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災升為國難的三大原因 中共拿人民生命在賭博
 
劉水
 
2008-2-9
 
【人民報消息】從上月中旬開始,中國18個省市自治區先後普降暴雪和凍雨,覆蓋128萬平方公里,導致飛機停航、高速公路關閉、電網斷電,最危急的要數南北交通大動脈京廣鐵路和京珠高速公路,以及湖南和貴州兩省。大雪又恰在春節前夕降臨,對2億多流動的中國人來講,回家過年就是他們每年一次的親情朝聖和亙古不變的大假期。

自然災害無法抗拒,人禍更可怕。對於大自然,大雪未嘗不是好年景的兆頭;對於斷電斷水的城鄉和春節歸家的人,這無疑成為一次最大的苦難歷程。

中共政權欠賬太多,深層次問題在這次雪災中終於大爆發。按理說一場雪災不會像大地震那樣的毀滅性自然災害,讓人類束手無策。但就是一場雪災,卻讓中國一半地域、數億人口陷入生活困境和交通阻隔。中共一直信奉“人定勝天”的邪惡思想,在這場大雪災面前,一切都不靈驗了。環境治理欠賬,交通欠賬,農民欠賬,是讓這次雪災上升為舉國災難的三大主要原因。

這次雪災造成民生艱難最顯著的三個表現:一是湖南和貴州兩省大面積斷電斷水。二是以京廣鐵路和京珠高速公路為代表的南北交通斷絕。三是兩億急切歸家的異鄉人滯留在車站、公路上。如果從這三個方面往前倒推,各自都指向源頭的要害所在,就能發現症結出在哪裏。固然這三方面問題都是由雪災引起,那麼我們先從造成雪災的源頭分析。

一,大氣污染是這次雪災首惡。降雪下雨在具備一定氣候的前提下,大氣中必須具有豐富的微小固體物(塵埃等),才能促使雲量附著其上,然後形成雨雪。當年英國倫敦被稱為全球著名的“霧都”,在於在工業化過程中,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城市上空都是塵埃,才形成陰霾天氣。中國現在是全球製造業中心,環境污染非常嚴重,加上多年治理不力,欠賬太多,嚴重污染空氣,才導致這次大雪災爆發(西伯利亞寒流與熱帶暖氣流在中部地區交匯也是原因之一)。

二,交通落後是主因。中國人習慣於乘用相對於飛機廉價、相對於汽車快捷的火車出行,但是,地域廣闊的中國大陸鐵路里程,只占全球鐵路總里程的6%,卻承擔著全球24%的客流量。貫通南北的交通大動脈只有區區一條京廣鐵路,而中國流動人口主要流向是南北流動,這讓京廣線不堪重負。當局對鐵路交通投入嚴重不足,欠賬太多,導致每年春運期間一票難求,回家如過鬼門關。流動人口主要集聚地區珠三角、長三角等東南沿海經濟發達一帶,趕著春節返鄉的人流都黑壓壓湧向火車站。廣州火車站每天都滯留20多萬人。西方國家每年也有自己的重大節日,比如聖誕節;人口大國印度也有重大節日。但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象中國一樣,兩億多人集中在春節前半個月時間,在本來就不發達的鐵路、公路和飛機上大移動,這恐怕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為龐大、壯觀的季節性大遷徙。每年春節期間由於車禍、踩踏死亡成百上千人,都不會是什麼新聞。

另據南方週末披露:京珠高速公路粵北段結冰最厚的地段,也就是此次雪災交通堵塞最嚴重的地方,自2003年建成通車以來,已經死亡司乘人員1000多人。據當地專家說,這段高速路翻越海拔750米的一座山。坡陡容易發生交通事故;海拔高氣溫低容易結冰。這段高速公路設計存在嚴重問題。

三,兩億流動人口是制度性歧視的證明。中共建政以來,一直實施城鄉二元等級制度,主要體現在:苛酷的戶籍制度和懸殊的福利制度。城鄉之間人為設置一條看不見的巨大鴻溝,將二者清晰隔絕而開。打工者(不僅是農民工,也包括大學畢業就業者)不能在城市享受跟城裡人一樣的國民待遇。他們是所在城市的納稅人,卻享受不到基本生存保障。他們在社會福利、住房、醫療、子女就學、教育、同工同酬、社會救助等所有方面不能享受同等待遇。他們的生存成本反而更高,導致他們不能在一座城市安居樂業。這使得他們每年要像候鳥一樣,不得不在家鄉和城市之間勞碌穿梭。假若城市給予他們同等的國民待遇,讓他們全家生活在一座城市,春節期間不用返鄉,幾千萬人不會滯留在交通線上。

