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的櫥窗背後──上海黨刊爆光中共罪惡規模(多圖)
 
荷雨
 
2007-6-20
 
【人民報消息】提起上海,浮現在人腦海的可能是林立的高樓、光怪陸離的夜生活、人頭攢動的證交所……上海儼然成為中共向世界展示“舉世矚目成就”的櫥窗。然而,上海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出版的《上海支部生活》第十二期題為《依法打擊×教活動,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文章,卻讓人看到在那光鮮的現代櫥窗背後掩藏的黑暗的真實。

在中共的信息封鎖下,相當比例的世人常將對法輪功的慘烈迫害歸咎於部份中共基層執法人員的素質低下,認為那只是發生在偏遠地區的局部案例,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性、普遍性和系統性還缺乏認識。從《依》文總結的上海市二零零六年同法輪功“鬥爭”的“成績與經驗”中,當局對民眾的欺騙、對憲法和人權的公然踐踏昭然若揭,人們也可管中窺豹地對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整體策略、措施和現狀有所了解,認清誰才是破壞社會和諧與穩定的真正因素。

根據《依》文,上海“打擊”法輪功的系統框圖如下:




一、迫害法輪功的系統性與非法性

從上圖可見,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是通過“六一零”機構來操控、實施的。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中共前獨裁者江氏的直接命令下,中共中央成立了“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代號“六一零”),層層下設“六一零”辦公室至最基層。江氏鏟除法輪功的“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密令,就由“六一零”層層下達,並脅迫各級黨政職能機構落實。“六一零”是類似於納粹“蓋世太保”的特務機構,為掩人耳目,後更名為“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

在上海,在市委“防×辦”之下,又組建了市、區、縣、街道(鎮)反×教協會,設立了基層專職幹部,除國安、公安、黨政工團婦和居(村)委幹部外,還廣泛發動城管、協管、小區保安、郵政、環衛、綠化、車管等人員參與防控,建立了“群防群治”網絡,將“六一零”的恐怖控制覆蓋、延伸至整個社會。“市防×辦會同相關職能部門建立了鬥爭態勢分析制度,定期向市區縣領導和各部門通報,及時作出相應部署。”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系統性由此可見一斑。

“六一零”機構的設立違反了《憲法》第三十六和第八十九條,也未獲全國人大批准和國務院任命。基層“六一零”的權力在同級政府部門和公檢法之上,直接對上級“六一零”負責,它們被賦予了不受法律制約的特權:無需經司法程序,可以隨意抄家、搜身、抓人、監禁、勞教;無需承擔任何責任的濫施酷刑,可以“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就地火化”。“六一零”是個地地道道的非法恐怖組織。

相反,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原則的佛法修煉,一九九八年以人大委員長喬石為首的老幹部曾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中共至今也未能對法輪功的所謂“×教”的定性找出任何法律依據,法輪功何“邪”之有?中共上海當局堂而皇之的聲稱用這個非法恐怖組織“依法”打擊法輪功“×教活動”豈不荒唐?

那麼,上海當局又是怎樣“依法”打擊法輪功的呢?

二、建立無×教社區——殺人不見血的殘忍

* 全面封堵、防控自由信息

文中如是炫耀二零零六年當局取得的“成績”:“今年僅一到九月,就查獲境外法輪功向我市投寄反動宣傳品近萬餘件”,截獲無數境外電話,還“建立了專門的工作班子,對出境人員加強行前教育,加大查打力度”……。而當局如此明目張膽的侵害公民基本權益的理由竟是防止法輪功宣揚“歪理邪說”。

既是“歪理邪說”,何不讓眼睛“雪亮”的群眾自己去判斷,為何要勞師動眾、花費天文數字的納稅人的錢去嚴密封堵、防控?中共到底怕什麼?

它怕,是因為這場迫害是建立在謊言和暴力基礎之上。中共操縱喉舌媒體編造所謂“天安門自焚”等各式謊言煽動仇恨,從“名譽上搞臭”法輪功,為血腥迫害開路。謊言最怕見光,在造謠的同時,中共也全力封鎖法輪功及其被迫害的真相的傳播:從剝奪憲法賦予公民的最基本權利,堵死法輪功學員的合理上訪、申訴的途徑,到全面封鎖互聯網、檢查攔截境外郵件和電話,再到用仇恨宣傳毒害和利益收買的“群防群治”,整個中國被改造成一座謊言充斥的封閉的全民洗腦場。

