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峰会 精英汇集悉尼 探讨中国危机与出路(多图)
 
2007-9-6
 



各路精英汇集悉尼探讨中国的危机和与出路。

【人民报消息】9月5日上午亚太经合峰会(APEC)之际,来自美国、新西兰、香港、丹麦、德国、澳洲等世界各地的关注中国问题的学者专家和社会活动家等汇集在悉尼中心的纽省议会大厦会议厅内,共同探讨中国的危机和出路。

此次论坛是由自由中国和亚洲人权基金会联合主办,由纽省议员安排在议会大厦内,引起中共的极大的恐慌,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官员周一拜访了纽省省长伊曼(Morris Iemma)向其施加压力欲取消这次活动,遭到当场拒绝。

伊曼表示,他没有权力抑制其他议员表达他们的民主呼声。该事件被澳洲主流媒体披露出来,当天的论坛会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出席论坛的嘉宾包括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访问学者樊家忠、中国著名现代民主运动领袖之一魏京生、亚太人权基金会主席也是“全国维权抗暴连线”联络人潘晴、前中共外交官一等秘书陈用林、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亚洲研究中心主席、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张而平。他们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分析了当今中国的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各路精英汇集悉尼探讨中国的危机和与出路。

魏京生:中共体制的崩溃是必然的

魏京生发言中分析了中国经济的假象带给世界的困惑,导致一些不正确的想法。他认为实际上中国经济发展极其不平衡是畸形的,人们想发财要搞好企业,首先想的不是技术、资金及管理,而是跟官方的关系,所谓的权钱结合。它表现出暴发户和大量的钱转移到海外这二种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还能发展是靠别人的技术和资金,它没有后劲,贫富差额巨大,这种爆发户的经济引起社会分裂,造成严重社会问题,导致人们仇恨心理、仇富心理。人们仇恨这种不公平的现象,社会心理巨大不平衡是中国社会必然走向崩溃的很重要的原因。

通过他20多年的观察,他认为中共靠自身是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的。共产专制下它的监督和媒体都是一家的,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分赃关系,而不是互相监督制约的关系。他形象地比喻用贼来看着贼,是看不住的一样道理。中共用权利带来巨大利益,大家都在抢,内斗越来越厉害,社会矛盾、党内矛盾日趋尖锐,反腐被中共用来整对方的手段。中共专制制度,内斗很容易发展到失控,达到你死我活,中共想不垮台都不行。

共产党无法自救,也无法自动转变,它越早垮台,老百姓的损失越小。他认为现在的任务就是大家如何促使它快速崩溃,产生一个新的民主自由的社会,才会使中国经济走上正常轨道。




亚太人权基金会主席、"全国维权抗暴连线"联络人潘晴在会上发言。

潘晴:中共暴政下的民众的迷惘与觉醒

潘晴演讲中表示,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国度,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很难从专家学者、从专业角度分析得出结论,很难设想经济发展是健康的、人性是正常的。经济问题的本质是社会政治问题,在讨论经济问题的时候必须回到社会发展的核心价值,即人的价值。几十年来很多有志志士追求人权时,克服人性的迷惘,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使人性复苏、觉醒。民主是一切动力的来源,包括制度的建立。

他列举了法轮功等中国目前存在的严重人权迫害,他认为人们对六四屠杀和法轮功被迫害噤若寒蝉,是党文化的侵蚀造成中国人性的迷惘的结果,他说在这样一个充满罪恶的国家再谈经济是对人类尊严的挑战。

他介绍了自己上个月刚刚在希腊雅典参加人权圣火点燃仪式的感受,并认为雅典圣火带给人类光明和希望,当人权圣火传递到中国大地的时候,一定会引起中国人民关于人的价值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心灵会被民主自由的圣火所照亮,从迷惘走向觉醒。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在会上发言。

王军涛:公民抗暴是中国现状的必然

八九民运领袖、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长王军涛演讲中感慨地回顾他与大陆的民主人士郭飞雄的关于公民抗暴探讨的心路历程。他指出,公民抗暴是中国宪政的必然选择。

他表示,在中国无论谁,只要迈出迈出中共当局甚至基层的管理机构的底线,就会遭到暴力镇压。他指出由于在中国的精英们不断地对中共暴政作妥协,甚至是幻想造成中共暴政越来越严重,人民的生存空间越发被消减。

他大声疾呼的说道:“我们也怕疼,怕死,怕坐牢,怕妻离子散,怕家破人亡,我们怕的这些结果就是我们得到了这些,面对一个滥用国家权利的政治体制说是必然选择,其实是无路选择,只能抗暴,为了下一代,为了中国人的命运,制止政府的暴力。”




亚洲研究中心主席、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张而平在会上发言。

张而平:中国信仰和回归时刻

张而平演讲中谈了自己入门的机缘,和法轮功在中国的出现一直到海外蓬勃发展,中共发动这场镇压的原因及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的和平抗争这一段历史过程,展现了中国信仰和人性的回归,从而改变人心和整个社会。




前中共外交官、一等秘书陈用林在会上发言。

陈用林:中共外交形势特点

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演讲中分析,中共目前外交形势的四个特点,中共和其他国家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都走向破产,亲共华人逐渐边缘化以及国内和海外民运活动都越来越活跃。

他还谈到,中国花重金对海外华人的渗透和影响,中共对海外华人的精神控制的方式,且毫不客气的点名澳洲的那些受中共操纵的华人组织和媒体。他认为在海外华人首先要自救,形成一股风气拒绝与中共往来,在组织上拒绝参与,才能自身摆脱精神控制。

他说,从德国、加拿大领导人到北京访问,与胡锦涛都谈到人权和民主化问题,特别是德国的默克尔还要见异议人士,这说明西方政府意识到,中共政权不长久了,说明了过去两年民主人权运动取得了成果,已经使中共产生很大压力。国外有一个好的形势,国内就会宽松,国外民运能够多做,就是对国内的巨大支持。中共压力越来越大,犹如无可奈何花落去。

来自堪培拉的澳国立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学者樊家忠博士以“中国经济发展的陷阱”为题作了演讲,他从经济学的角度,跟与会者分享了自己对中国经济发展现状的研究心得。他从中共当局深入广泛介入民间经济活动的角色,中国坏帐累累的金融系统和财富分配极度不平均问题三个方面阐述了中国经济的威胁和发展潜在的问题,并得出结论改革开放在事实上反证了中共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是灾难,没有中共中国的经济会更好。

来自德国的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还作了简短的即兴演讲,他认为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犯罪集团,就像是在狼群里找一个不吃羊的狼,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所以在理论上明白了,行动上要跟上,早日结束一党专政。

两百多人的会议厅内座无虚席,主讲嘉宾们精彩的演讲赢得听众们阵阵掌声。嘉宾们还现场解答了听众的提问,研讨会结束后不少人觉得意犹未尽,还不愿离开,三五成群的继续热烈探讨。




中国著名现代民主运动领袖之一魏京生接受媒体采访。




亚太经合会中国危机和出路论坛。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