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是死亡陷阱嗎?(多圖)
 
張傑連
 
2008-3-2
 


龐貝遺址保存了人們在災難來臨剎那間
死亡的情景。(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

三彈已應驗第一彈

2008鼠年依始,網上傳出香港當代神算家李居明先生的預測,大陸鼠年將爆發三顆計時“炸彈”。第一顆:二月四日~三月五日,第二顆:六月五日~七月七日。第三顆:十月八日~十一月七日。其中,第一顆應在南方二十省市的冰雪之災,基本應驗。

其他兩顆正在逼近,李居明先生稱,八月八日(即奧運會開幕日)前,大陸政治經濟危機將全部應劫發生:八運火毒攻心,全球熱化。天災人禍、恐怖襲擊、流感大變種。地震海嘯,股災空難。

畢竟是揭示天機,倘若無解,則斷然不敢曉於世人。正是由於尚存解困之策,李居明先生才有說出來的機緣,但是話又不可過於講明,必須留待世人自己去悟,這也算是天機示人的一種潛規則吧。

李居明呼籲胡錦濤、溫家寶“拆彈解困”,但沒說明怎麼個“拆彈解困”法。其實此中玄機也是一點即破,說白了,就是看現在二人可有膽量為法輪功正名,可有魄力脫離中共、解體中共,能如此,則彈可拆,困可解,人難可免,很多中國人也可得以救生了。

中共頂風作案固化後續大難

顯然胡溫二人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第一顆冰雪彈就炸得胡溫腦袋發懵。遺憾的是中共高層,非但沒有吸取教訓,還頂風作案。有消息傳來,時下中共發動了所謂奧運大清洗,尤其是在全國範圍對法輪功學員開始大抓捕。北京、上海及北方城市都傳來法輪功學員被肆意綁架、勞教的大規模惡性事件。

此舉一出,增業加惡,在上天查看人心轉念之際,公開的與天叫戰,等於把預測中的尚有回旋餘地的後續大難一下作成了個個鐵局,如此執迷不悟,中共奧運前後的命運,幾乎沒有任何懸念了。只是可憐那些不知道大難當頭,仍然跟著中共一路小跑的百姓,可能就成了中共的應劫陪葬品。

說到底,不是老天不慈悲,一再的警醒眾生抬頭看天,在這樣的情形下,中共仍然頂風作案,封死後路,置黎民百姓死活於不顧,以毀滅生靈的原始驅動和上天最後一博。

奧運陷阱

力千鈞先生也是一位大道中人,他在“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正見網,下稱“徹解”)的系列力作中點明瞭當前中共設下的三大陷阱:國家大劇院、奧運會和三峽大壩。

根據《諸世紀》的第9紀第83首記述,指出在某年的金牛座期間,也就是4月20日到5月20日期間,在一個有大劇院的地方會發生強烈的地震,以致把這個大劇院摧毀。

力千鈞先生指出「北京建起了國家大劇院,這是邪惡之獸的“陷阱”之一,它是一個邪惡的地標,有了這個大劇院,《諸世紀》預言詩提到的許多災難,就有可能降臨在北京城的頭上。」

文中指出,實際上北京國家大劇院就是一個“註滿(水)的大劇院”,知道八卦卦象的可以看出來,北京國家大劇院的劇場在地下,兩邊上面是水,整個就是一個八卦之中的震卦。.北京歷史上發生過地震,歷史上的邢臺大地震和唐山大地震都離北京不遠,其中邢臺大地震就把天安門完全震廢了,現在的天安門是地震後秘密重修的。



國家大劇院還被稱作大墳墓。

北京國家大劇院為什麼要設計成一個“註滿(水)的大劇院”呢?因為江澤民的元神是隻癩蛤蟆,好水,這事在修煉界一目了然。所以江要把大劇院的入口建成一個蛤蟆洞一樣的“水下通道”,國家大劇院就可能成為北京人民給它陪葬的一個陷阱。

