那一刻突然发生了。随后人们通过不同渠道证实当局瞒报、对专家们呈报上去的种种预报置之不理,才是导致巨灾的真正原因。

中华民族是以智慧著称的民族,贤才辈出。除了地震专家耿庆国先生事先预测到汶川地震之外,还有其他专家也做了类似预测。一次次灾害毁灭了并且继续毁灭着我们的家园和同胞,但是专家们有效的技术设备和成功预测的研究成果却无用武之地,这批忧国忧民、淡泊名利的科研专家们在地震后不禁都发出了悲痛的、无奈的哀叹。

曾成功预测唐山地震等多项灾害的地震科学家、中国国家地震局地质研究员黄相宁先生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证实,在汶川地震前,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十几位专家曾做了不同程度的年度预测,几年前就向当局提出警告,但是这些预测并没有引起当局的重视,也没有引起四川省当局的重视,因此灾难来临时,没有任何事先的准备和预防,造成惨重的损失。

数十年来,黄相宁目睹多次灾难,明知怎样阻止,却没有任何能力去做他能够做到的那些事情。如今已古稀之年的老人一再哀叹“欲哭无泪”。

他激动的说:汶川地震跟唐山地震如出一辙,悲剧在重演,地震的预报并未公开,亦没有传达下去。我们希望能够减少人类生命在自然灾害中的损失,但奋斗了几十年还是没有避免。明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人要丢掉性命,眼看着能救的人救不了,心里面难受极了,特别悲痛。当这样的惨剧还来不及解决时,可能还会继续出现惨剧,这就是我们更难过的地方。

黄相宁先生现居北京,1959年7月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石油系。同年分配到国家地质部,从事石油地质普查、勘探与综合研究。1966年6月调地质部地震地质大队从事地震科研工作。从事地震预测研究工作至今40多年,在唐山地震时任地震地质大队队长,曾经发出长期预报、中期预报、短临预报。2000年开始担任联合国全球计划项目顾问。

十几位专家曾预测汶川地震

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共当局矢口否认专家曾做过预测,并一再宣称“地震不可预测”的论调。但是据黄相宁披露,汶川地震之前,中国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有十几位专家做了不同程度的年度预测,包括他本人,还有耿庆国,预测的都是接近地震的时间,震级不等。

他说:“但是这些预测并没有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也没有引起四川省地震局和政府的重视。那边的群众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因此这次灾难来临时,没有任何事先的准备和预防,造成惨重的损失。”

其中有一位都江堰的专家今年3月曾预测龙门山断裂带要发生强烈破坏性地震,与实际地震发生的时间相差不到20天。

黄相宁披露:“事实上,几年前,我们就开始说汶川一带要有大地震,向当局提出警告,呼吁这个地区的危险,希望当局捕捉这个地震,但是他们熟视无睹。2006年时,四川省搞地震研究的人也听到了我们的意见,但他们并没有重视。”

据黄相宁介绍:天灾预测委员会隶属于官方科协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但实际上是一个民间的学术团体,经费非常微薄,主要靠民间慈善捐助。每年4月和11月分别举办两次会议,对当年年度里中国的重大灾害做出预测。

天灾预测委员会里的专家们是目前中国自然灾害预测造诣高深的人,来自地震部门、气象部门、水利部门等,有的甚至只是社会志愿者。他们大多经历过1966年到1976年以及1985年到2001年这两段地震活跃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地震预测经验。

黄相宁表示:我们多年来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都向国家做了汇报,但绝大部份都不被采纳,在地震局里也一直受到排挤和压制。他说,自己就曾用挂号信将地震预测意见直接寄给中央。

当局瞒报导致巨灾 唐山悲剧重演 专家欲哭无泪

黄相宁表示:听到汶川地震的消息后,感到非常悲哀、悲痛,不仅是因为那么多同胞失去生命,而且因为汶川地震跟唐山地震完全一样,是悲剧在重演。地震的预报并未公开,亦没有传达下去。

唐山地震后当局一直坚称唐山地震为不可预测的天灾,但当年参与过唐山地震预测的专家们一致指出,他们早在1975年已预测出唐山地震。黄相宁当年执笔的《1976年地震趋势意见》被正式呈报给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时,距唐山大地震仅6个多月。1976年7月14日,黄相宁又向中国地震局预报了7月20日至8月5日左右包括唐山地区会发生7-8级地震。但是在7月28日唐山地震发生之前,中共当局也没有发布任何预报。同年7月,耿庆国等地震专家也发出过临震警告。

