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恐吓退党民众(多图)
 
————中共驻港机构加紧胁迫香港声援退党人士
 
2007-8-30
 

香港每月都有举行声援退党游行,参加退党活动的民主人士成为中共密切统战的对象。

【人民报消息】“我迟早都会爆料,因为我心里有压力。共产党一天存在,他们不断搜集资料,他们都不会放过你。它自己都说,如果两岸局势有问题,一个都逃不掉,我都担心自己有危险,家里人有危险……共产党只要一天执政,我们都不会安宁,因为它的本质就是邪恶的。只有中共消灭了,我们才会有好日子过。我会站出来作证,我希望中共快点灭亡。”--阿祥

大纪元记者张明香港报导,阿祥(化名),在香港很多民主活动和游行队伍中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同时他也经常参加由香港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时报举办的声援中国大陆民众的退党活动。过去几年,中联办有和他接触,打听一些台湾背景的香港人的情况。最近,他频频接到中联办的电话,约他吃饭,要他透露参加退党活动人士的个人资料,期间更以他家人作要胁。近日,阿祥忍不住内心压力,在良知驱使下,向记者讲述了中联办和他约谈的情况,他说中联办称要对经常参加退党活动的国父孙中山先生后人孙斌“像何俊仁一样对待”,更透露民主党主席兼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是因为抗议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支持中国大陆的维权行动而遭到暴徒袭击。

阿祥,因为父亲是国民党党员,从小就入读在香港的台资学校,毕业后在香港某机构工作。在读书和工作期间,阿祥曾参加几次由中联办(当时的新华社)和某中心举办的赴大陆考察团,赴上海、广州、北京等地观光考察,由现任中联办台湾事务局副部长何志明带队。

十多年后,何志明打电话给他,约他吃饭:“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年我带你去国内考察的。”


阿祥说,中共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退党巨潮和法轮功。图为本月26日举行的声援2,500万人退党游行。


考察团列监控名单

阿祥奇怪对方怎么会有他的电话,而且对他印象这么清楚。后来忆述自己的确参加过赴大陆的考察团。因为团费非常便宜,只要几百元,所以去过几次。

阿祥表示,这类考察团接待规格都非常高,名单要经过中共科委、港澳办等部门批准,考察团名为“宣扬爱国主义思想,宣扬科普教育,推广新闻和学术的自由交流”,实质是中共洗脑和统战方法之一。

比如考察团去到上海,是由上海市长接见他们;参观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等,都是由校长接待,给你感觉非常受到重视,好像受到国宾的礼遇。但言语中就是希望听的人忘记中共的丑恶。

阿祥说:“一去到,上海市长就把上海蓝图告诉我们,说我们有很多的困难,我们担心人民会造反,很难管理。我希望你们能够改变你们的思想,能够醒觉,不要听外面的人说我们共产党怎么屠杀自己的人民,这些过去就过去了,我们现在有很大的改变,希望你们不要带着这些旧的认识。”

不知不觉中被洗脑

考察团也会安排他们去看民间的地方,包括胡同、居委会等等。阿祥说:“给你感觉很真,不是只安排好的给你看,给你感觉他们真的想搞好国家。他们又说,中国现在多强大,奥运金牌都超过苏联、美国了,他们还强调,以后中国会独霸世界。”

而考察的大学也是对他们大开绿灯,声称只要他们愿意,什么学校都可以,学费也可以优惠:“总之就是一句话,欢迎他们放下成见,回去读书。”

一路走下来,阿祥说,很多人就对中共印象改观,因为看到的内容全是中共安排的。但这类考察团报名需要通过学校、单位去申请,填写非常详细的个人资料,包括身份证号码、住址、曾就读学校,甚至连父母的名字都需要填写。他怀疑自己因为曾经参加过这个团体,而被中联办列入监控名单之内。(待续)


目前退出中共、共青团及少先队的2,500多万人当中,包括中共军方的军官及官员。

吃饭为名 搜集资料

阿祥首次和中联办官员吃饭,是在3年前,现任中联办台湾事务局副部长何志明带他到港岛区一个麻雀馆里,其后其副手——中联办台湾事务部副处长黎宪华也到场,两人表示要和阿祥做朋友:“我们都是打份工,你当我普通朋友。你喜不喜欢打麻雀,如果你适合打,我们就经常来这里打麻雀,大家做朋友。”

