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惡報──神佛最後的忠告
 
張傑連
 
2007-6-14
 
【人民報消息】人自在的時候,不去認真的想想該怎麼活,隨意做惡,結果報應來了,得了絕症,才想起來救命。黃菊就是這樣一個舉國皆知的活報例。全中國百姓幾乎都見證了黃菊從病起、病重、病危到病死的短短半年多的受報過程。此報可謂來勢兇猛,黃菊剛查出病,實際上就開始了生命的倒計時。

據說,黃菊是30多年來在位時病死的中共最高級別官員。其實,30多年前的中共常委級高官都是終身制,不被政敵打下去,到老了病死也是自然規律。而黃菊在位也就是一屆5年,而且享受著中國人裏最高水準的醫療服務,有專門的醫療團隊,保證他的安康。任何病症只要有一點點苗頭,且病是長在黃菊自己身上,他只要哼一聲,都要有人來專門檢查。黃之病,卻楞沒早期發現,上來就定位,根本沒有中間過程,所以也不存在發現的問題。

現世報應的病和一般人的因果病是有區別的。一般的疾病來的時候,都是慢慢起升的,發現晚了,一般都是因為人自己不當回事,想挺過去。但是黃菊報病,可是絕對的悄無聲息,這種現世報的病的特點就是瞬間就來了。實際上,就算黃菊早去檢查,也是什麼都查不出的,保證一切正常。當老天要索命時,也就是一晚上的功夫,就是絕症晚期了。可想當一大團又重又黑的業力物質,靈體一樣的小顆粒一下壓進胰腺部位,胰腺癌晚期就是這個空間叫的名稱了,黃菊就是這樣的情況。

一般能進政治局的人,畢竟是從官場上這麼多的人中熬出來的,命還是比較硬的。然而,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起,造下天大惡業,中南海幾乎都泡在濃度極大的業力團裏。這些中共高層看不見,要是看到自己天天在黑色業力水中開會,等於是天天在業力裏浸泡吸收,他會是什麼感覺。這種情況,對這些命硬的都是考驗。最近中共發現一個現象,比起過去是幹部年輕化了,可是為什麼,高官裏死、病人數反而迅速增加,根本原因就是業力場太大了,天天同呼吸,共命運,而不是年不年輕的問題。

有血債在身,出事的機會就大了,命硬也抵不住了。黃菊作為典型,是他創了個紀錄:政治局常委在位時以高於普通人無數倍的醫療保障監護,卻以低於普通人的平均壽命而死亡,多撐幾個月都不行,結果沒來得及退下再亡,創了紀錄,黃菊的死能否進吉尼斯紀錄,也難說,就看中共去不去申請。

發生這事給誰看呢?就是給政治局及中共高官看,給還在鎮壓法輪功的官吏看,也給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看。到底老天對這些參與鎮壓法輪功的惡人是什麼態度,到底天理站在哪一邊。最後,也給善良的人看,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善惡有報是真理。

黃菊犯了什麼,黃菊是江澤民的家奴,唯江聽命,江的黑氣自然要和他最先分享。江澤民把他塞進政治局,就是要讓他延續其鎮壓法輪功的政策,而且讓其掌管金融,就是給鎮壓輸血。因為鎮壓法輪功都是用錢鋪路,現在,如果不拿錢竭力收賣,誰還替江真賣命?

黃的這個使命在目前就行不通了,黃自己不撤,那就讓其不得不撤,這也是上天先行斬斷江的一隻企圖繼續控制鎮壓局面的魔爪,也從總體上瓦解江的勢力。

有人會問,老天為什麼不把江直接搞掉算了,為什麼這麼曲折費事呢?其實,只要提個醒,你就會恍然大悟。

當年,東歐、蘇聯共產陣營解體,為什麼不連著中共一起解體就完了,還要這麼費事留下中共和幾個小兄弟呢?看來上天的安排是一步步的,有序的,就是要在這個過程中,看人心的逐漸覺醒。

如果都是老天給做,那還要人當人幹什麼,把人拎到天國不就得了。所以中共的解體也是個過程,包括江及其勢力逐步崩潰的過程,發生的有啟示的大小事,都是在用特有的方式對人講話,在給人更多的時間覺醒及選擇未來。

除了黃菊是正典處理,其他的高官也都有警告的。例如,幫著江搞宣傳的李長春得了幽門(胃下口) 癌,被挨了一刀,割了一塊胃,現在肯定是吃得不多了,胃口不香,這也在時時提醒他,還要繼續在新華網上登轉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嗎?

