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區
 
鳴匯
 
2007-8-3
 
【人民報消息】曾碰到過很多這樣的中國人,談起敏感的政治問題,談起中共的問題,他們就說:“你做什麼都可以,但最好不要涉及意識形態問題。”在現代中國,人們對“意識形態”一詞差不多到了談虎色變的程度。許多人都不敢談及“意識形態”問題。

為什麼人們不敢談及“意識形態”呢?是因為這個詞被中共強加了很重很重的暴力與恐怖的背景在裏面。人們一聽到這個詞,馬上就聯想到有可能被中共迫害,馬上就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怖,所以為了明哲保身,人們乾脆就對“意識形態”一詞退避三舍了。

其實“意識形態”一詞是很普通的名詞。“意識”是人人都有的,是凡生命都有的,沒有意識還是人嗎?還是生命嗎?“意識形態”也不過就是人的意識的各種形態,各種特點,如此而已。這不是很普通的名詞嗎?

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意識、性格,人與人的意識形態都不同,一個民族與另一個民族的意識形態也不同,古代的意識形態與現代的意識形態也都不同,這不是很正常的現象嗎?

為什麼不敢談意識形態呢?人是身心一體的生命,除了身體,更主要是人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有意識,這是人最豐富的一面,是人最值得談的一面,是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所以人其實最應該談的就是精神生活,而不是物質生活,也就是說,人最應該思考和談論的就是意識形態。

中共為什麼把“意識形態”列為禁區?為什麼對於敢於談論“意識形態”的人要橫加迫害呢?從中國的“意識形態” 一詞可以最清楚的看出中共的“話語霸權”,就是只允許中共自己談意識形態,而不允許老百姓談意識形態;只允許中共自己談政治,不允許老百姓談政治;只允許自己掌握一切大小權力,不允許老百姓有自由思考的權利。“意識形態”本來是思想方面的名詞,在中共社會裏卻變成了一種思想控制和暴政迫害的代名詞。

中共這樣做,實質就是壓制人們的思想,使人們的真正思想和意識死亡,而只允許中共向人們頭腦中灌輸的“黨性”才有存活的空間。也就是通過把“意識形態”一詞暴力化與恐怖化,達到消滅人們的真正自主意識和本性、放縱它向人們頭腦中灌輸的“黨意識”的目地。

古人雲:“哀莫大於心死。”其實在中共多年的各種迫害和恐怖下,很多中國人的心已經死了大半了。這是事實!作為中國人,有很多東西是不能去想不敢去想的,想了就會招來災禍和被迫害。久而久之,中國人也就習慣於不用自己的意識與思想了,而只會使用“黨”灌輸的那一套思想意識去生活了。許多人,差不多變成了中共可以如意操縱的工具了。

可悲的是,很多人還不自覺這一點,還以為自己挺有主見的。殊不知他的自以為是正是“黨”長期精心灌輸給人的那一套。蘇東坡寫的詩很有道理啊:“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中國人到外國生活一個時期之後,才能真正認識到中國人與國際社會正常的人們在意識形態上的差異是如此之大,才能真正認識到自己是中了中共的毒了。

中國人再這樣下去,必然會全部“心死”。是的,中共為了顯示中國人有“自由”,於是“搞活經濟”、“開放市場”、放縱人們的物質欲望,放縱人們的色情欲望,在這些方面中國人的“自由”都要遠遠超過國際社會了。中國人自己講“男的搞活,女的開放”,“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那些自以為有主見有思想的中國人,自以為中國很自由、很幸福的中國人,多數是因為在欲望放縱上確實比國際社會有更大的“自由”,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其實這一切都在中共的精心謀算之中。它要扼殺人性,放縱人的魔性,於是它設定了“意識形態”禁區,只允許人們談吃喝玩樂、風花雪月、發財致富,同時它又“開放”人的道德規範,使人可以為所欲為──只要不談“意識形態”,只要不談“政治”,不談是非對錯,什麼都“自由”,什麼都可以幹。

中國人,真應該好好想一想,為什麼一個普普通通的名詞竟變成了人們思想與言談的禁區?

什麼才是真正的自我?怎麼才能活出“真我的風采”?不敢談、不敢想,是不是就是自己壓制自己的思想?這不正是專制者所最希望的嗎?

對精神生活的禁錮和麻木,就好比思想上的“自殺”和對生命的放棄。

中國人要想走向新生,首先必須復活自己那被扼殺的思想意識。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