讓力千鈞先生感到愧疚的是“徹解”系列寫得太遲了,由於涉及天機,許多話不便講明,但是他還是及時奉勸大家“千萬離‘北京奧運會’和‘國家大劇院’這兩個墳墓遠點”。

荷瑪彗星將要帶來系列災難

“徹解”系列(18)中還詳解了《諸世紀》中關於荷瑪彗星的預言。1892年荷瑪彗星第一次爆發,大約增亮了幾萬倍,爆發前後,給地球帶來了包括颶風、龍捲風、地震和大洪水等系列性災難。

2007年,荷瑪彗星又一次爆發,亮度一下子增加了一百萬倍,爆發之後,它的亮度和尺寸就不斷增加,到07年11月初,它的彗發直徑達到了140萬公里,超過太陽的直徑是139萬公里,成為太陽系中最大天體。

力千鈞先生指出,根據《諸世紀》預言詩裏所預言和證實的荷瑪彗星第一次爆發前後各種系列性自然災害,可以推斷這次2007年荷瑪彗星第二次爆發對2008年地球環境的影響可能更大,系列性的風暴、洪水及地震災害會接連而來。

顯然,大陸的大雪災已打響了第一彈,而2008年正是北京奧運會的陷阱年,可見,那些沒有抹去中共獸印而掉入其中的人,極有可能會給中共陪葬。

在“徹解”歷史拾遺之災難篇的結尾,力千鈞先生寫到,那些被中共洗腦而被打上獸印而渾然不覺的人,該好好為自己的未來想一想了。從2008年到2012年,只有5年的時間,令人可怕的大淘汰已經很接近了,可能會有一定比例的人類在大淘汰中被淘汰;如果最後的淘汰分為幾波,那麼中共邪惡所埋下的三個“陷阱”,可能就是引發其中一些“波次”的導火索,而2008年到2009年期間可能第一個前波就會來臨,到那個時候,如果有人仍然不把神的警示當回事,也許可能就將沒有機會了。



2007年11月4日的荷瑪彗星照片,第二次大爆發,可能引發系列災難。

文中又指出,這些歷史上可能已經“安排”好的災難,也不是不可改變的,但是人類的道德和良知的提升,是改變這些的前提;而在目前衡量人類的道德和良知的重要標準,就是怎麼對待“邪惡之獸”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怎麼看待宇宙和人類的唯一救度的希望——法輪大法。如果能在2008年到2009年最後淘汰的第一個前波中解體中共,就將可以解救許多本來要在大淘汰中被淘汰的人;如果現在中國大陸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大陸人民真正能享受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權,2008年北京奧運會能成為弘揚大法的場所,北京奧運會也就不是“死亡陷阱”;如果全世界的人民都能正確認識法輪大法這個人類未來的唯一希望,也許可能連大淘汰都不會發生了。問題是人類或者人們能不能夠做到這些。

《聖經啟示錄》明言北京“鳥巢”

讀啟示錄,如果你明白獸指中共、獸記是入黨登記、黨媽媽就是大淫婦、巴比倫指的是長江黃河兩河流域的中國以及巴比倫的大城就是北京城的話,那麼你就能完全讀懂了《啟示錄》18章裏那個“巴比倫的大城”在最後審判前的命運。



中共耗費鉅資大手筆興建的奧運主館“鳥巢”,被啟示錄稱為“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AFP PHOTO)

而其中所稱巴比倫大城為“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與“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這裏“雀鳥的巢穴”正是明確點中了中共血腥奧運主會場的名字──“鳥巢”。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啟示錄》第18章記述的神對巴比倫大城的懲罰很可能就在中共奧運期間發生。

“所以在一天之內,他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他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他的主神大有能力。”

“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裏,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

但如果北京能從一個邪惡的中心,變成一個大法洪傳的中心,那麼北京就不再是那個罪惡的“巴比倫大城”了,命運也就可改變。

這就是說,只有解體中共才能救北京,只有解體中共才能救中國,時間緊迫。

巴西人的預言

有一位著名的當代預言家,朱瑟里諾先生(Mr.JucelinoNobregadaLuz)是巴西人,今年47歲,他19歲時,遇到巴西很有名的預言聖人Mr.Franciscoshabiz,以後世界性的災害與事件在他的預知夢中逐漸增加。朱瑟里諾所預言的事件已超過8萬件,很多是已經發生的世界性大事件與巨大災害,包括911恐怖攻擊事件。

