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奥运 中共玩起行为艺术(图)
 
李天笑
 
2008-7-31
 
【人民报消息】北京奥运除了沿途灭火、奥运猪和戴口罩外,最搞笑的恐怕还是划定三个公园作示威区的做法。北京奥组委7月23日宣布,将在北京市区的日坛公园、紫竹院公园及市郊丰台区的世界公园,辟出示威区,让外国及中国人奥运期间示威。



荷枪实弹的警察到处可见,北京气氛恐怖。




荷枪实弹的警察到处可见,北京气氛恐怖。

此消息弄得外国人很诧异,中国人觉得又在恶搞了。在国人记忆中,游行示威仅是一堆《宪法》废话。官方允许的反官方的游行示威从未有过。有过的是官方不允许的示威抗议,如近几年来不断发生的维权抗议和警民冲突,但事后都难逃过秋后算帐的命运。总之,示威抗议是绝对的禁区。

中共在专制独裁上登峰造极,在“艺术”上也不甘落后,从坟墩大剧院到无顶鸟巢,现在又搞起了公园示威区的行为艺术。记得上世纪80-90年代圆明园画家村兴过行为艺术。对此,中共一直挡着,怕引进自由民主理念后一发不可收拾。据说行为艺术最初在20世纪60年代首创时讲究“事件”这一概念,指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由个人或群体行为构成的表达理念的一门艺术,可包含杂耍、雕塑等。示威区早不搞晚不搞,专在奥运期间搞,只是为了凑成一个事件:有没有人去示威不重要,重要的是摆了这个姿态,与国际接轨了。

奥运了,猪受惠,人也受惠。史上没有的,中共可以创新,做俯卧撑可以成为奥运编外热门,搞点行为艺术也不足为奇。只不过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效”的行为艺术。

首先,示威区起到了“距离消音”的作用。三个公园都远离主场馆鸟巢。世界公园相距鸟巢22公里,日坛公园和紫竹院公园距离鸟巢8公里。且不说,中共不会真的让人示威;真的让,示威抗议隔空放炮,根本传不到奥运官员和运动员耳中。西方国家民众的示威区一般都设在离被示威者所在地一街之遥,目的就是要让被示威者听见看到示威抗议,但又不会发生肢体接触。在美国纽约市,示威者如人数不多和不用音响的话,甚至可以不用申请许可,随时在人行道举牌示威和发传单。中共所设示威区故意让示威者对树空喊,既作了民主秀又消了抗议音。

其次,中外示威区有别,其背后包藏祸心。据倡议者倪建平透露,中国示威者只能在世界公园活动,另外两处地点不对中国示威者开放。访民中很多已流离失所多年、贫困交加、身无分文。他们哪里拿得出世界公园65元的门票加上长途交通费和餐费去参加一场昂贵的抗议?世界公园里尽是外国著名建筑的缩影版。真有示威,且不说“迪斯尼乐园”里搞抗议本身就带丑化意味,背景如果是白宫,正好被中共趁机做文章,可说抗议对象是美国。而外国人如在靠近使馆区的日坛公园示威,则成为外国人抗议外国政府,与中共无关。用心何其毒也。

再次,示威区等于陷阱,便于中共进一步清场净空。在中共持续的恐怖清场政策下,京城里的抗议群体早被驱赶干净,万人空巷。剩下的潜在抗议者大都转入地下,待机出击。中共籍示威区设下鸿门宴,上当者正好逮个正着,一网打尽;或通过申请登记摸清情况,秋后算帐。同时,这个调虎离山计也使真正的抗议集会胎死腹中,化解了奥运期间的抗议危机。

奥运示威区耍外国人,唬中国人,是中共一举多得的奥运清场手段。

它能说明中共真有自信和包容吗?如果有自信和包容,就不用设什么示威区,把高智晟、胡佳等所有失去自由的维权人士放出来即可,把百万访民和农民工请回京城即可,停止对所有信仰人士的迫害即可。如果没有这个自信和包容,那就收起这场荒诞的行为艺术,把公园还给晨练和游园的人民。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