“我不打麻雀,我最恨赌钱!”阿祥拒绝了,对方接着说:“那没有关系,吃饭也行。”

“我觉得他们有录音,什么都要我再讲多一次,虽然他们没有抄写,肯定有录音。”阿祥称,何志明的目的不是吃饭,主要是问阿祥所属机构的情况:“他们很清楚,好像就在你身旁一样,他们两个人掌握了整个台湾组织、反共组织或者右派组织的情况,很多国民党党员在香港的名单都知道。他们可以讲的出来30多年前我读书的学校的党部,甚至小组组长的名都记得清楚。他们主要是想将你的资料全部掌握了之后,就去北京汇报。”

中联办之后不断打电话给阿祥约吃饭,但被阿祥推掉,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找他,去年又找阿祥吃过一次饭,问有没有再和这些团体联系。

“他们很有技巧,扯很多东南西北的东西,引我讲话,然后突然加插一句,谁是你老朋友,最近的情况怎样?我就说,我不认识这些人。”

阿祥发现,每次他们打听的人,隔一段时间,就会遭殃。比如特务问他关于某区议员的情况后,该位区议员不久后就惹上官司,以做假账罪名等被关了几个月。相信中共想打击哪个人时,就会四出搜集对方的“臭史”,将对方置诸死地。


中共镇压法轮功超过8年,不过法轮功不但没有消失,而且还广传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阿祥说,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和退党大潮。



阿祥说,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和退党大潮。

查孙中山后代 欲统战

最近,阿祥在参加一个活动时,再次见到何志明。何志明一见他,就抓住他,再次约他吃饭。

“这次他们主要问孙斌的情况。”孙斌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侄孙,在文化大革命时曾经遭受中共批斗、电刑、水牢等折磨,受尽苦楚,是香港最早出来支持“九评、退党”活动的民主人士之一。

阿祥说,何志明查问孙斌的家世,是孙中山哪房的后代等等,又称曾经专门派人到孙中山家乡查家世,一定要搞清楚孙斌和孙中山的关系。又向阿祥播放孙斌和孙中山孙女孙穗芳在香港见面的录像:“孙穗芳和孙斌在酒店见面,怎样咬耳仔,怎样揽着哭,他们都有到现场,有录影(在孙斌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

香港警方提供资料给中共

言谈中,他们提到香港警察局提供孙斌所在的社团资料给他们,阿祥就问:“警察局都给资料你们?”何志明说:“我们是通的,你不用管”。

何志明续说,北京很重视孙斌,因为他整天参加大纪元时报的声援退党活动,而且发言都是讲事实:“很难抓到他的痛处……中共领导人都留意他,我们很需要了解这个人。他现在参加大纪元的活动很密切,要查探他和大纪元的人是否熟悉。”

何志明又对阿祥说:“如果证实(孙斌)的确是孙中山后人,你就帮我们约他吃饭,你约比较容易,我们约,怕他不来……希望他接受共产党的合作。合作什么?这个到时候领导会安排,剪剪彩,到时巡回访问一下,普通的官式礼仪。”


孙中山先生侄孙孙斌在本月26日的声援2,500万人退党集会上发言。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遇袭后,被送往医院救治。(民主党提供)

不合作就会像何俊仁

“如果不肯合作的时候……”阿祥追问:“不肯合作又怎样?”

何志明说:“你知道,香港治安不是这样好。鸭嘴帽垒球棍,很难担保(孙斌)老人家的出入安全,很难担保他过马路的安全,到时很多交通意外,老人家过马路又这么慢。我们都很关心他,但我都不想他好像何俊仁那样。”

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议员去年8月在香港岛中环遇袭,遭3至4名凶徒用木棍袭击,头部受重伤,鼻骨被打至折断,事件震惊香港各界和海外,外界有传与其律师事务有关,也有称中共是幕后黑手。其后警方抓捕4男1女,今年初,4名被告承认控罪,称因在公屋申请、综援及工作等问题上寻求何协助未果而引发,但法官质疑案件疑点重重。外界一直相信案件另有内情,真相未明。

