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不扁的玫瑰:“白花女”的血泪人生(六)(七)(图)
 
新莲
 
2007-6-24
 

生命之光。(新莲拍摄)

【人民报消息】(接上)

(六)

世情冷暖苦残躯

由于这台三轮车以及车上的冷藏设备这些买物料的钱,全部都是借来的,当时我的生活已经到了谷底,所以营业的期望就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偏偏我的三轮车大台,我所出入贩卖的延吉街市场摊贩众多,他们将我赶过来赶过去的,走到哪里都说我挡到他们,一再过来恶言恶语将我赶走,我没法子还是东绕西绕的找生意做,警察就来开单了。还记得我跟警察先生说求他高抬贵手,因为我也没有钱可以缴纳罚款,还记得他回答我说∶“那你从大陆来干麻?你先生他不养你,你就不要来台湾啊!那你来干什么?!不养你,你干嘛嫁?没那么多理由啦!我要开单!”

就这样,我每天出去想办法生存,回来哭着想办法入睡,我又劳累又烦恼,又想小孩又伤心,加上先生也不体谅,所以醒的时候生活在噩梦里,入睡以后更是身处于噩梦中;前后超过两个月时间,没有一天作生意不被骂、不被赶,也没有一天不哭的。后来终于又从我先生经营铁工厂的侄子那里拿到了一台手推车,取代了这个大型的三轮车,从此不必再被车子割到脚或是踩踏到腿受伤,然而我却必须要开始靠双手推动车辆跟一路步行的方式来工作了。

由于身体过度劳累,我推车的双肩渐渐有些不听使唤,我肩膀痛,没办法弯,加上腰痛,先前做月子没做好的后遗症也爆发出来,甚至也愈来愈常头痛,每次一痛就像有电流在我脑袋碰碰跳的电击一下又一下这样,当然还有那跟了我一辈子的生理痛(生育之后也只有稍微好一点而已),真的是没有一天好过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个孩子也接回来了,但是年幼的她们已经不认得妈妈了,我的眼泪与心疼不算什么,只是千万不要让我再凄惨到又要到处去跟人家借钱,这一路追加的工作量与家庭开销,让我无论病的多难过我还是连一百元的挂号费也舍不得花,为了养家我又多接了直销来做,一块钱两块钱的省,甚至常常累到站着做事也能打瞌睡,可是经济拮据的我们还是面临了再不缴房贷就要被法院拍卖房屋的局面。

何苦生存问苍天

经过先生同意我紧急将先生的房屋过户到先生的姐姐名下,当作她借给我们一、二十万房贷现金的抵押,说好日后我将每月还她本利,这个负担我来扛。这时我身上背负着家庭所有开销,却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孩子哭闹给我压力、先生暴躁给我苦痛,吃饭有问题、看病没有钱,我需要的感情没有任何慰藉,甚至于没有耐性也不喜欢负责任的先生还会三不五时的出手打孩子,我活的好累好累。有时走路走一走,我就会眼前发黑突然有要昏倒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低血压还是贫血,但那又如何呢?我早已不在乎我是在做牛还是在做马了,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情丝牵连着我,我早就放弃生命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一个机会,此时我有了自己固定的摊位,让我显然已经不行的身体,不用再推车了!更幸运的是,在那之后不久,有人到我卖豆花的市街发“奇怪的”资料,我好奇的拿了一份大纪元时报,我看那位发资料的朋友脸上有斑点,于是便想顺便为我的直销产品做广告,可是那位女士笑笑跟我说∶“不要紧的,这个炼功会好!”我想说炼什么功会这样奇怪,还是劝她要用我的产品比较好,她很热诚的跟我说∶“炼法轮功啊,你看这报纸上有介绍。”我真的看了那篇报导,一个人吸毒、嗑药、喝酒、打架,结果他学了法轮功,他就重生了?!真的假的?我在想这真是奇怪了!

第二次他们来,我又去拿的那份大纪元时报更离奇了;它上面说有一个学炼法轮功的学员,炼功不久连小儿痲痹造成不良于行的问题都解决了?!而且好像学了这个大家都很快乐?真的有这种可能吗?会有这么好吗?第三次他们再来发资料,我便主动开口问他们说∶“要怎样才能走进去法轮功?”他们跟我说要我去公园炼功点炼功,我说我的时间情况不允许,他们又告诉我说,我可以到书局去买一本《转法轮》看。就这样我这个连一百元挂号费都不肯付的人,真的花了超过挂号费两倍的钱买了那本书回来看,更好笑的是那书局只卖正体字的书,我明明看不懂正体字,我还是想买回家再努力的“猜猜看”,我真的想知道这本书到底是在说什么。

可是稀奇的事发生了,翻开来这本书我竟然不用猜它,所有的正体字我都“自动”看的懂,可以说只要是这本书上的正体字我就看的懂(但是日常生活上遇到的正体字我还要猜),就这样一边看我一边惊呼∶“啊?好好喔,怎么有这么好?”或是“啊?真的吗?真的有这么好?”我心里浮起了一个愿望∶不知道我能不能真的得到这个大法?我一定要找机会去学功!