据黄相宁介绍:邻近的河北青龙县,由于在唐山地震前收到地震消息,当地政府果断及时作出准备,令全县47万人成功避过一劫。另外,唐山开滦煤矿井下矿工上万人地震之后安全返回地面,也因为他们提前获知地震预报,采取了必要的避震措施。

因此,当局瞒报,对各部门呈报上来的种种预报置之不理,才是导致巨灾的真正原因。

当年的具体经历和内幕直至2006年被载入由张庆洲编写的《唐山警示录》一书中。《唐山警示录》披露了唐山地震前,各种异象显现,至少十几个监测点发出了短期预警。

黄相宁表示:“汶川地震后,让我尤其感到悲哀的是,中国并没有吸取唐山地震的教训,没有把《唐山警示录》看作警示录,而只是看作历史的材料。《唐山警示录》的出版是希望提醒中国社会和国家领导人很好的思考,但他们并没有思考。唐山地震后,我们也给国家领导人写信反映问题,但一直都没有解决。这次汶川地震,是唐山惨剧的重复,基本原因是完全一样的。作为我们奋斗了几十年,就希望能够避免再发生唐山那样的惨剧,但奋斗了几十年还是没有避免了。所以我感到特别悲痛,特别悲伤。”

他说:“而且觉得,我们这代人是非常不幸的。我们经历了日本侵华战争,国内的战争,抗美援朝,还有很多政治运动,经历了各种社会动荡。我们作为专门搞地震预测研究的人,我们眼看着能救的人救不了,你想想,我们是什么心情?!”

“明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人要丢掉性命,我们没办法,所以汶川地震之后,我的感觉欲哭无泪,心里面难受极了!”

“当这样的惨剧还来不及解决时,可能还会继续出现,这就是我们更难过的地方。”

地震是可以预测 但当局不予采纳

对于汶川地震后甚嚣尘上的“地震不可预测”的论调,黄相宁指出:“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而且是非常有害的。地震是可以预测的,自然灾害是可以预测、预报和预防的,千万不能相信那些说不能预防、不能预测的人的话,因为相信他们的话,就解除了人类的武装,就任由自然灾害来损害我们。”

他说: “除了人类对地震灾害的抗争,实际上大的地震之前,人体是可以感知的。没有大的地震是没有前兆的。这种前兆有两类,一种是宏观前兆,人的身体的感官,眼睛、耳朵、鼻子等,是能感知地震前的异常的。另一种是微观前兆,就是可以用仪器观测到大震前的异常而进行预测预防。”

他指出:这种“地震不可预测”的论调,不仅是悲哀,而且是犯罪,不仅是对中国人民犯罪,而且是对全世界人民犯罪。

黄相宁无奈的表示:“我们这些真正做研究的人没拿国家任何一分钱,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义务为国家做自然灾害的预测预报的。全中国像我这样的大概有几十人,不足百人,我们的研究工作由于种种原因,在世界上知道的并不多。”

“我们这几十个人坚信地震可以预测,从实践证明,我们能够解决地震预报问题。但是我们都是不当权的,没有渠道,没有用。中国有地震法、气象法,不允许我们将研究结果直接向社会公布。”

1971 -1981年的11年间,黄相宁的“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报地震小组”向国家地震局以书面形式正式预报了4.75级(破坏性地震最低限)以上破坏性地震短临预报意见175次。联合国全球计划(UNGP-IPASD)按照《地震短震及年度预报意见评定标准》对175次短临预报进行了严格评审、打分(该评定标准以100分计),成功率为:33.1%。

中国地震专家曾多次成功预测地震等灾害

中国是个多地震的国家,破坏性地震从5级开始。因此这批真正的科学家们数十年前已致力于地震预测研究。他们在1975年首次成功预测出当年2月4日辽宁海城7.3级地震,使800万人逃过劫难,亦令举世震惊,不但打破了全球短期地震无法预测的神话,更奠定了中国地震预测技术处于世界领先的位置。

