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别具特色的一道风景(多图)
 
————法拉盛退党服务中心的故事点滴
 
2007-8-29
 

笑容洋溢的“法拉盛退党服务中心”几位志工。

【人民报消息】在纽约第二大华人聚集区的法拉盛,几乎人人都要经过的缅街和凯西娜大街交界处的图书馆前,从2005年开始,那里出现了一个别具特色的风光点——法拉盛退党服务中心。

大纪元记者袁韵琦8月29日纽约报导,一周七天,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六点,资料点的志愿者中有年长者,也有年轻的专业人士,为来来往往的观光客和当地华人们解答疑问,热情的提供和传递各种资料。

最醒目的是平放在地上的几十幅巨大彩色图片,图片多为中共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和迫害法轮功等历史经典图片和说明文字,整齐制作的蓝色沙袋压住每幅照片,共同构成一片令人驻足的独特风景。

不论寒来暑往,还是刮风下雪,他们这样坚持到底为什么?人来人往,面对的目光里有的不都是理解,他们这样坚持到底是因为什么?也许透过以下几位志工的感言与经历,会帮助人们了解那些也许与你我原本息息相关的一切。


平放在地上的几十幅巨大彩色图片,图片多为中共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和迫害法轮功等历史经典图片和说明文字,整齐制作的蓝色沙袋压住每幅照片,共同构成一片令人驻足的美丽风景。

香港人:退出中共,就是爱中国

来自香港的陈明表示:“中共不是中国传统文化,退出中共,就是爱中国,共产党是危害中国的,从文化到道德,彻底的破坏中国,像纸包子、毒品等,我们希望让世界知道,这不是中国人的错,是中共这几十年的邪恶统治造成的。”

当问到在摆放这些展板时,是否有人出言不逊时,陈明说:“没有人敢骂我,因为我做的是很正的事”。他说其实打心底没有几个人喜欢中共:“香港人民很多人为逃离共产党,跑到美国来,目前在香港的人,有些为了利益,昧着良心讲假话,真实的心是因为怕共产党。”

五十多岁的李婉贞也是从香港来的,她说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人退出中共时,我会告诉他:“你入党时是要宣誓的,要为XX主义奋斗终生。那时邪灵就开始附在人身上,退出来就摆脱它的控制了,就有一个好的未来。”

也有的人会问:“我自己也没干坏事,共产党灭不灭与我有什么关系?”,李婉贞说她是这样想的:“中共就像一个人身体上的癌细胞,当一个人得了癌症要死时并非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坏了。但当这个人死亡时,他身上的好细胞同样会跟着死亡。所以我们让人们退出就是把这些个好细胞从行将死亡的机体中解救出来。”

“我们希望停止迫害,停止中共对所有中国人的侵害,让人知道真相,就办起这个退党展览。为了救人,我们自己已经得救了,希望他人得救。”

“还有人问我哪里来的钱印这些资料?都是捐钱集少成多的,我们是自费印刷,自愿义务派发资料,为了让人了解真相,为了救人。”

图书馆和警察的配合

李婉贞说:“我们就是摆图片发资料,影响还挺大的,听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中领馆的人有时打电话到图书馆表示不满,或者跟警察说我们的不是,这样警察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就要专程出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当我们告诉警察我们展板上的内容,翻译给他们听,比如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屠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图片说明,他们就让我们继续摆图片和发资料了,现在我们摆图片和小桌是警察许可指定我们摆放的,警察还特意告诉我们该怎样摆,又不影响行人走道,又可以多摆一些图片。”一般警察上班不接资料,最近有几位警察在下班时,过来看看,送给他们的资料,他们就放在口袋里了。

“资料每天搬运需要一两个小时,是一对夫妇捐出来的车运送的,是一对先生来自香港,太太来自台湾,他们每天接送,毫无怨言。我们好感谢他们。”

“我们值班一共三班倒,每班是三个小时,从早上十点,到下午六点多,几乎没有间断过。下雨天就不能摆,下小雪时,我们还会照样来,雪真的下大后,我们就收起来。天冷时难过,其实天热时,更难过,就像现在夏天,阳光晒得很厉害时,我们的胳膊晒的通红,要蜕皮,有的胳膊还被晒得起红包。每来一次,再来时对意志都是严重考验,不过,我们真的都坚持下来了。”


