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媒體聚焦中共間諜指控和與法輪功對壘(圖)
 
2007-6-20
 

前中國外交官陳用林在加拿大溫哥華舉行新聞發布會。

【人民報消息】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最近來訪加拿大,發出中共在國外騷擾異見人士和展開間諜活動的警告,再次引發世界對中共間諜操作的關注。專家稱,陳先生及其同胞致力於促使中國脫離共產主義的經濟和政治變革,迄今為止是中共政權所面臨的最嚴重挑戰,這也對西方民主政府如何做出回應形成了挑戰。

我們必須支持華裔加拿大人

大紀元記者馮靜、田清綜合6月20日編譯報導,渥太華公民報6月18日刊載專欄作家、多倫多大學曼克(Munk)中心國際研究教授韋斯利•沃克(Wesley Wark)題為“我們必須支持華裔加拿大人”(We must stand up for Chinese Canadians)的文章說,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已作出可信及重要的指控,既北京當局所派間諜已將大陸對異見人士的騷擾和迫害延伸到海外,包括加拿大。

自從澳洲準予避難後, 陳用林攜帶有關中共騷擾異見人士以及參與間諜活動的令人震驚的信息,到其它西方國家旅行。他最近來到加拿大,再此引發對中共在海外進行間諜活動的關注。

文章表示,儘管任何先進國家都會吸引間諜光顧,但陳用林對北京當局企圖騷擾加拿大移民異見人士的指控特別令人焦慮。陳的指控已得到其他脫離中共人士的確認,也與在西方法輪功追隨者報告的經歷一致。中共自從1999年對法輪功宣戰以來,這個政權以難以想像的暴力和殘忍追擊法輪功成員。

陳先生脫離中共後參加和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並成為法輪功的擁護者。在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從共產主義形態中變革轉型過程中,已經出現其他像陳先生這樣的人,而且將來還會更多。陳先生及其同胞的行動迄今為止是中共政權所面臨的最嚴重挑戰。他們的行動也使象加拿大這樣的西方民主政府形成挑戰,因為加拿大政府有義務對陳所指控的中共間諜活動以及延伸海外的鎮壓事實作出反應,但如何作反應和反應到何種程度則是具有挑戰性的。

文章指出,也許有些人認為,哈柏政府政治上公開抗議中共在加拿大情報操作的訊息,是由意識形態所驅動,有害於最重要的經濟利益,但事實是談論中共間諜在加國的活動已是老調常談的政治,不是什麼新論調,當時它所涉及的問題卻是如何保衛加拿大的主權利益。

文章說,最不可容忍的是,中共的間諜活動有很大程度是針對加拿大中國社區的移民,或發展他們為間諜,或經常進行騷擾和威逼。這是無法饒恕的政治干涉形式。

北京當局務必清楚的了解,那些感受到壓力的華裔加拿大人相信加拿大政府站在他們一邊,並能夠尋求政府的保護。加拿大政府可採取一些措施,譬如直接向北京當局抗議,驅逐不受歡迎的“外交”人員,控訴那些不受日內瓦公約保護的北京當局的代理人。

文章認為,最重要的措施也許是促進華裔加拿大人和政府之間的相互理解,從而幫助保護所有社區的弱勢成員免受威逼和騷擾,並為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提供信息資源, 以便密切注視中共的情報操作。

加拿大或許不像陳用林所說,存在1000名中共間諜。但無可置疑的是,中共已首當其沖的成為CSIS反間諜的主要對象。在最近對參議院國家安全和防禦委員會的證詞中,CSIS主任吉姆・傑得(Jim Judd)聲稱,監視中共間諜已占去所有反間諜行動資源的一半。

文章說,當全世界都在聚焦威脅國家安全的恐怖主義時,CSIS打算調查國外的間諜活動, 這對於密切關注中共問題將是一個有益的行動,由於中共在加拿大內推銷自己,CSIS能夠對此提出指控,並可保護加拿大人的權利和自由。

加政治家與情報機構對中共間諜及干預發出警報

環球郵報報導,這位成功的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聲稱澳洲有1000名中國間諜的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來訪加拿大時告訴環球郵報記者,加拿大境內也可能有相同的間諜人數,中共可能採取類似的手段騷擾移居加拿大的異議人士。

報導說,中共把親民主人士、親臺團體、維吾爾和西藏少數民族、以及法輪功視為威脅到它一黨專政的力量。北京要在國內控制這些團體,並把這種控制延伸到國外。

加拿大政治家與情報機構正對中共的間諜及干預發出警報。多倫多星報說,上個月加拿大安全情報局主任傑得告訴參議院說,北京在12個想在加拿大刺探政治與經濟機密的國家中占據首位,而且還說“中共幾乎消耗我們反情報計劃的50%力量。”加拿大安全情報局也指控,北京藉由成立文化機構來傳播訊息,以進行“心靈與心智”之戰。

