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中共必须摊牌、缴械的时候了
 
枫林
 
2007-9-12
 
【人民报消息】2007年4月,中共公安部门通令全国,要求对国内外所有参与奥运会的人员进行严格审查,其中包含奥委会成员、运动员、媒体、赞助商,并明列出11类43种人,禁止他们参加奥运会。

其来有自的新名词

最近与朋友聊天,正好也谈到这个所谓的“11类43种人”。凡熟悉共产党斗争路线的内地民众,对这一类名词,早已经司空“听”惯,不足为奇;但在中国大陆以外从未经历过中共集权统治的人,则不免感到新鲜与好奇。

一般人都知道,中共在过去历次整风运动中累积了丰富的经验,当他打算要整肃某些对象时,首要工作就是,先入人于罪,因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最普遍的一种罪名,便是“反动份子”,只要被认为有碍其专制独裁的,一律可以扣上这个大帽子,以“颠覆罪”来加以拘捕。在此前题下,将这些对象再细加分类、巧立名目,就变得易如反掌。

中共一向的做法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掉一人”,到最后几乎是全民灾难,无一幸免,只看时间来得早或晚。文革前后时期的“黑五类”名称,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凡“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份子”、“右派”等“阶级”,本来都是一群普通善良百姓,但经过抹黑,这些个人及其家族成员在社会上便立刻成了受歧视、被斗争的对象。今天这个“11类43种”名目,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设计出来的。

什么是“11类43种人”

2001年北京积极申办2008年奥运,中共当时天真的想法,以为借助奥运光环可向世人展示他的“崛起”,以争取国际普遍认同并攫取多方面政治利益。万万没想到,这并不是一个可以不讲规则的普通游戏,更不是一项纯靠金钱便可以打造出来的硬体工程,里面千丝万缕,牵扯到许多“人”的因素。

由于人谋不臧,所引发出来的方方面面的问题,一下子全部浮出台面,北京当局慢慢意识到了:主办奥运,实在不好玩,而且十分棘手,从前可以极力掩盖的、见不得人的内部丑闻,很可能因为这次举办奥运,在世界舞台上成为一次彻底的“见光死”。但是形势已迫在眉睫,中共当局现在成了过河卒子,硬着头皮也只好往前闯,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降低风险,尽量不出纰漏。2007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地公安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这就是“11类 43种”黑名单产生的缘由。

朋友忍不住追问,究竟是哪11类人引起中共如此的忌讳和恐慌,必得逐出奥运大门之外,才能安心办活动?我们摊开来,逐一细数:

“境内外敌对组织与份子”、“法轮功及28种邪教组织”、“境内外非法宗教组织与传播者”、“藏独、台独等民族分裂份子”、“坚持反共立场的传媒人员”、“具颠覆性的非政府组织”、“对党严重不满的上访民众”、“司法机关立案的侦察人员”、“被假释或保外就医的所外执行人员”、“暴力组织的恐怖份子与亲属”与 “利用互联网煽动对党不满的非法组织成员”。

谁不在“11类43种”人中?

我们发现,上述11类人中,除少数早被定性打入了特殊防范与迫害对象的,如“法轮功学员”、“藏独、台独等民族分裂份子”之外,其他像“敌对份子”、“非法组织成员”等,其所谓“非法” 或“敌对”的定义,用中共的尺度来衡量、来诠释,几乎可以一网打尽所有各个阶层的人,随便任何一个人,不想对号入座都很困难;换句话说,谁都可能是那 “11类43种人”当中的一员,他高兴贴谁标签就贴谁,想贴哪一个标签就贴哪一个,由其认定的,谁也百口莫辩。

朋友说,她喜欢到大陆旅游,但实在不认同中共体制,心里还很同情法轮功,支持他们争取信仰自由,那么按照中共的分类,她岂不也是“敌对份子”?奥运期间不能涉足北京了吗?如果她去了北京,是不是也随时要被盯梢、跟监?像她这样有独立思想和判断的人,多得无所不在,中共官方人员要随时对每一个来访者进行过滤,时时刻刻保持高度警戒,22天神经紧绷下来,恐怕没人惹事端,它自己先垮了,这就是中共矛盾与痛苦之所在。

是中共必须摊牌、缴械的时候了

中共官员心中有多少的“假想敌”,就表示他们内心的恐惧、疑虑有多深重,几乎到了“人人为敌”的地步,所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都不足以形容。最荒谬可笑的是,就在这种惊疑恐惧的心理作用下,它没想到不小心把自己也列进了“11类”黑名单中,这个集天下各种恐怖组织与残暴手段于一身的恐怖政权,恰好就是它原本极力要防堵的对象;若依照中共设限的规矩来办事,地主国全体共产党员的高官权贵大老以及一向代行恐怖任务加害善良百姓的公安警察、司法人员与曾经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疗单位,全可归在“恐怖份子”这一类目上,都应该全部退出奥运场外,甚至被逐出北京,好让与会各国贵宾和运动选手,能在没有被监视的后顾之忧下,安心顺利的完成比赛。

显然中共算计过头,为了保障一个在全球舞台上光荣露脸的机会,却采用了一个最愚蠢的“树敌”方法,糊涂到“作贼的喊起了捉贼”,成为“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一桩历史性笑话。

在未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共当局要面对波涛汹涌的退党大潮、逐步升高的群众抗争事件、奥运人权圣火的传递效应,内部日益白热化的权力斗争……等等数不清的麻烦,内忧外患,交相逼迫,重重考验,横梗在前,痛苦指数与日俱增,过去使惯了的那一大套整人手段已经失灵,看来是到了中共必须摊牌、缴械的时候了。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