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沦为山西砖窑黑奴的亲身经历
 
2007-6-18
 
【人民报消息】57个孩子,都是十四五岁,从全国各地拐骗来。

11个监工,9个打手。

皮带抽,胶管打,很多孩子都被打休克。

一天6个馒头,一碗水煮烂茄子,喂猪都不吃。

每天工作19小时以上。

长沙21岁的大学生小黑(化名)很不幸,7年前的2000年5月,他被拐骗到位于山西运城六亩村的一个砖厂。

但他又是幸运的,拐骗到砖厂8个月后,与6个工友逃了出来。翻山越岭,辗转大半个中国,终于在春节前4天回到了家。

被拐喝了问路人的饮料就晕了

9个月的时间,对小黑是一个不愿再提及的噩梦。“在那里做事的孩子太苦了。”昨日,看到本报转载的《千名孩子被卖到山西做苦力》一事,小黑压抑不住了,向记者讲述了那段伤痕累累的往事。

小黑家住长沙市天心区。现已是大二学生。

“惨不忍睹。”回想起在砖厂的几个月,小黑只用一个词形容。

2000年5月7日晚上6时许,小黑从外面玩回来,走到离家只有100米远的地方,碰见一名中年女子,问五一路怎么走。在长沙土生土长的小黑告诉了她,并喝了一瓶她作为答谢的饮料。“喝着喝着,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小黑说,当他醒来时,已在一个车厢完全封闭的货车上,旁边坐着另外3 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在哭泣,小黑感觉到有可能遇到坏人了。

货车一直颠簸在路上。途中4次停下,一名嘴角有疤痕的男子打开车门,丢进来一些面包、饼干和矿泉水。黑天白夜,小黑不知道坐了多久,车再次停下,他们被赶下车。

“一堆堆砖,一群全身是伤痕的孩子,在几名手持皮鞭的壮汉监视下搬砖,混土。”眼前的一幕,小黑看得全身发抖。而路边一个路牌写着“运城市六亩村”。砖厂三面环山,只有他们来的唯一一条简易路。

不等多看,小黑和另外3个孩子被两名男子带进一个平房。没等小黑反应过来,跟着进来的一群手拿皮带、胶管、木板的男子,对着他们一顿暴打,直到他们在地上爬不起来。

“以后好好做事,不要想别的。”一名男子恶狠狠地说,“给你们一个星期学做事,一个星期后如果还做不好,就不要怪我了。”

凶狠地男子转身离开平房,并将门锁住。

做工 工作19小时还动不动被打

几小时后,砖房被一脚踢开,满身伤痕的4个孩子被一声巨响吵醒。

“起来!干活去!”男子一脸凶神恶煞,拿起木板和皮带就要挥向他们。四个孩子顾不得浑身疼痛,马上爬起来跟打手走向工厂。

谁都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凌晨四点半起床,11点吃早饭,下午4点吃中饭,晚饭则到了晚上12点以后。砖厂的孩子每天遵循这样的作息时间。一日三餐,一共6个馒头,偶尔会加些水煮的烂茄子和土豆。每次吃饭时间都控制在15分钟内。每天几乎都工作19个小时以上,每人能休息5个小时已很幸运了。

打泥、混土、搬砖、刻砖……在家娇生惯养的小黑一天下来,手上、脚上被磨出十几个水泡不说,由于不熟悉各道工序,小黑身上被擦破、蹭伤很多处,近乎虚脱。

工作时,小黑发现,在砖厂,共57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砖厂有11个监工,打手还有9个。另外两个是老板和老板娘。在白天的工作中,打手严格禁止他们相互交流。

“搬砖速度慢了,打!混土做差了,打!搬砖把砖打碎,打!……”小黑硬是被逼得在三天内就学会了所有工序,因此少挨了不少打。同来的其他孩子却三天两头被打得遍体鳞伤,“很多都被打得休克”。

出逃 跑进深山靠苹果大枣活过来

小黑怎么也忘不了一个从他们眼前消失的孩子。“那天,他实在是太累了。中午正好太阳又大,实在撑不住了,他借口上厕所想多休息会。打手发现后硬是把他拖了出来。他们拿起一块砖头就砸向他的头,还用板子抽他。那声音我现在想来都觉得害怕。我们都不敢看。后来,听到没什么声音了,我偷偷看了一眼……”说到这,小黑有些哽咽,“只看到一团血肉模糊,什么也辨认不出,旁边,放着四块断了的木板。”

炼狱般的生活终于向小黑敞开一线生机。12月的一天午后,小黑发现老板和众打手围在厂门口跟来人做生意,监工也坐在屋里打牌。他意识到,盼了7个多月,筹划了7个多月,逃走的机会终于来了。

小黑走向其他孩子,说:“你们想不想回家?”十来个孩子站了出来。小黑指挥他们拿上锄头,冲进屋里,几秒钟之内把4个打手打翻在地。小黑很清楚,老板和其他打手正处在运货拖拉机的轰鸣中,不会发现这边动静。

“我很早之前就想过了,沿着公路跑只会让人发现。他们骑摩托追,我们怎么跑得过?”小黑带领着其中6个孩子跑进了山里。运城盛产苹果和大枣,满山的果树给了孩子们食物补给。天色渐暗,孩子们再也跑不动,抱成一团取暖,在大树下昏睡。

第二天,小黑仍旧坚持他的主张:往山里跑,不能上公路。终于,一条铁轨出现在他们眼前,孩子们爬上了煤车,去往未知的方向。

又不知道多少个小时过去,小黑发现自己已身处兰州。继续爬火车,他们先是向西到了乌鲁木齐,又折回洛阳,后来抵达南阳。

“为什么没有求助呢?”“因为害怕,不知道谁能帮我们,只能相信自己。”在南阳,小黑鼓起勇气走进了当地的收容遣送站,可工作人员并没相信他的身份。

现状 常被噩梦惊醒

一个月后,小黑来到了上海,上海警方把他送回了长沙。农历腊月二十六,早上8点,小黑终于站在了长沙火车站。

小黑回到家,家里只有放寒假的哥哥在,哥哥抱着瘦成干柴状的他泣不成声。父母得到消息赶回家,抱着他哭得声嘶力竭,“他们说这一天就像做梦,原本以为再也盼不到了”。

小黑失踪9个月,父母几乎放弃工作,疯狂的张贴寻人启事。

“爸爸原本是很开朗的人,可经历了这件事情后,变得沉默寡言。”为了躲避邻居的议论,小黑去了邵阳老家读书,读大学时才重新回到长沙。直到今天,他还会常常被噩梦惊醒,梦中小伙伴们鲜血淋漓的样子让他胸口发闷。

“我其实想把这件事藏起来,这是很深的伤疤。”小黑说这话时,手微微发抖。

(潇湘晨报)


******************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