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
 
鸣汇
 
2007-8-3
 
【人民报消息】曾碰到过很多这样的中国人,谈起敏感的政治问题,谈起中共的问题,他们就说:“你做什么都可以,但最好不要涉及意识形态问题。”在现代中国,人们对“意识形态”一词差不多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许多人都不敢谈及“意识形态”问题。

为什么人们不敢谈及“意识形态”呢?是因为这个词被中共强加了很重很重的暴力与恐怖的背景在里面。人们一听到这个词,马上就联想到有可能被中共迫害,马上就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怖,所以为了明哲保身,人们干脆就对“意识形态”一词退避三舍了。

其实“意识形态”一词是很普通的名词。“意识”是人人都有的,是凡生命都有的,没有意识还是人吗?还是生命吗?“意识形态”也不过就是人的意识的各种形态,各种特点,如此而已。这不是很普通的名词吗?

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意识、性格,人与人的意识形态都不同,一个民族与另一个民族的意识形态也不同,古代的意识形态与现代的意识形态也都不同,这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

为什么不敢谈意识形态呢?人是身心一体的生命,除了身体,更主要是人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有意识,这是人最丰富的一面,是人最值得谈的一面,是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所以人其实最应该谈的就是精神生活,而不是物质生活,也就是说,人最应该思考和谈论的就是意识形态。

中共为什么把“意识形态”列为禁区?为什么对于敢于谈论“意识形态”的人要横加迫害呢?从中国的“意识形态” 一词可以最清楚的看出中共的“话语霸权”,就是只允许中共自己谈意识形态,而不允许老百姓谈意识形态;只允许中共自己谈政治,不允许老百姓谈政治;只允许自己掌握一切大小权力,不允许老百姓有自由思考的权利。“意识形态”本来是思想方面的名词,在中共社会里却变成了一种思想控制和暴政迫害的代名词。

中共这样做,实质就是压制人们的思想,使人们的真正思想和意识死亡,而只允许中共向人们头脑中灌输的“党性”才有存活的空间。也就是通过把“意识形态”一词暴力化与恐怖化,达到消灭人们的真正自主意识和本性、放纵它向人们头脑中灌输的“党意识”的目地。

古人云:“哀莫大于心死。”其实在中共多年的各种迫害和恐怖下,很多中国人的心已经死了大半了。这是事实!作为中国人,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去想不敢去想的,想了就会招来灾祸和被迫害。久而久之,中国人也就习惯于不用自己的意识与思想了,而只会使用“党”灌输的那一套思想意识去生活了。许多人,差不多变成了中共可以如意操纵的工具了。

可悲的是,很多人还不自觉这一点,还以为自己挺有主见的。殊不知他的自以为是正是“党”长期精心灌输给人的那一套。苏东坡写的诗很有道理啊:“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中国人到外国生活一个时期之后,才能真正认识到中国人与国际社会正常的人们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是如此之大,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是中了中共的毒了。

中国人再这样下去,必然会全部“心死”。是的,中共为了显示中国人有“自由”,于是“搞活经济”、“开放市场”、放纵人们的物质欲望,放纵人们的色情欲望,在这些方面中国人的“自由”都要远远超过国际社会了。中国人自己讲“男的搞活,女的开放”,“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那些自以为有主见有思想的中国人,自以为中国很自由、很幸福的中国人,多数是因为在欲望放纵上确实比国际社会有更大的“自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其实这一切都在中共的精心谋算之中。它要扼杀人性,放纵人的魔性,于是它设定了“意识形态”禁区,只允许人们谈吃喝玩乐、风花雪月、发财致富,同时它又“开放”人的道德规范,使人可以为所欲为──只要不谈“意识形态”,只要不谈“政治”,不谈是非对错,什么都“自由”,什么都可以干。

中国人,真应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名词竟变成了人们思想与言谈的禁区?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我?怎么才能活出“真我的风采”?不敢谈、不敢想,是不是就是自己压制自己的思想?这不正是专制者所最希望的吗?

对精神生活的禁锢和麻木,就好比思想上的“自杀”和对生命的放弃。

中国人要想走向新生,首先必须复活自己那被扼杀的思想意识。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