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張圖片!胡江激戰盡在不言中(多圖)
 
蕭良量
 
2007-6-7
 
【人民報消息】6月2日早上宣布黃菊咽氣,5日匆匆火化,遺體告別應該看到遺體,但到現在沒見一個影兒。不管是新華網正式的,還是江氏曾氏使上錢的境外網站,統統沒有圖片。

說是因為胡錦濤6月6日到10日出席G8同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對話會並出訪瑞典,對黃菊的葬禮要一切從簡,這個理由不充份,黃菊5月9日晨咽氣的,既然遺體擱了近一個月了,就不在乎多放幾日,繼續放到6月11日胡錦濤回國後再來個隆重的遺體告別。

中紀委的人說,葬禮從簡和胡錦濤出訪沒有關係,和黃菊本身有問題有關係,黃菊的問題大到應該法辦。上海幫裡挑頭兒折騰的就是他。

現在網上轉載的都是新華網上那兩張大照片,上一張是胡錦濤與黃菊老婆握手,下一張是江澤民與余慧文握手。


2003年的余慧文。
圖片上雖然沒有給黃菊老婆余慧文一個正面照,但就這個側面已經和二OO三年春天的余慧文完全不像一個人了。那時的余慧文有小面首張榮坤陪同,去看望前北京電影制片廠導演潘文展時滿面春風。此時的余慧文好像是彼時余慧文的老媽。

黃菊的遺體告別如此處理,余慧文涉入上海社保基金案不會輕易放過。前幾年上海對於黃菊家屬的為非作歹早就多次以各種形式舉報和上告,但終因江澤民的縱容和保護,反而越發囂張。

如果不是希望得到更多好處,也沒人給余慧文的社保基金投巨款,沒有人給余慧文錢,她也沒有34億元交給張榮坤。上海社保基金案是由黃菊那裏開始發芽的,原因是黃菊四季發情,家裡總發生戰爭,後來老婆和他講條件,給機會讓她做生意,就不管黃菊在外面怎麼亂。

沒有黃菊,誰認識余慧文?沒有黃菊的禍國殃民、荒淫無恥,余慧文也不可能走的這麼遠。

按照中紀委當年的處理意見,最寬容的辦法是讓黃菊2002年十六大上卸去上海市委書記的職務,但是江澤民為了保住自己,反而把黃菊提拔到政治局常委會,黃菊才有了今天的結果。

不少網站刊登了余慧文與胡江握手的圖片,仔細觀察,確實官場風暴盡在不言中。

余慧文與胡錦濤握手的圖片,挺著腰板,身子半側,斜射過去的目光和臉上每一塊肌肉擺放的位置都毫不掩飾自己的怨恨和質問,幹了壞事還要質問別人怎麼回事,胡錦濤自始至終沒有和她對視。

至於余慧文到底打算不打算和胡錦濤握手,在場的人也無從得知,不過從圖片上看,她極可能打算給胡錦濤一個難堪。從胡錦濤左手牢牢抓住她的右前臂,並握住她的右手來看,她握和不握都得握。胡這個動作決不是事先設計好的,只是本能而已。


胡錦濤同黃菊老婆握手的瞬間紀實。

黃菊一家和江澤民的關係非常密切,在余慧文與江澤民的握手姿態和表情上得到肯定的答案。余慧文恭敬的彎下腰,正面對向江澤民,看那握在一起的手就知道她和江澤民的關係「和諧」。余慧文用左手掌扶著江澤民的右臂(對胡錦濤,她左手捏在一起,僅僅大拇指外側挨到胡的衣服),似乎在關切的問:他們對您怎麼樣?又似乎在尋找答案:我們今後怎麼辦?


江澤民要黃菊老婆對抗到底,決不改邪歸正!

江澤民為了這次出鏡,下了大工夫,稀疏的頭頂鬢角又一次栽上頭髮,每一根都價值不菲。上門牙基本都掉了,江幹癟的嘴更象蛤蟆。黃菊在今年3月5日的人大開幕式上,鼻孔張開是因為疼痛所致,而江與余慧文握手時鼻孔也大大的張開,是在告訴她:沒問題,我一定禍國殃民到死!

圖片是非常生動的視覺語言,很多時候比文字語言更準確,這兩張圖片就達到了這個效果。


(人民報首發)

誰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想像不到的大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