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虎擒羊地”變成“五虎護羊地”
 
雙鬥
 
2008-1-26
 

Onezilla.com贊助首場七折優惠
【人民報消息】有一員外姓楊,一生樂善好施,方圓幾十里都很有名氣,人稱楊好善;年紀快六十歲了,但精神矍鑠,滿面紅光,見人總是喜喜哈哈的,幾乎和誰都說得來。

楊好善祖上是外鄉人,因老家遭災荒,父輩時逃荒落腳到此;那時楊好善還很小,是父親用扁擔把他挑來的。好善母親七十歲去世,隨便擇一地下了葬,當地人叫寄埋,不算正式確定的墳地。父親現已八十多歲,忽有小疾,請了幾個郎中診治,都不見效,不幾日便故去,並無多大痛苦,人們說老人家積下德了。殯父要擇吉地,將父母合葬一起,作為祖墳,這是農村非常講究的事情,都要請風水先生好好看一看。按當地說法,祖墳選得好不好,將直接影響後輩人的前程禍福,關係到家族興衰,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造墳地被稱謂重中之重,須慎之又慎。楊好善也不例外,請了這一帶最有名氣的風水先生來。

風水先生嘴吃八方,一言九鼎,怠慢不得,楊好善七碟八碗,招待熱情周到自不必說。酒足飯飽之後,楊就“風水”之說請教於先生,先生說:“陰宅地理,要得水藏風,亦稱風水。水有吉兇之別,而風則為害。你明天帶我到村子周圍看看山勢,察察水情,測風向,定吉穴。”楊好善連連應允,侍奉先生安歇。

第二天一早,待先生起床洗漱完畢,一壺酒四個菜便端上來。先生見楊好善待人友善誠心,心想:此人果真善心,我一定為他尋一個好墳地。

太陽還未露頭,先生背著搭肩,楊好善肩扛一把鐝頭,手提一把斧頭,倆人相跟著出村了。先生說:此時正是觀脈氣定穴位的最好時間。

倆人來到村東面的山梁上,先生將村北、西、南的山勢、走向、地形細細觀望一番,對好善說:“北山氣勢磅礴,脈氣旺盛,將止村寨,山勢漸穩,氣勢已緩,脈氣能聚;山下兩水相交,龍脈即止,好地方。故你村大多數人家生活富裕,人丁興旺;咱就在那裏尋覓吉地。”二人直往北山走去。

卻說這楊好善聽了先生之言,心裏暗想:北山之好使村裏人都沾光,我建祖墳萬不可為得脈氣而損害了村鄰鄉舍。此念一出,可把風水先生害苦了。先生左觀右看,好不容易尋一穴指給楊好善,好善便要問:“對村子有無妨礙?對別人家好不好?”先生說:“給你家尋墳地,怎麼管起了村子和別人。”楊好善說:“對自己好也要對別人好、對大家好。要是只對我好而對大家不好,我心裏不是滋味,斷不能用。”就這樣折騰了一上午,也沒尋下合適的地方。

中午吃飯,照樣給先生上酒上菜。

下午又和上午一樣,又忙又累了半天,仍毫無結果。

第二天又是一上午,還是沒有結果。先生實在是心煩透了,來到一塊大荒地便坐下不走了,對楊好善說:“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我要走了。”楊好善好言相求,決意要先生留下。先生說:“你這個人要求高,我不能使你滿意,你硬留我何用?”好善說:“不是我要求高,咱百姓人家,能求個平安順和就滿足了;只是怕損害了別人,咱良心上過不去。”先生說:“跑了這麼多的路,北山的吉地幾乎全看過了,我再也找不下了。”好善再三懇求,先生執意要走;一個要走,一個苦留,好善軟磨硬留了有半個時辰,先生還是不肯留下來。好善說:“先生一定要走,我怎能留住?耽誤先生兩天時間,請先生說個數。”那意思是問先生要多少酬金。先生說:“未定下吉地,給個盤纏就行。”好善說:“要這樣說,先生你看咱坐的這地方咋樣?我看這裏和咱這兩天看的地方都差不多少。”先生大致看了一下,說:“可以吧。你再請別人看一下。”好善說:“先生說行就行,何必再請人?只是這地方對他人有無妨礙?”先生心想:這個地方最能糊弄人,咋一看是個可擇的地方,仔細觀測卻是:墳前一面坡有水不藏,墳周草木枯脈氣不旺,荒地裏分布五塊棱角分明、不成型狀的大石頭,象是五只老虎在尋食;乃“五虎擒羊地”,屬大兇之地,對占有者不利,礙別人啥事?只是楊好善這人太善良了。唉,或許是他命該如此,給他找了那麼多好墳地,他都挑剔,覺得不順意,卻偏偏看上這裏。便說:“對別人無礙,只是你用時再請個人看一看。”回家後,好善招待先生好吃好喝後,紅盤端上酬金請先生笑納。先生心想,墳地未定好,還是少拿點錢吧,便只收了三分之一。好善哪裏肯依,死拽硬塞,把端來的酬金硬給了先生。先生走出門還叮囑好善:你要再請個高手仔細看一看,萬勿馬虎濫用;我確實家裏有事,不能再逗留了。好善說:“先生看的,我自放心。”