得遇大法志不退

经过一些时间后我发现,原来看了这本书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因为我真的得到了生命的指引,我确实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法理更“真实”的;想想我这一生,家人是假的、亲情是假的、爱情是假的、钱财是假的、来去的喜悲与梦想全是假的!只有业力轮报跟所求不得是真的,这些才是我实在拥有的人生。而大法的法理却在书中深入浅出的为我一生的痛苦破了迷:“真正的慈悲怎么看呢?如果一个人真的不错,在这一生中他会碰到许许多多的魔难。在这些魔难当中目地是让他还他以前欠的业,抓紧这一生赶快还尽了。有人体的这一生,还完了债你好上天国去,永远享福,所以在常人中他会受苦。那么大家想一想,哪个是真正的慈悲呢?佛看问题和人看问题绝对不是一回事。常人就觉得佛叫人在常人中享福,这就是佛慈悲他了,神慈悲他了。相反呢,他受苦了,他就怨天怨地:哎呀,上帝怎么不管我啦?我是失落的人哪!恰恰上帝在管你,叫你还业,好回去呀,永远回到不生不灭、不往下掉的地方多好啊,那才是真正的慈悲。”

我明白了上天对我生命的美意,了解了为何我得受尽那千辛万苦的遭遇,我知道了我这一生痛苦的原因,也了解了对于人间的情感为何我总是所求不得。那是因为冥冥中有双手祂牵引着我,叫我一次一次的好在痛苦之中消去业力,在危难之中保有生命,这样等到有朝一日机缘成熟,我就能够再见到师父,再见到这部宇宙大法!

我的震撼太大了,恍然大悟的我决心迈向我今生真正的“归乡路”!虽然一开始因为要炼功学法遭到我先生百般刁难,可是得法三个月之后我突然发现,怎么我的生理痛、肩膀痛、腰痛、头痛、浑身酸痛全部不见了,我更意外的发现,随着得到大法,我的运势开了,豆花贩卖的生意上了轨道,让我不做直销反而赚钱了,抵制我的经济因素似乎消失了,我慢慢供应的起两个孩子上托儿所的费用,似乎也勉强还的出每月积欠先生姐姐的房贷本利,还可以多少剩一点点的金额生活。尤其重要的是,我开始尊重起自己,知道人的“生命宝贵”的意义很大,“人身难得”更超过我的想像,我舒缓了眉头、平静了心头、睡稳了枕头,我再也不做恶梦!

只不过,修炼的这条路对我来说阻碍是如此之大,考验是如此之多,每天每天我仍然在努力的与磨难拔河,与所有的限制奋斗。

(七)

动辄得咎为修炼

从知道法轮功教我什么叫做“修炼”开始,我就深深的感到“我走运了”!这是我一生中所遇到最好的一件事情;面对身心的变化,病痛的根除,还有书中展示给我看的广大宇宙与生命的真相,我感动的无以复加;所有不好的、仇恨的、自怨自叹、悲苦、无奈、想去死的观念都失去了它们捆绑我的力量,我的生命真正有了“净化心灵”、“重新再来”的机会,这对如此可悲的我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我第一次觉得我活着是非常值得的!我打定了主意,就算我才智有限、环境不易,或许不能像一般人这样顺利的“修炼”,但是我已经找到了未来的方向,终其一生我至少可以朝向“心灵净化”的目标努力生活,对真正的“生命光明”永不放弃!

然而艰辛的家庭生活仍然继续,先生对我的改变没来由的“怒不可抑”,他对我冷潮热讽,不准我在家里炼功,不准我将大法的书摆出来,也不准出去参加法轮功的任何活动,如果我有任何不从,会使用暴力的他就对幼小无辜的孩子出气!常常我在家中炼功或是读法,一听到这附近有任何开门锁的声音,我都会心悸的跳起来又藏书又藏小孩,精神紧张的怕他发怒我很无奈,看到他还将大法的书丢进厨房或掼在地上,我就跟他说这本书是不能丢的,你会遭报的!隔天马上周身及手臂起红疹的他却说,这是喝酒或食物过敏,与此无关!这样三、两次之后,我看他还是执迷不悟,怕大法书再度受辱,便用塑胶袋将大法的书包好放在衣柜上,当时我流泪心痛到难以形容,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师父,这么好的书却连在我家的立足之地都没有,当时我便下定决心,有一天,我一定要正大光明的将这些书摆出来!

由于先生不准许我炼功,我只好偷偷摸摸的趁他跟孩子的睡眠时间到炼功点去,可是清晨五、六点回来还是被他发现,大吵大闹是免不了的,为此,我横下心不睡觉了,等到他十二点多看完电视进去房间,我半夜一点多出门,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公园中炼功到近四点再小心翼翼的回家(当然白天还要工作),就这样持续了一阵子。可是有一次我出门晚了,回到家天亮被发现了,又被臭骂了一顿!他告诉我说别想他替我看孩子,要去哪里都把孩子带上!