女士为两三年来一直守护这个景点的来自香港的李琬贞。


过往的人们

李婉贞说不时有行人会停下来问我们:“这些事是真的吗?”不少大陆来的人,尤其是上年纪的看过后就默默离开,他们的表情告诉我们,他们知道这些照片和迫害的事实是真的。

“两月前,一位中国南方口音的男士30多岁,领了一儿一女,看过这些图片和资料后,就表示要用真名退出“共党”组织,他很坚定的说:“我就用真名退”。

当时,在旁边玩的他的六岁的大儿子一时看不到了,我们在那里的朋友都帮他找,连一个西人朋友都打电话找警察,帮他找儿子,不一会就找到了,他再三谢我们,后来还专门回来又表示感谢,说“现在很少有你们这么好的人了。这个世道,这样的好人很少见了,你们做得很好,坚持下去。”

去年天很冷时,一个美国西人,还拄着拐杖,送了几次奶茶给我喝,在一边的华人也在讲:“坏的是共产党,你们真了不起。”

台湾人民辛苦这么多年,不可能把这些交给共产党

博大纽约分公司经理史荣丰从台湾移民来美,911纽约双厦被炸后,正在读大学的二儿子立志参加军队卫国,出征伊拉克前线,2005年正式成为海陆战队军官。大儿子受弟弟影响也走上从军之路。

“我是有正义感的,九评出来后,更感到共产党本来就没有人道,迫害法轮功和中国人民这么多年了,当帮助传播这些时,我会义无返顾。”

史荣丰说:“在九评退党点,最多被问的是“你们有没有拿钱?”也有朋友问:“你打两份工?”我说:“这是做义工,我还要赶去上班。虽然被问多次,也不用着急,就好好的告诉他们。””“有时我也很累,考虑花去的时间,考虑自己要花费的汽油钱,但慢慢就平静了,目前我等于把车子捐出去了,停在那里,以应他们不时之需。”

“台湾、香港的命运与中国大陆的命运息息相关,从来自大陆的朋友接触,了解到中共当政以来对待自己的同胞,没有人性,没有良心。共产党统治大陆几十年,仍然没有人性,仍然暴力对待自己的人民”。

“我们在维护台湾主权时,意识到共产党不能存在,它存在,人民就没有好过的一天,台湾人民辛苦这么多年,走出了民主的路,不可能把这些交给共产党,我完全不信任共产党对台湾民主自由能有什么帮助,我自了解九评后,完全支持传播九评的事情。让大家知道共产党的真面目,让大家的良知去选择。”

大学教师张松林的见证

张松林于1983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在首都医科大学任教10年,后在北京的一家美国公司工作七年。2000年1月,因修炼法轮功,中共当局强迫公司老板把张松林开除。

1995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张松林说:“和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通过修炼,我的身体得到康复,困扰我几年的严重心脏病好了。心灵得到净化,知道如何做一个好人了。”

“但是,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那天起,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从此受尽了迫害。在过去的7年多里,我多次被抓,3次被长期关押。为躲避邪恶的再次抓捕,我于今年3月来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被迫离开了心爱的妻子和女儿,离开了我热爱的那片土地。”

在自由的天空下

“虽然跟家人分开,但感受到自由的空气,能够自由的炼功,还是很大的欣慰。”得到了自由,张松林想得更多的是那些因中共的毒害而思想上并不自由的人们。

“我现在每周三和周末不用上班,我就到九评点来,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是自愿的,目的就是揭露中共破坏中国人民以及正在残酷迫害中国法轮功的真相,使世人明白真相。能真正摆脱中共的束缚,精神控制,才有自己真正的未来。”

张松林说他遇到一位架着双拐的老华侨表示:“非常感谢大纪元,这是世界上唯一敢讲真话的报纸。真的谢谢你们”。

张松林回忆经历的故事时还提到:“我还看到一位藏族模样的官员,当他听完我讲的,他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说:“你是党员吗?”他答:“是”“你可能不光是党员,可能还是书记之类的,”他惊讶的说:“是,是”,“那你也是信佛的,难道是佛要人来入党的吗?,中共对藏族的迫害,你难道不知道吗?”他点头,“那你还不退吗?”他说:“我退”,我看他中文不那么好,就帮他起了一个藏文名字“吉祥如意”,他说还有朋友就是没有一起来,我就把资料给他,让藏族同胞们一起了解,一起退,他说:“好”。

常听到的问题

张松林说,常常有回应他的问题有:“我已不是党、团、队员了,出国了或年龄都这么大了,早就不是了,不需要退了。”他说:“我为什么要退出呢,当初,我们入团时是宣过誓的,举手宣誓:“为XXX奋斗终生。”是恶党要把我捆在一起,那我既然心里不想,为什么不有所行动,为自己留下一个清白的记录,没有行动,谁知道我的真实意愿是什么呢?”

