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告訴了我什麼?!──人從哪裏來?
 
石濤
 
2008-2-14
 
【人民報消息】2月9日晚10:30,步行在曼哈頓無線電城外的第五大道上,早到的春雨,使空氣中影影綽綽的感覺到某種溫馨,快步走向存車地方的我,全身散發著某種亢奮的氣息,彷彿周圍那燈紅酒綠、熙熙攘攘的人群,根本不存在,整個的身心,依然沉浸在神韻藝術團剛剛結束的第15場、也是最後一場的演出之中。

這是我看過的第三遍,在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了:神韻今年的演出,不就是把整個“人”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嗎?!

開篇就告訴了人是怎麼來的;做人時,男人應當什麼樣,女人應該怎麼做;人懷善念,佛便施予慈悲;榮華富貴如黃粱一夢,尋道修行,方為人之根本;修煉人困境中,堅守信念,死,便是真正生命之境界的永恒。

從生到死,整個神韻的演出,詮釋人類久久詢問的話題:“人從哪裏來?人到哪裏去?”

人從哪裏來?

演出的開篇《創世》可能成為了神韻藝術團的保留節目了,在節目單的介紹中是這樣解釋:“輝煌的天國,盛世的大唐,天上人間,幾人能悟。慈悲的主佛率眾神佛下世,為蒼宇眾生開創美好的未來。”

紐約資深商業室內設計師周鴻儒先生,曾師從在香港有“天下第一劍”美譽的呂國泉先生多年,精通太極拳。周先生感覺神韻給其修行帶來很多啟示,那些天國境界和神佛的動作、手印象以前見過,有似曾相識的奇妙感覺。看見佛打手印,周先生覺得很震撼,有種聆聽天機的感覺。

在肖像油畫和風景油畫等方面較有名氣的W先生從上海來紐約已五年了,他的眼中不時泛著淚光說道:“自己以前基本是個‘無神論’者,一直以為自己就是芸芸眾生中的草民一個,覺得人生的意義非常輕微。 ”

“然而神韻開篇的《創世》帶給我新的啟示,我就覺得那些佛的動作、手勢(印)很熟悉,很優美;還有那些展現天國世界的天幕也非常細緻、非常入微,是超出人的境界的,是人想像不出來、也不可能展現的。這種超出人的境界的美和善,這種源自千古的感覺,令人不可抗拒的折服、感動。”

大唐文化,代表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巔峰,至今影響著整個東亞地區諸多國家,唐朝文化之意境,已是現代人追尋的夢幻,就像有些人講過,唐朝的詩賦境界,已經寫絕了,後人無論如何努力,也只有追尋的份,而絕無趕超之可能。好似王勃的“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般絕筆,後人只能望塵莫及了。

《創世》一幕,卻揭示了這人與文化之來源:“慈悲的主佛率眾神佛下世,為蒼宇眾生開創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人,最根本的來處。

在上述兩位接受採訪的觀眾內容中,都不約而同的表示:看到佛的手印時,感到非常的熟悉,似曾相識的感覺。手印,佛的語言,人,又如何言之熟悉呢?

而《創世》一幕,卻恰恰是告知人們,人來自於天國、佛陀的世界,大家本是天上眾,今日下凡到人間。這樣的人,看到佛之手印,能不熟悉、感動、折服嗎!能不為之震撼嗎!

“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回,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直到我看到真相的……”

穿過那燈紅酒綠的時代廣場,環顧著好似永無停歇的人流,口中不自覺的哼哼出這首著名男高音關貴敏在去年的演出中,曾經唱過的歌:《我是誰?》


***************************************************************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