楊好善再未請風水先生,便把父母合葬在那塊“五虎擒羊地”。

卻說那位風水先生後來得知楊好善再無請其他先生,便把父母葬到了“五虎擒羊地”,心裏懊悔不已,卻又不能去說。三年後的秋天,他再也忍受不了良心上的愧疚,便特意去拜訪楊好善。一路上他都在想:好善姓楊,那裏又是“五虎擒羊”地,他的家庭必定衰落,再拖下去,還要危及家人的安全。我一定勸他遷墳,給他尋個好墳地。當他走到好善的家門口時,大吃一驚,一切都變了:高門樓,高院墻,青磚大廈琉璃瓦,好個氣派,顯然是富甲一方的大財主。風水先生不由自主地“唉”了一聲,自思道:壞事了,楊好善肯定是窮得把房子賣掉遠走他鄉了,我好後悔呀!正在這時,大門“吱”的一聲開了,一少年和一穿戴闊綽的老者走出門來。風水先生不看則已,一看又吃了一驚,那老者不就是楊好善嗎?顯然是發達了。便拱手呼道:“楊員外發福了,恭喜、恭喜。”楊好善定眼一看,認出是三年前的風水先生,連說:“恩人來啦。”上前拉住先生的手說:“一別三四年,幾次尋先生不見,今日喜逢,實乃緣分,快請家裏一敘。”

倆人手牽手進了大門,風水先生看那院套院。門套門的深宅大院,嘴裏讚嘆不已,心裏卻直犯嘀咕。待酒宴擺上,楊好善滿滿斟上一杯,雙手敬呈給先生說:“感謝先生大恩大德,自父母殯葬於先生擇的吉地後,一年中無甚變化,還有些小坎坷;二年後發跡迅猛,先是經商販鹽,後又開當鋪,皆順利大發。幾次尋覓先生相謝,無奈總是不見,先生哪裏去了?”先生道:“去春以來隨朋友到江南一遊,不圖賺錢,圖遊覽好山好水心情舒暢。今日偶過貴地,見員外大發,甚是欣慰,祝員外芝麻開花節節高。”倆人隨一飲而盡,歡顏盡興到深夜,便同室而眠。

第二天一早,應先生要求,員外領先生來到父母墳上。一進墳地,先生便發現經過風雨山洪沖淤,墳地前的小溝壑已經漫平,後山樹木蔥籠,東西兩邊也草木茂盛,卻是發達的好墳地;再看原來墳前的那五塊大石頭都不見了。先生心裏暗思:這地方和先前大不一樣了。便問好善那五塊大石頭哪裏去了?楊好善說:“我尋思陰宅和陽宅是一個道理,父母要出來走一走,那石頭絆絆坎坎的多不方便。湊巧葬雙親半年後,剛立秋雨便下個不停,把墳前沖得坑坑凹凹的,我便在荒地邊沿培了一條土墊;為了保住土墊不被雨水沖去,在土墊低處都填了草和樹枝,那五塊石頭分別壓在了草和樹枝上,被埋在地下了。”風水先生問了那五塊石頭各自大致位置,連聲說:“好好好,妙妙妙,這是‘五虎護羊地’,你又姓楊,老虎護羊,誰敢傷羊,豈能不發?”好善連說:先生高明,定當厚謝。風水先生忙說:“不敢當。”遂撫掌大笑說:“抱水藏風,發旺美地,留待有德者據之;修陰德者,邀天爵也;看風水者,盡人事也。”好善問:“先生自語什麼?”先生說:“背吾師之教誨。員外行善積德,上蒼必保佑你榮華富貴。”說罷拱手告辭。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