為什麼中國人要這樣每年把辛苦掙來的血汗錢,投在服務差、擁擠高昂的交通線上?還有國家壟斷企業電力行業,他們一直享受壟斷帶來的高額利益,在關鍵時刻卻不能保障電力供應,致使許多城市成為“死城”、南北交通大動脈中斷,他們難道沒有責任?鐵路和電力都是由中共當局壟斷經營,在關鍵時刻都陷入癱瘓。雪災證明,壟斷經營並不能適合特殊氣候和消費市場需求。這次雪災意外的一個啟示是,鐵路和電力必須打破中共政權的壟斷經營,讓民間資本參與競爭和經營,以為社會公眾提供更安全更保障的服務。

所以,這次雪災、電力和交通中斷,更多的是人禍所為,是落後制度借雪災對中國進行懲罰性報復。中國歷朝歷代的覆亡,都是民間領袖借自然災害或不堪勞役起事。這是一個一再被驗證的朝代更替規律。如果再結合“黃宗羲定律”分析,統治者人治累積的惡果,積重難返,加上民不聊生,總要經由自然災害來開花結果。統治者可以依靠國家暴力機器管制人民,但是對於自然災害卻是“人難勝天”。統治者欠人民的帳,總是要還的。只是通過暴力完成朝代更替,社會付出的成本太高,人民承受的苦難太多。

儘管溫家寶心急如焚,兩次閃電般訪問湖南和廣州,實際是對地方當局對災情不積極作為的反彈。由於對地方官員沒有一套有效的懲戒制度,不管災害後果多嚴重,地方官員官位依然穩固,所以他們對救災沒有使命感和責任心,最終受傷害的還是這個社會的弱勢群體。據廣州火車站志願者在天涯網站披露,疏散在廣交會館等處的旅客,自己要掏錢買8元一份的盒飯,沒有被子等禦寒物品過夜,只能席地而臥。當局提供以及社會捐助的方便麵、礦泉水、衣物和被子,都堆積在會館之內,並沒有發給難民旅客。志願者要求發放物品給難民,看管物品的管理人員竟然回答:不能發放,一發放就會發生騷亂。另外,當局一直壓制NGO的發育,使得民間無法及時發揮重要的救助效用。NGO的不發達、不成熟,在這次雪災中表露無遺,難民也失去一條接受救助的可靠渠道。

中共廣東省當局先後三次啟動緊急預案,以疏散源源不斷匯集在廣州火車站的幾百萬乘客,但沒有一個人弄明白當局預案的翔實內容是什麼。預案似乎都是做樣子給社會公眾看的,都是給中央表功的,這也好為將來決策失誤推卻責任。受災地區當局都抱有僥幸心理,希望老天爺發善心停止降雪,他們沒有長期應對自然災害的心理準備和物資儲備。人們感受到的是,廣州火車站投入的5500名警察、2000名武警和1500名解放軍,都是為了管制旅客,而不是為旅客提供服務和便利。這讓當局標榜的預案露了底。所謂預設應急方案,就是對未來某個重大事件的事先預測,然後當事件發生之前和之後,採取預報、防範,以及對重大事件過程中通訊、交通、人員安置、救助採取一系列措施。當局的所謂預案只是災害發生後的緊急補救,而不是事先避險。這次雪災透露的一個事實是,由於當局決策失誤、遲緩,因此造成的斷電斷水、交通堵塞的巨大代價,卻讓無辜的乘客在饑寒交迫中承受。

另外,天氣和交通信息極為封閉,甚至信息前後矛盾,加上乘客對緊急避險常識的缺乏,他們像無頭蒼蠅聚集在京珠高速公路、火車站廣場和安置區,幾天幾夜在原地吃喝拉撒,淪落到跟牲口一樣的淒慘境地。有網民在網絡上批評廣東省、市電視臺和電臺,竟然用外地打工者難以聽懂的粵語播報天氣和交通信息,以及進行現場報導。當廣州站前廣場300多名體力不支暈倒者被從人頭上傳遞到臨時醫療點,這反而成為可歌可泣的人道主義讚歌,被媒體大肆渲染;還有湖南修理電網意外死亡的三個農民工,馬上被中共全國總工會樹立為“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和烈士。這些刻意選擇性披露的悲壯英雄事跡,往往掩飾了政府的慌亂和應對無方,有效轉移了公眾對當局救助無力地指責。中共貴州當局拒絕外地媒體報導當地停電、停水、交通中斷的災情,而當地媒體一片噤聲。

在中共眼裏受災難民就是刁民,要嚴加管制。中共極力掩蓋災害真相,是為了防止可能的社會動蕩,但也失去了更為重要的救助機會。中共是拿人民的生命在賭博。

雪災還在持續,災難何日才是盡頭。可憐的中國人啊!他們到現在還是在被動地承受天災人禍。即使在災難面前,他們的表現依然是失聲的、別無選擇的。難道這真的就是中國人一定要遵循的宿命?大雪災對於本就不平常的2008年意味著什麼?

(文章有更動)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