對於2008年奧運前後的中國,他預言9月13日中國發生超強烈9.1級大地震,其震源位於南寧與海南島,同時也會引發30米以上的大海嘯,造成數百萬以上的人遇難死亡,如此強烈的地震所引發的海嘯很可能衝到對岸的日本。

網上還流傳著一位被稱為時空旅行者的Mr.JohnTitoer(音譯)的遺言,“2004年在希臘雅典舉行的奧林匹克是最後的一次。”他發現2008年北京奧運在未來時空里根本不存在。

“童謠”又起

在社會大變動之前都是有預兆,尤其以“小人語”,也叫“童謠”為靈驗。三國時有關於董卓的童謠:“千里草,何青青,十日蔔,不得生”,後完全應驗。

有網文說起當今的“童謠”。文中指出,中共執政後,有意思的童謠就多了,1958年春天,社會上流傳著“少掙工分多做鞋,七月八月跑起來”的童謠,後因為大煉鋼鐵,七月八月真的跑起來了。

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末,小孩子罵人時,經常罵的一句話是:“腫他爺爺,紮他娘”。60年代初大饑荒,全國人民浮腫,後來的計劃生育,全都結紮。

70年代末,小孩子打紙牌,嘴裏念念有詞:打翻過來、打翻過來……結果真的讓鄧小平把毛澤東那一套給打翻過來。過了幾年以後,現在小孩子又玩起這種遊戲,那不就是預兆著要把共產黨打翻過來嗎?

近年來在青島的某幼兒園裏,小孩子唱著一首兒歌:“2008,火山爆發,祝你全家,變成烤鴨”。這何止是童謠,簡直是災難雷鳴。

百姓要自救

我們看到,從四月開始到九月,奧運的前前後後都給大災難的廣泛預測所包圍,加上中共依然在迫害大法弟子,不僅不罷手,而且還升級抓捕,這是直接對抗佛法,罪孽極大。所以這在歷史的特殊考驗時期,也就是《聖經》裡的“最後大審判”的前夕,本可依據人心狀況可以調整的災難,就不得不像重錘一樣砸下來了。



聲明三退(退黨、團、隊),就是自救的最有效的方式,等於是在美好的未來給自己掛上了號,冪冪之中自有神靈看護。(AFP PHOTO)

中共一條路走到黑,老百姓該怎麼辦。就像大雪災到來以後,人們發現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等,不要靠,趕緊自救。聲明三退(退黨、團、隊),就是自救的最有效的方式,等於是在美好的未來給自己掛上了號,冪冪之中自有神靈看護。

另外,有一點很重要,既然中共依然造業不止,那麼一旦在奧運陷阱期間,誘發大的天災,所有正義之士、所有使命團體,就要及時有力的做出相應行動,解體中共,結束中共暴政。這樣的話,就有可能救下後面更多的人,否則一旦讓中共死而不僵,後面更大的災難就接踵而至,直至滅頂,而那些中共先前埋下的如三峽大壩等巨大陷阱都會再度卷人而去。

江為何賴在廣州不走

四月到九月北京成為死亡陷阱的可能性很大,雖然美國總統布什還打算以體育愛好者的身份往裏沖,但是已經有人在往外躲了。

細心的人發現,自從年前江賊走訪到廣州後,就再沒有離開,已經數月有餘。雖然傳出其出現面癱,在廣州軍區醫治,可是為什麼不回到北京301醫院就醫,那裏可是中共最高級別的治療地,什麼樣的專家弄不來,什麼樣的設備沒有。

所以,江賴在廣州不走,也有躲避北京天災懲治的因素。災難太接近了,江身邊養著那些“能人”也應該能嗅出幾分了。而且江對鎮壓法輪功會遭天譴之說是堅信不移,由於害怕下地獄,江鎮壓開始不久就在家大抄《地藏經》。天譴之事,對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來說,要比西方亂賭自己性命的政客們敏感得多。

也有網絡笑評,認為江“蛤蟆”是不是被胡溫的“汪洋”大水給困住了,蛤蟆玩江澤之水還行,可丟到海洋裏就抓瞎了。汪洋是胡派住廣東的大員,如果江被汪控制起來“治療”“面癱”,也算胡溫有些開竅,摸著搞“拆彈解困”了。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