中國專家、皇后大學政治研究副教授吉爾利(Bruce Gilley)表示:“當中共興起成為世界強權時,它以強權的傳統方式認知自己的利益。它不覺得須遵守遊戲規則。”

他說,在美國,越來越多與中國有關係的人被起訴。上個月,三人被判共謀將美國海軍科技傳給中國。不過陳用林說,最嚴重的問題是中共對其視為敵人的迫害。

多倫多星報報導說,渥太華決定頒贈榮譽市民給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觸怒了中共,又因加拿大公民玉山江(Huseyin Celil)被中共以恐怖份子罪名遭終身監禁,渥太華與中共再起爭執。北京最近指責,渥太華允許議員訪問西藏與被視為中國一部份的臺灣。

中共駐加使館對多倫多星報記者要求評論沒有做出回應,不過過去北京當局對於在加拿大的間諜活動與工業間諜的指控向來是憤怒否認的。

中共間諜手段多種

環球郵報說,自從陳出逃到G8國家,許多國家的立法機構認為他對中共間諜的指稱是可靠的。從2001到2005年,他是中共駐悉尼領事館政治事務組的領事。他表示放棄那個行當是因為無法再聽令去騷擾法輪功。

陳用林說,他的任務是“監視法輪功的活動,收集他們的個人資訊,把他們列入黑名單並籌劃反對他們的活動。”中共還要求外交人員督促當地的議員和精英人士“與法輪功保持距離。任何與法輪功的關係都將損害雙邊關係。”

他還說,許多外國人不了解中共間諜活動的狡猾本質。他說,一個大使館可能藏著許多專注於竊取核武,政府或高科技秘密等傳統的專業間諜。然而,許多普通中國人也做著同樣的工作。

陳用林表示:“中共採取的辦法是利用許多專業人員,包括相當多在海外工作的線人”,北京為自己的利益說服學生和當局支持的企業家做間諜。

他認為,西方人越來越被中國經濟機會的前景所迷惑,而無視中共踐踏人權的種種表現,實際上中國的政治體制越來越站不住腳。

中共海外巨大間諜網試圖影響各國政府

多倫多星報報導,陳用林帶著外交人員溫文爾雅的舉止,裝滿文件的箱子和有關中共海外間諜活動的強力訊息來到加拿大。他說:“中共有相當龐大的網路間諜,正努力影響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各國政府。”

這位兩年前在澳洲出逃的前中國駐澳政治事務組領事表示:“中共滲透華人社團,並對被認為敵人的團體如法輪功、民主人士和其他人進行打壓。”

陳用林甚至指稱,裝滿美元的外交郵件袋被送到使館,以便官員們收買有政治影響的人,並作為支付監視異議人士線人的資金。

他說,中共“對待居留其他國家的中國異議人士是國內政治的延伸。”北京對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西方國家採用同樣的方法”,以發揮其對政治敏感性議題的影響力。這些議題包括法輪功、西藏、臺灣與維吾爾族等。

陳用林在2005年5月戲劇性的出逃中共駐悉尼領事館的事件在全世界引發外交風波,幾天之後當他出現在一個集會,並宣布將透露中共在澳洲間諜計劃的細節時,進一步引起轟動。

中共與法輪功在加拿大的意識形態戰大事記

以下是加拿大媒體報導的中共和法輪功在加拿大的意識形態對壘紀事。當一個獨裁政權需要傾一國之力對付一個民間團體時,即使在物質形式上取得勝利,也已在意識形態上慘敗。

2007年5月:“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北美團團長魯文•鮑克博士(Reuven P. Bulka)在加拿大國會山表示,如果中共不能在2007年8月8日前對該調查團訴求做出令人滿意的回應,將在全球範圍結合所有正義力量共同抵制中共舉辦 2008年奧運會。

2007年5月: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類罪控告出訪渥太華的中共商務部長薄熙來。

2007年4月:加拿大情報局主管表示,他的整個反間諜部門幾乎一半的努力是在對付中共的間諜活動。

2007年3月:一名外交人員的妻子、法輪功學員投誠到加拿大。她在新聞發布會中宣布,她有文件證明,中共大使館人員圖謀攔阻加拿大議員同意親法輪功的電視臺落地加拿大。

2007年1月:國際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在加拿大國會公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

2006年11月:加拿大拒絕給一名中國外交人員續簽簽證。大紀元報導這名教育官員一直在騷擾法輪功學員。

2006年7月:國際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在加拿大國會公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第一版。

2004年6月:由於法輪功學員抗議,愛得蒙頓警察對兩人展開仇恨犯罪的調查,其中包括一名被控告散發寫著“法輪功X教本質”傳單的中領館人員。

(資料來源:渥太華公民報,環球郵報,多倫多星)報

******************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