* 用輿論和文藝宣傳,散布謊言製造仇恨

然而,當局對給民眾的洗腦效果嚴重缺乏自信,尤其是在法輪功學員理性和平“講真相”的不懈努力下,要把法輪功修煉者原來在民眾心目中的真誠、善良、忍讓、健康、不貪不占、不嫖不賭的印象,抹黑成危及“國家穩定與民族存亡”實在太難,為維持非法鎮壓,當局不惜動用一切資源給民眾反覆洗腦:

“反邪教內容被正式納入市、區、縣黨校教學計劃,市防邪辦還利用黨刊《宣傳通訊》對基層黨組織強化教育”;

繼續延伸“警示教育”:“市文聯藝術團和反×教協會合作創編了反邪教滬劇《情歸中秋》,已演出五十場,觀眾四萬餘人。南匯區創編一臺反×教文藝節目,深入鄉鎮巡演二十五場。奉賢區舉辦為期一月的大型廣場反邪教宣傳文藝演出,使五萬多觀眾受教育;

“各區縣防邪辦培訓基層幹部二萬八千人次,發放反邪教文字宣傳材料二百六十七萬份、宣傳畫二十萬張、書籍二萬三千冊、宣講材料一萬五千份、各類物品一萬二千件,同時還在各電視臺、報刊以廣告形式進行宣傳和發布新聞稿。

“青浦區在華新鎮建立了長期性警示教育展示館,還把反×教教育延伸到全區二十七所外來民工子弟學校。

……

中共欺騙、毒害世人不遺餘力,除在學校教科書中編入所謂的“反×教”內容外,連被邊沿化、從未關心過的外來民工的未成年孩子都不放過。其禍之烈,範圍之廣,出乎人想象。

* 拉全民下水 捲入迫害

當真相被封鎖阻隔、謊言被不斷重覆,民眾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被中共引燃,他們既成為洗腦的受害者,又有相當一部份傳播謊言、推波助瀾,甚至淪為迫害法輪功的幫兇。

上海“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廳轉發市防×辦的《關於本市深入開展平安建設的意見》,將反×教納入平安建設和綜合治理,將創建無×教社區列入各級幹部的檢查考核”,通過全方位的株連和連坐,將法輪功學員所在地區、單位、街道以及參與迫害的有關人員的升降賞罰與迫害“業績”掛鉤,製造仇恨與對立,利誘脅迫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把這場基於獨裁者個人意志發動的對善良民眾的迫害,變成了一場全民運動。

* 保持嚴打態勢 絕不放過一個

我們再來看看上海當局嚴打法輪功的主要“經驗”:

一曰“嚴厲打擊,消除隱患”。上海市公安、安全機關始終保持了對法輪功“嚴厲打擊的態勢。今年以來共破案百余起,……設備百余臺,收繳各類法輪功宣傳品萬余份……”。據不完全統計,僅“六國峰會”期間,當局就以保障“峰會”為由,對上海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監視跟蹤,在一個多月之內,就綁架了近百名學員。

如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在致胡溫的公開信中所說:每每當局或某領導有了不安全的臆症時,為消除恐懼,他們就抓捕一批“敵對勢力”者,“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而今日中國,一年當中,當局心裏感到不恐懼的日子實在沒有幾天,實在沒幾天不在濫捕濫抓。

二謂“教育轉化,不放過一個”。有人說,“你覺的煉功好,修身養性,你在家煉悄悄煉好了,沒人管你。”可現實是行不通的。為實現“無×教社區”的目標,中共當局就要“群防群治”式的“摸底排查”,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就得讓其“從思想上轉化”,如果“頑固不化”,就要“從肉體上消滅”。

中共利用幾十年鎮壓人民的經驗來滅絕法輪功,同時又用大力標榜人權,上海在此方面做的“尤為出色”。可從《依》文中仍不難體會到隱隱殺意,當揭開那些“春風化雨”的“教育挽救”場所的“文明先進”的花團錦簇外衣,撲面而來的卻是邪惡和血腥:


陸幸國
零三年十月,陸幸國,一個年富力強、耿直善良的公認好人,在青浦第三勞教所,被逼“轉化”時,被用毒刑在一小時內活活打死,其遺體面目全非,嘴皮沒了,牙沒了,頸上都是血……;

馬新星九九年下半年曾被徐匯區警察關入精神病院,強迫服食危害精神類藥物。零三年十一月在青浦第三勞教所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放出後不久即含冤去世,年僅四十來歲;

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關在女子監獄的李麗茂,零五年五月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中樞藥物虐殺;葛文新在松江女子監獄遭受非人折磨,零五年六月奄奄一息的她出獄一週後死亡;