承认中共是何案幕后黑手

言语中,何志明带出何俊仁被袭击的原因,他说:“你知道何俊仁被人打成猪头炳,我都不想,但中共你这样反它们,当然中共政府都要做一些事情,不想你们在这里做反共的颠覆基地。不过好彩,你知道我们做事都有分寸,小惩大戒,只是给一个信息给他,你知道他又支持法轮功,搞什么声援人权律师,(反对中共)活摘器官呀,你知个个律师都不肯出头,就只有他一个,你知道我们都不能不做事情。”

何志明继续为这宗袭击案作解释:“你看仁哥(指何俊仁)现在多好,恢复得多好,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去年8月底,何俊仁(右)遇袭后出席声援1,300万人退党活动,与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志德(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 Edward McMillan-Scott)(左)站在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照片前,要求中共立即释放高律师。



去年8月底,声援1,300万人退党集会上,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志德(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中)对于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遭中共拘留和迫害、何俊仁遇袭受伤、法轮功学员在国内遭受群体灭绝性的迫害,表达深切的关注。


中联办摄像北京同步

阿祥说,中联办还打听了参加声援退党活动的另一位民主人士的情况,问他的名字怎么写,经济来源如何,和法轮功关系怎样,有没有和香港法轮佛学会负责人简鸿章吃过饭等等。阿祥推辞说不认识此人,对方就拿出此人在中联办前抗议的照片,对阿祥说:“你不要说不知道。”

“你知道我们中联办6楼有微型摄录机,不怕告诉你,所有到中联办抗议的人,我们全部录影录像,而且现场的情况,同一时间,北京中南海全部直接看得到。
无论前门后门,中间6楼影下来,连多少人都照了下来。很细微的东西,连地下的狗仔都看得到。所以你不要玩我,我们只不过是打工的,你不说,我们都知道。”

阿祥说,何志明还打听大纪元、法轮功在香港的情况。

问候阿祥太太和儿子

接着他们就威胁阿祥,说知道阿祥的太太和儿子都在大陆:“我知道你,你的小朋友在上面,很精灵很可爱,你做爸爸的很开心,你太太很年青,她都经常有上有落,你担不担心她自己中港两地跑会有些问题,你不上去接她,等她自己带着儿子自己过关,我们都有留意他们。你们很幸福的家庭,你应该亲自接她。”

共产党存在无安乐日子

听完上述一番话后,阿祥感到很大的压力,整日都心绪不宁。对于接受传媒访问,阿祥表示自己也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说,中共是非常狡猾的,刚开始几次谈话都没有谈及威胁他家里人,现在是一步一步的威胁他:“我迟早都会爆料,我心里有压力。共产党一天存在,不断搜集资料,他们不会放过你。他自己都说,如果两岸局势有问题,一个都逃不掉,我都担心自己有危险,连家里人都有危险。我很强烈感觉到。不要以为他们不会做事,因为这些资料从头到尾都摆在那里,随时找你,随时找到你……它(中共)就是找警察拉你。”

阿祥并说,中共现在最害怕的就是退党巨潮和法轮功。而从他和中联办见面的经历中,他也听到中联办还找过其他参加声援退党的民主人士,从他们口里套料。

阿祥说,中共在每次声援退党活动现场安插了很多特务,大纪元被袭击前,也有参加声援退党活动的一个怀疑是特务的民主派人士突然向他打听大纪元的地址,也有另外一个特务跟踪大纪元工作人员到大纪元的新办公室。

阿祥最大的心愿是通过自己的经历,希望警惕和他有同样经历的人,以及那些特务,不要再和中联办接触,也站出来揭露中共,因为只有大家一起联合起来,才能抵抗中共的邪恶。

他说:“共产党一天执政,它的本质就是邪恶的。只有中共消灭了,我们才会有好日子过。我不出来作证,始终有危险在那里。我会站出来,我希望中共快点灭亡。”


阿祥说,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和退党大潮。



阿祥说,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和退党大潮。每次在香港的声援退党游行,都吸引大批市民及游客围观拍照,当中不乏中国大陆游客。



阿祥说,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和退党大潮。每次在香港的声援退党游行,都吸引大批市民及游客围观拍照,当中不乏中国大陆游客。


(大纪元图片)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参赛就将有大福气降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