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是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開始(圖)
 
2008-4-8
 
【人民報消息】中國的股市從去年10月的6000點一路下滑,已跌破3500點的普遍心理預期關口,且尚未見到止跌跡象,傳聞中的救市政策皆落空。面對股市愁雲慘霧的跌幅和股民呼天搶地的哀號,中共官方及其媒體均保持緘默。除了“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的十個抽像小字體,沒有國內媒體敢報導股民的真實生活以及因炒股而家破人亡的新聞。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著名經濟學家、《當代中國研究》主編程曉農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股市崩潰是中共政權操縱的經濟走向下坡路的一個明顯徵兆。由物價上漲、股市房市下跌、外資撤出等一系列經濟問題可以預計,今年是中國經濟繼續滑坡、全面崩潰的開始,而中國經濟崩潰又是中共政權崩潰的徵兆。

他指出,中共政權的非法性和引起的民憤主要是靠經濟上所謂的業績來掩蓋著的,現在經濟增長的幻象正在明顯破滅當中,那這個政權也就搖搖欲墜了。中共意識到政權的危險,因此尚未到奧運,政治高壓控制已達到空前嚴厲的程度。這種高壓不僅是對異見人士、抗議團體,也是針對所有可能引起社會動蕩的因素,包括經濟引發的民怨。

他說,“中共把奧運看作政權合法性和政權成功穩固的一個象徵,如果在這個問題上面臨挑戰,接下來就是雪崩效應。”

程曉農先生1985年獲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先後在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研究室和前趙紫陽重要智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工作,曾任體改所綜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員。 1989年起他先後到德國經濟研究所及哥廷根大學、普林斯頓大學作訪問學者,並獲得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現任美國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執行局副主席、《當代中國研究》雜誌主編。

股市跌破 回升無望

自2005年到2007年10月,中國股市最重要的指標上證指數從800多點上升到6100多點,而從2007年10月到今年3月底的短短5個月中,又跌到3400點,很多股民所持股很快縮水幾倍、十幾倍甚至更多。這次受影響的股民不只散戶,還波及到不少機構大戶。

程曉農認為,“股市已經垮了,而且還會繼續垮下去,繼續往下滑,從此只會萎靡不振,肯定不會再回去的。”

他說,上個星期股市已經掉到三千多點,一些在國內網站上敢於說真話的人寫了一些文章談到這個問題,普遍認為,還會再跌。長期投資的股民以前有一個說法: 3500點超底,也就是說,股市掉到3500點就到底了,這時候就可以低價買進等著回升賺一把。但現在他們又有一句新的話:沒有想到,跌到一樓,一樓底下還有地下室,地下室底下還有地窖,地窖底下還有地獄,地獄還有24層。也就是說,股市跌得沒底。已經是非常明顯的泡沫股市了,股市的指數達到6000點時,泡沫就已經占三分之二以上,有相當多的股民已經徹底絕望。

“現在除了大戶的操作在撐盤以外,散戶其實都是盲目的跟風。當真相不斷顯示出來,散戶們慢慢看清了這個悲觀的局面後,很多人不得不忍痛拋售清倉,當很多散戶被迫走到這一步時,大部份散戶的資金被吞光,股市的泡沫必然要完全破滅。”

對於股市下跌的原因,程曉農表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國的股市根本不是正常的股市,有先天性弊端。信息封鎖,權力、大資本與中小股民的信息不對稱,內幕交易、大股東占用資金等問題,都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是涉及中國的政治、法治等方方面面,這些問題目前在中國得不到解決,也就必然令股市無解。

當局緘默 股民要慎行

對於中共官方及媒體的緘默,程曉農指出,股市要垮下來,這應該是稍微懂一點經濟的人都會做出的一個共同判斷,但是由於利益所在,很多人不願意講真話。

他說,“中共當局以及證券界利益集團都希望中國股市保持一定的水準和穩定性,因此一直在營造股市的繁榮景象,比如“奧運股市”這個就是他們營造的一個話語,言外之意就是,為了奧運的勝利,當局會不惜代價維持股市行情。這個觀點在國內證券界的媒體上居主導地位,證券界的媒體吃證券飯,當然不可能發表對股市行情不利的消息。其它的官方媒體,顯然在奧運臨近前、在中共政權面臨一系列壓力和挑戰的情況下,接到密令,必須嚴格控制輿論,因此國內媒體一般都不會去碰股市的壞消息。”

程曉農忠告股民要慎行。他說,“那些相信中國股市會不斷往上走而把錢盲目投進去的人,確實是上當了。他們不僅上了那些上市公司的當,也上了那些鼓吹股市的經濟學家的當。所有推波助瀾鼓吹股市的人都要為此負責任。”