在女子勞教所,張英被連續六天高高吊起逼“轉化”,後來又被在飯菜中投放不明藥粉,導致心臟衰竭,行走困難……;


瞿延來
全國奧林匹克化學特等獎及數學一等獎獲得者,上海交大的瞿延來,是師生公認的德才兼備的好青年。就因堅持信仰,於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從被關在提籃橋監獄的第一天起,他就連續近五年絕食絕水抗議非法迫害。獄警用野蠻灌食方式折磨他,故意將塑料管在其胃裏亂戳,導致他胃大出血達四個多月,還陰毒的把他在水泥樓梯上拖上拖下,使其雙腿被磨得鮮血淋漓,露出骨頭……;

……

近八年來,據不完全統計,上海就有幾十個信仰“真善忍”的無辜好人被害致死(經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鎖,已有十一人的致死案情被核實),而致殘致傷、被開除公職學業、取消退休金、家庭破裂、流離失所的更難計其數。而上海市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中共江羅集團在全國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縮影。

*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中共當局口口聲聲說“反邪教”,他們要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往哪“轉化”呢?“什麼時候我看到你們打人、罵人才算真正轉化了”——“被轉化”者必須要展示出說謊、叛賣、凶殘、不仁不義,以證明已完全背叛“真善忍”才能過關。這靈魂的死亡,對一個有良知和尊嚴的人而言,其痛苦甚至超過肉體死亡。“決不放過一個”,昭示出中共滅絕“真善忍”普世原則與人類良知的邪惡意志。

二零零一年八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正式聲明指出:“中共當局企圖以誣陷法輪功殘害生命、破壞家庭來為其國家恐怖行為辯護。我們的調查表明,恰恰是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虐殺而導致其家庭破裂,殘害生命的正是中共極端殘暴的酷刑、精神病院的摧殘、勞改營的奴役……中共企圖以天安門自焚事件誣陷法輪功,而我們得到的錄像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我們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

邪教的典型特徵:漠視和殘害生命、人身與精神控制、用謊言封閉洗腦,中共條條占盡。誰正誰邪不是一目了然嗎?

三、迫害“真善忍”是當今中國社會亂象的根源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上海東方臺報導了上海體育中心的法輪功萬人大煉功,場面祥和、洪大,報導介紹說,在中國法輪功當時就有上億來自社會各階層的修煉者。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奇效,是有目共睹的。一個社會裏,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多了,自然也就和諧穩定了。正是江氏為一己之私,把上億主流社會民眾打為敵人,將他們及家人置於血雨腥風之中,破壞了社會的和諧穩定。

實際上,中共在它先前的通知中說的很直白:“我們與‘法輪功’的鬥爭遠未結束。各級、各部門一定要站在鞏固黨的執政基礎,維護黨的執政地位,絕不能有絲毫麻痹鬆懈。”“穩定壓倒一切”不過是它迫害好人、維護暴政的幌子。滅絕良善的結果絕非黎民百姓的穩定,而是腐敗邪惡勢力的肆意橫行。

由於中共用心險惡的割斷“發展經濟”與維持道德的聯繫,將二者對立起來,部份世人也認同了它“先把經濟搞上去、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歪理,縱容其對正信和道德的踐踏。可“真善忍”是生命應遵循的基本原則,背離道德的經濟發展對人而言是災難而非福祉。

當今的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導致良知和人性的泯滅,“一切向錢看,那管他人死活”都快成座右銘了,貪腐蔓延,娼妓遍地,黑社會猖獗,毒品泛濫,黑心食品、假藥、偽劣物品充斥市場,假話、假文憑、假歷史、坑蒙拐騙造成誠信危機,土地沙化、植被消失、江河斷流、湖泊萎縮毒化、海洋赤潮、空氣污染、水資源枯竭,未成年人奴工黑煤窯、甚至大規模秘密活體摘賣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這種種亂象與邪惡,不正是背離了“真善忍”後的生命在走入絕境的徵兆嗎?

人不治,天治。生命的存在是有標準和要求的,喪失了起碼道德的生命將無以立足於天地之間。法輪大法弟子頑強的反迫害、爭取做好人的權利,也是在為所有人開創一個好的生存環境;他們在危難之中還堅持不懈的告訴世人真相,苦勸世人退出中共相關邪教組織,不是出於政治爭鬥,而是出於慈悲去喚醒、幫助沉迷的心靈脫離險境。二千二百萬中國民眾的三退大潮正是其擺脫中共邪教桎梏、走向新生的覺醒回應。

(明慧網)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