之后又成功预报了唐山大地震,还有1976年5月29日云南龙陵7.3级地震和1976年8月16日、8月29日在四川松潘、平武之间发生的两次7.2级地震。

黄相宁个人准确预测了几十次地震,包括唐山地震、菲律宾地震、台湾地震、四川、云南的地震、新疆地震、华北的地震、北京以北的小汤山地区的小型地震等等,至少数十次地震。预报的准确率在地震界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黄相宁表示:“我们的方法有一定效果,对于地震的年度预测,预测准确率是50-60%,误差不超过半级。至于临震预测,在现有观测台网很不完备的情况下,临震预测准确率达30%多。上世纪70年代以来,地应力台站相继被地震局撤销,我们藉以收集地震信息的手段就大受限制。如果按照我们的要求布置观测台网,能够正常观测,我们可以保证不漏掉监测区内6级及6级以上地震的临震预报。临震预报一般是10天半个月之内的,地区范围在直径100公里左右,震级一般在误差半级范围以内。”

除此之外,黄相宁还多次成功预测了水灾、旱灾、台风、飓风、瘟疫等等。

预测地震 就像中医号脉似的

黄相宁师从中国著名科学家李四光。对于预测地震的理论方法,黄相宁表示,我们是从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科学结合,采用地震地质和地应力相结合的方法预测地震。

他介绍说:所谓地应力,就是指存在于地壳中的应力,它包括由地热、重力、地球自转速度变化及其它因素产生的应力。地下的岩石积累的应力如果超过了岩石的弹性极限,原来的地应力平衡就被打破了,就使岩石发生断裂,产生断层,形成地震。地壳里有很多断裂,它好像一所房子也有一个结构,在这个结构里面,最受力的地方最容易发生地震。

因此,在地震地质调查之后就布置观测网,地应力台就建立在对岩石圈地应力变化反应最敏感的地方,通过测量岩石从受力开始直至破碎过程中地下地应力的变化,就可以预测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和震级。

他说:“地应力的变化就像中医号脉似的,并没有到心脏去,从手腕上就了解到心脏跳动的过程,有什么情况,从而诊断出一些疾病。地应力观察也是如此,从浅处可以了解深处地应力变化的情况,从而进行地震预测。”

另外,黄相宁最近20多年来发展了利用卫星云图找地震信息、进行地震预测的方法。因此现在他们采用的方法是地震地质、地应力、云图结合的方法,在实际预测中颇具成效。

从中华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 中国独创

黄相宁表示:所谓的主流科学家用的是从西方学来的地球物理方法。我们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里的专家们用的都不是地球物理方法,而是从中华文化中吸取精华,走有中国本土特色的路,这是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和地区都没有的,是中国的独创。

他说:“我们都是接受中国古老的科学观,把天地人生物都看成一个整体,互相制约,互相影响,用整体思维研究各方面的关系。我们这个研究实际上也同中国传统文化有紧密联系的。预测地震,不仅测量地下的应力变化,而且我们也看天,天上的卫星云图,我们都把它结合在一起。此外,我们还提出灾害链的思想。洪水、干旱和地震等灾害都是相关的,互相有联系,一个灾害的出现可能反映了另外一些灾害即将到来。”

黄相宁1962年开始进行地应力预测仪器的研制,他说,地应力仪器原理核心部份是中国发明的。

据黄相宁介绍:其他的科学家们还有各种独创的理论,包括依据易经法、“耦合型系统近踪”法;“震因似雷因原理、七式、云形还原震法”,还有的专家独创测量,创立“地震是地壳层的疲劳脆断”理论等等。

黄相宁分析说:其实民间也可以观察到,地震前会有很多迹象,这些迹象,我们没到实地去是看不见的,只有当地群众才能看见,但他一定要掌握地震的常识,而且要经常做地震观察才能看出来。如果是粗心大意的,不详细观察,那好多现象就漏过去了。另一方面,我们专门搞研究的,要把我们的研究结果告诉群众,让他们知道。两方面情况结合,就可以更准确的预测地震。

他说:“比如,北川有个中学,这次汶川地震前几个月的时候,楼房就经常打摆子,出现震动,我们当时不知道,震后才知道,在唐山地震前就有这种现象,经常出现这种人感地震,地震仪记录不下来,因为不属于那个频带,但是人能感觉到震动。就有这种现象。这次汶川地震前也出现这个现象。”

再如,由于环境变化也造成动物行为的异常。不一定单一的绝对的从动物行为的异常马上就推断那里有地震,但是地震前的确会有动物行为异常的现象。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