我听他这样说,知道他已经了解到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炼功,所以叫我把孩子带上,这也是进展吧?结果有一天下雨,天气好冷好冷,我因为不能在家炼功,只好把两个孩子放在公园的凉亭,自己也在棚下炼功,可是那时蚊子好多好多,我担心那两个幼儿,只有一点点玩具跟食物,又有那么多的蚊子,可是她们又没有地方躲又不能回家,想到这些我几乎要放弃那天的炼功。然而想不到这样炼完回家,我先生看到冻的发抖又湿又冷的我们母女,却良心发现的告诉我,如果天气不好就在家里炼功吧!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或许因为我没有一天放弃,慢慢的,渐渐的,我可以在家里炼功了。

屡梦指点渡迷津

虽然知道要像师父说的“坚修大法心不动”,但是我先生对我的控制,并不仅止于是这样,婚后一有冲突他就要我滚回娘家,而偏偏他知道我的娘家是我根本归不得的地方;他说我在台湾还没有身分证,像我这种炼法轮功的人落在中共手里就是死路一条!因为他对我是如此的“胜卷在握”,所以他认为我永远也得心甘情愿的为他做牛做马!刚开始我确实是无力反击的,为了小孩我将他的话当“圣旨”,一直到我梦见法轮功的老师后,状况才改变。

情形是有一天我要替孩子洗头,因为孩子稍微大了我无法抱在膝上洗了,便要她自己坐好头低下让我冲水,可是她害怕的一直挣扎不从,而先生讨厌小孩吵闹,开始对我不耐烦的吼叫,要我就把她的头压低,直接把水冲下去!我不知是怎么了,一向对小孩呵护备至的我就紧张又心神恍惚的依言照做了,可是小孩随即就呛到水无法呼吸,又哭又咳的一张脸都胀红了,我心疼又懊悔,当天晚上就梦见师父来了,他只跟我讲了两遍∶“方法不对!方法不对!”便离开了,醒过来的我想,我先生的方法不对,可是我却听从不对的方法,那么师父是在告诉我,要减低我先生对我一切不当的影响,叫我要勇敢起来使用自己的方法,独立走好自己修炼的道路,别叫一个常人这样给影响了?!

于是我将大法的书摆出来了,在修炼中我已经知道什么是我可以失去的(人世间我所凭藉存身的一切),什么是我不能失去的(真理真法大道),所以不再害怕我的先生要挟,也不再被他完全影响,而尽量按照“真、善、忍”的方式抚育孩子了。至于我一再的想跟我先生弘法,却总是被他奚落、批评的体无完肤,还要听他对大法无端的毁谤的这件事,也是在我做了一个清楚的梦后,整个彻底的放下了。

那个梦是这样的;梦中是一个晴天,一个郊外我就坐在路边打坐,坐不多时我看到我先生从前方直直的向我这边走来,在我先生靠近之前我浮了起来,飘在树下的我看到好美丽的两朵粉红色的莲花从树梢垂挂下来,一朵落在我的头上,一朵在我先生浑然不觉的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落在地上了!梦醒后我大概知道我该怎么做了。虽然我就在我先生的面前,修炼这个能让人的生命往高层次提升的大法大道,可是我先生却怎么看都看不见(常人往往眼见为凭,看不到就不相信),我不但因为太在乎他而分心修炼,让莲花都掉了一朵,自己的迟疑跟顾虑还让自己飞不高。

这不也是在告诉我,我一直希望先生得了大法就会对家庭有责任感,对我就会尊重,甚至还会关爱家人,所以我一直觉的我先生得法是对所有人最好的一条路,可是每个人的缘分不同,大法也不是用来圆满我的愿望或是用来改善我的家庭生活而存在的!正因为我心中没有放下这些终生所求的感情执著,他才会抓住我这一生所要的就是“爱”的心理弱点,屡屡把我奚落、要挟、为所欲为,如今我懂了这样莲花落地的教训就是要让我警醒啊!

就像有一回才刚跟先生起完冲突,心神不定的我跑到楼下去搬货,完全忘记厨房在煮珍珠粉圆,等我搬好上来看到整个房间都是烟,险险酿成火灾,而无辜的两个女儿就这样被我搁在家里,我想如果我晚一步回家开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等到一切处理完毕,自责的我不禁坐下来想,为何我老是会被这些冲突动心?一再的让自己身陷其中,痛苦难过?让情感受伤的观念强烈的影响到自己?难道这一生我被“情”字伤害的还不够吗?从小到大我索求、我渴望、我奋斗的不都是为了它吗?我为“情”而生,我为“情”而死!尤其是为了要维护“情”,好多次我没有做到修炼人的标准,一想到此,更是令我懊悔啊!


(待续)


******************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