對於傳聞中當局的救市政策,程曉農指出,當局現在是聽任股市進一步往下滑,已經沒有辦法了。因為現在銀行面臨的危機更大。如果當局要脫市,就要找一些升值潛力的公司新上市,但這個做法是雙面刃,第一找不到這樣的公司,連中石油、中石化這樣的壟斷公司現在股價都跌到底了。另外,再放一些所謂的國有股大公司上去,可能進一步稀釋股市,造成股市更進一步下跌,大家會認為,又是新一輪的政府圈錢,股市可能跌得更厲害。當局其實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另外,他說,“有的股民以為當局最主要的關注點是股市,實際上中共當局最關注的不是股市,而是通貨膨脹,因為通貨膨脹直接影響到幾乎每個家庭的生活,特別是占中國人口70-80%的的低收入家庭。這些人對中共當局構成最大的挑戰。中共當局說,股市是有風險的。言外之意就是說,如果賠了,活該。中共當局不可能實際的解決中國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和股災問題。”

2008年是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開始

在股市下跌的同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也正在大幅度滑坡。即便是商家們採取打折促銷的手段,樓市仍未有回暖跡象。

程曉農對此指出,房市也快要垮了。連在中國一向鼓吹房地產市場堅挺不墜的所謂專家也預言:未來100天是中國房地產公司非常要緊的100天。潛在意思是:很多公司可能挺不過這100天,結果就將是很多房地產公司垮掉,蓋了房子賣不出去。房地產公司一垮,很多房子只能進入拍賣,房價還會進一步暴跌。

他說,“房價暴跌的結果,房地產泡沫也會破滅。同時房地產公司的破產就意味著銀行的壞帳急劇上升,由此必將帶來銀行系統本身的金融危機。”

“房市的下跌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力很大,會帶動一系列跟房地產市場有關的公司也迅速下滑。中國很多製造業公司的利潤來自兩部份,不是來自製造業本身,而是來自股市炒作和房地產投機,這兩條路都斷掉後,上市公司的業績會更差。”

程曉農指出,“可以預計,今年是中國經濟繼續滑坡、全面崩潰的開始。”

他說,“中共最頭痛的是通貨膨脹問題,但是反通貨膨脹的措施會大大壓制很多企業的運作,利率上升,企業經營困難。同時外資企業陸續撤出會影響出口。人民幣升值和國內通貨膨脹的雙重壓力,讓出口進一步萎縮。房地產市場支撐著中國的上游企業,包括鋼材、建築材料、室內裝修材料等等,中國最繁榮的行業全靠房地產市場拉動。房地產市場一旦崩盤,上游這些行業相繼就會萎縮,中國過去這些年來最繁榮的行業今後可能都將進入一種蕭條狀態。而且,很可能不會再復甦了。”

中國的老百姓是否能從表面上感受到中國的經濟危機呢?程曉農表示,經濟危機的危機感是漸進式的,已在陸續擴散到中國的各個階層。

他說,“對普通民眾,工薪階層,特別是低工資階層,他們早就已經感到經濟困難的壓力了。很多人短期內以不吃肉、少吃肉來勉強支撐,但這種狀況很難持續下去,長期不吃肉,身體也吃不消。而物價上漲現在已經影響到廣州的很多白領層。他們以前中午上班,習慣於到外面買盒飯吃,現在白領階層已經感到壓力,吃不起盒飯,要自己從家裏帶飯吃。”

中國經濟崩潰是中共政權崩潰的徵兆

程曉農指出,股市崩潰是中共政權操縱的經濟走向下坡路的一個明顯徵兆,而中國經濟下滑是中共政權走下滑路的標誌,中國經濟崩潰是中共政權崩潰的徵兆。

他說,連中共自己都清楚自己政權的非法性以及民憤民怨,而且這種非法性和民憤主要是靠經濟上所謂的業績來掩蓋著的,現在經濟增長的幻象正在明顯破滅當中,那這個政權也就搖搖欲墜了。

對於股市暴跌可能引發的社會動蕩,程曉農表示,“股民目前還沒有大規模抗議,是因為還沒找到發力點,另外,在中共統治下多年來養成了見風使舵的行為模式。經濟問題引起社會不滿是一個緩發的效應,像慢性藥一樣,慢慢顯現。經濟上逐漸滑坡,是漸進的,一點一點的,老百姓對這種問題的感受,一開始是熬日子、抱怨的心態,當他們感到,熬來熬去還是這個局面、完全絕望時,不滿情緒就會更進一步積聚起來,隨著波及面越來越大,而且與老百姓利益直接相關,持續不滿的老百姓就會怨聲載道,再加上社會其它各種矛盾的激化,就會促發社會矛盾和危機的總爆發。”

程曉農表示,中共意識到政權的危險,現在奧運還沒開始,中共就已草木皆兵,政治高壓控制已經達到空前嚴厲的程度,弦崩得越來越緊。中宣部、國務院、中共中央都下令各級政府,不准在媒體上討論和散布負面消息,而且要嚴格控制境外媒體在中國的活動。老百姓除了吃飯喘氣,沒別的自由。

他說,這種高壓控制不僅是對異見人士、抗議團體,也是針對所有可能引起社會動蕩的因素,包括經濟方面的。

究其原因,程曉農認為,“中共把奧運看作政權合法性和政權成功穩固的一個象徵,如果在這個問題上面臨挑戰,接下來就是雪崩效應。”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首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