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中誰感到了溫暖?(圖)
 
何遠村
 
2008-2-18
 
【人民報消息】二零零八年之初中國南方的一場百年不遇的大雪災,官方公布的因災直接經濟損失就高達一千一百一十一億元,災情之重可想而知。有個詞叫“分憂解愁”,就是讓旁觀者去切身體會別人的不幸,分擔痛苦,讓不幸的人體會溫暖。可是,在中共媒體的宣傳攻勢之下,領導人視察和部隊抗災、烈士讚歌成為了媒體的主旋律。結果呢,造成了一個正好相反的奇怪現象。災區的不幸沒有大量深入的報導,千千萬萬身處災區的人民的痛苦沒人知道,無法被人分憂,仍在默默中承受著痛苦;而沒有身在災區的億萬人民,他們卻在強烈的感受著媒體宣傳帶來的無限“溫暖”,而且心被“感動”著。

通過這種充斥大陸媒體的報導,誰能感受到災區民眾的痛苦???



圖片報導附文:周永康同志深入救災第一線 …… 新華社記者 饒愛民 攝


大家還記得中共對伊拉克戰爭的報導中,多少刺痛人心的畫面呈現在觀眾面前,讓中國人民去感受戰爭的痛苦,去為外國人分憂解愁,可是,對於我們自己同胞的痛苦,中共卻熟視無睹。偌大的雪災,該是悲情一片,可是,中共的媒體上看到的卻是一場為中共貼金的主旋律盛宴。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災民在媒體面前還表示“為黨為國分憂”的決心。到底誰是遭遇不幸的人?讓人都看花了眼睛。

自然災害是自由社會媒體必然密集報導的事件,第一個趕到現場的往往是記者,這是老百姓最關心的話題。節目主持人在災區第一線主持每天的節目,把受災情況、災民處境、政府的救援狀況是否有力、後續安置狀況源源不斷的向全國現場報導,政府和領導人是被媒體監督的對象。而中共壟斷著媒體報導,壟斷著抗災資源,壟斷著對災害發生原因的分析,壟斷著災情的發布,常常延誤救災時機,天災變成人禍,從而造成重大損失。

中共對於天災,有兩個招。一是掩蓋,指望瘟疫總會過去,洪水總會消退,大雪過後總會天晴。二呢,如果災害拖得時間過長,控制不住了,中共就會從消極指望中搖身一變成為抗災的大救星。唱起抗災的主旋律,把壞事當作好事炒作,大玩煽情忽悠百姓。百姓的痛苦只是在“波及多少省,死亡多少百人,滯留多少萬人,農作物受災、絕收多少億畝,森林受損多少億畝,倒塌房屋多少萬間,直接經濟損失多少億元”等等毫無情感的“統計數字”中一帶而過,在中共媒體上充滿煽情的主角卻是領導人的身影,抗災的宣傳,這個那個恢復正常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

中國著名學者何清漣女士所著之《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的報告中有一條涉及到中共新聞傳媒對中國災難的宣傳報導宗旨,“天災人禍的報導必須受到嚴格監督,避免加劇公共怨恨。在不能避免(即反映無法隱瞞)的情況下進行報導時,要統一口徑,著重報導政府組織救災活動,以及在救災活動中湧現的好人好事。不能渲染災情,不能出現具體數字。所有有關數字必須經宣傳部門審查後方予公布”。

中共並不是不會報導痛苦,但那是取決於政治上的需要。中共為了詆毀法輪功,為迫害尋找藉口,製造了多少謊言讓人“痛哭流涕”。而在真正需要把受害者的聲音發出來的時候,中共和被黨文化毒害的人會用各種理由來加以阻止。比如,中共領導人出訪,會說領導人來訪是個高興的時刻,哪能抗議呢?中共開人大政協會議,會說那是個需要安定團結共商國事的時刻,哪能抗議呢?奧運來啦,會說那是個誰也不敢碰的民族自豪的時刻,哪能抗議呢?……那麼,到底什麼時候才是人民可以反映心聲的時刻呢?

聽不到民眾的痛苦,如何找到痛苦的原因?找不到原因,如何解救痛苦,如何防止痛苦再次出現?一九九八年的洪水,二零零三年的薩斯,二零零八年的大雪災,給人民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但是高唱黨媒體的主旋律,壓制媒體自由的中共,是不可能真正反思自己的,是不可能真正關心百姓疾苦的。天災示警,把人民的不幸變成盛宴的中共,將會給中華民族帶來多大的災難!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