张松林继续讲下去:“今天的德国,当年谁曾为纳粹或前东德秘密警察效力,一旦真实身份曝光,社会名誉与地位顿时荡然无存,甚至是那些已身居要津的政治人物,这些不都是今天中国人参照的样板吗?中国人民已经有2300万退出这个组织,每天持续三万多人退出,更多退出的人把声明贴在电线杆上,退党中心还没办法统计的太多了,等看到中共彻底解体时退,为什么不在这时声明退出更清白呢,,更令人尊敬呢?”

发自生命深处的喜悦

张松林说一两个月前,有两个中学生路过他们那里,看完资料非常震惊,他们说是上海学生来这里旅游,想不到能有这些事情在中国发生,当即表示:“我们马上退团”。

“当他们说那些话,写下名字时,我眼泪禁不住流出来,明显感到好像天女在散花,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讲到这里时,陈松林的眼里已经含着泪,那一刻,令人感受到那种穿透心灵的力量,注视他的眼睛,那静静的泪水仿佛可以把一切苦痛默默的溶解,不自觉我的眼睛也湿润了;那一刻,我感受到引发我心底深处的一种感动,那是一种热忱,一种历经多少沧桑苦难也消磨不去的热忱,那是为了别人好可以不计代价的热忱。

张松林说:“看到生命的觉醒,那种喜悦不是表面的欢喜,是一种心底深处的喜悦。那种发自生命深处的为他高兴的喜悦。”


大学教师张松林。

帮助亲友的方式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任李大勇说:“从最近在中国贵州省发现的有两亿七千万年历史的“中国共产党亡”的巨石,到刚刚在美国华盛顿落成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从欧洲议会通过的谴责共产主义罪行的决议报告,到全球已经开始的呼吁举办奥运与中共人权迫害不能共存的“人权圣火”接力。从2004年“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到在美国国会山的国会议员对九评引发的退党浪潮的讨论;从遍及中国各地贴出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标语,到今天蓬勃发展的2400万退党浪潮,一幅天灭中共的巨幅画卷已经横空展开。天人合一,在这里“天意”和“民心”是如此的合一。”

“我们在海外帮助亲友的最好方式是亲友认清中共邪恶,了解九评,帮助他们化名或笔名三退。”李婉贞说。

笔者后记

来纽约一年多,应该说经常在法拉盛看到这个资料点和他们,或是因为有要赶赴的新闻活动,或是因为有别的计划,多次匆匆而过,未曾有机会深入了解他们。

不曾想动心与他们交谈后,不到两个小时竟让我让我感怀至深,回味许久,多少烦恼、焦躁、不安在与他们的交谈中烟消云散。坚持就是力量,我对自己更有信心,阳光更明媚,云彩更舒展,因为心灵的一种净化,这个资料点在我的心里大了起来。

纽约世界大都会,很多很多风景点,令人流连忘返。当世界走过这个特殊历史时期后,也许我们会对这个由华人组成的资料风景点有更多的敬意,就像德国人民要保留柏林墙的记忆一样,那已成为世界著名的观光名迹。

世界上轰轰烈烈的激昂豪情,热闹非凡的群英聚会,都会留给人难忘的一幕。而随时间的流逝,哪怕承担着压力和误解,仍不离不弃,多年如一日的坚持,却日久弥深把真诚和感动留在人们的心里。在此,我希望把心中的感动写下来,留下来。

如果当世界告别共产极权时,人们回顾之前想像中的轰轰烈烈时,也许会意识到:正是像他们讲出的经历中这些普普通通、平淡从容的人与事,奠定了那样的一切。

也希望读到此的您,日后会停下匆匆的脚步,在这个风景点看看那些资料,听听他们所讲的故事。

退党服务中心网站:http://tuidang.net/cn/,发表三退声明的其他途径:
  (1)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美国热线电话:
  1-416-361-98951-888-892-8757
  1-866-697-65701-702-873-1734
  1-604-288-15591-514-342-1023
  海外官员退党热线1-818-338-2883
  (3)传真:
  1-702-248-05991-301-916-2364
  1-510-372-01761-201-625-6301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参赛就将有大福气降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