李長春不知道,天上都在給他記數,登一次,記一次,滿指標了,就把他的病升級。如果李長春病哪天又復發了,就先去數數登了多少回“凱風網” 的文章了,心中也有數,走的也就利索了。

還有,中央鎮壓法輪功總管部門610的頭子劉京也得了癌,什麼癌,中共還保密,但是跟著劉京前呼後擁的一大批地方大小610的頭子,得癌死的,得病死的,猝死的,車禍死的太多太多了,要是算上還在喘氣但是痛苦不堪的,或是殃及家人的,就更是數不過來,這些就很難保密了。(部份案例參見“610頭目紛紛遭報中共嚴密封鎖消息” http://epochtimes.com/gb/7/3/17/n1649076.htm)

中共部門裏,現在換人最多的就是610,因為紛紛出事,呆長了,人是真害怕,所以就不停的輪換,反正中共也是人海戰術起家的,死了就換。現在,也換到中央最高層了,劉京看來是癌不動了,就把個副手換上來了。這裏也省得提他的名字了,這樣的人是挺可憐的,其他人副職轉正職,還是個升遷。這種把業力最大的位子給誰坐,等於在判誰死、病、殘。可是不坐也不行,中共就是這樣的邪性,黨叫誰死,誰就得死。但是也有一救,就是趕緊收手,別再下什麼鎮壓令了,否則也會很快就有身體反應的。

有人說身體有反應,也不是報應。晚上沒蓋好被子,著涼感冒了,是惡報嗎?沒蓋被子,就記著把被子蓋好,身體要緊。這裏說的報應,是那些參與鎮壓法輪功,一條路走到黑的人。中共對報應就是兩招,一就是封鎖消息,隱瞞掩蓋,不讓人知道,二是把個人的命運曲折和額外增加的超過其生命負重,並由幹大惡事而招來的天譴混同起來,比如誹謗佛法,殘害修煉人能和不蓋被子是一回事嗎?中共讓人似是而非,本來中國人信神的底線都被中共搞得貼地板了,所以再一恍惚,人就花眼了。誰不重視,最後倒霉的是誰。現在的情況效率太低,好像中國人的智商給抑制了,非要大家都親自輪一回才相信,代價太大了。

實際上,所謂惡報就是把自己還有的陽壽中的福德,去換黑色業力,平時有得,有失,還會平衡,可是鎮壓善良,詆毀佛法而產生的黑業就是直線上升,人就一直大幅度的透支,如何是好。好比一個厚厚的大餅,非要作賤自己,把生命壓成一張薄紙面,一捅就破了,生命就脆弱到這樣程度。

下面的例子,應該值得大家思考。2005年11月下旬,有條影響很大的新聞,河北有個警察叫何雪健,當著另一警察的面,強姦了一名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劉季芝已50歲了,何雪健還是獸性大發,主要還是江澤民下放的政策,“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份”在支撐著他。後來在海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當局給何象徵性的判了個刑,但是對劉季芝還是繼續迫害。

天發怒了,一年下來何雪健得了癌症。什麼癌,何雪健幹壞事用的什麼,那裏就出了問題。既然獸性大發自己無法遏制,就得幫幫他的忙,於是何雪健患上了陰莖癌。

治療初期癌症的一般辦法,就是切除患癌部位。在醫治期間,醫生將何雪健幹壞事用的傢伙和能起傳宗接代作用的睪丸全都切除乾淨。沒有了作案的工具,但要吃男性激素,忍受癌症和治療癌症的痛苦,

據說難以忍受,何手術後三次自殺未遂,這就是“生不如死”的活證。這樣的惡報就是給更多的人看的,關鍵是想告訴那些還在不知死活跟隨江幹壞事的人,趕快停手,上天還是在慈悲的給人機會,讓人醒悟。

我們看看這兩個案子,挺有意思,各有特點。黃菊案子的特點是想著法活下來,好死不如賴活。

據介紹,在滬期間,黃菊入住以幹部醫療保健為重點的華東醫院,請來會診的專家,含蓋了申城所有相關專科的名醫,包括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中醫,還有北京的頂尖專家。名中醫們開的藥方中的藥材,最後也是由上海市藥材公司從專門的基地採購,絕對保證品質。最後配出了“虎狼藥” ,對內行說來開出這味“虎狼藥”,意味著被醫治的人已經病入膏肓,為了延續真氣罷了。

黃求生的欲望很強,這麼要保命,卻為什麼在之前還要折騰自己的命,還要參與迫害法輪功,而法輪功曾使無數的人解除病痛,恢復健康,其中有的就是得了胰腺癌,煉法輪功好的。

這黃命就是這樣耐人尋味,既鐵心要打壓能治胰腺癌的法輪功,還怕什麼病,結果遭天譴,真得了胰腺癌,又不服,還不甘心,還要人為的治,人除了瞎忙,又能有什麼,都暈到這份上了。

其實,江某本來沒有讓黃菊活過來的打算。江自己做惡,害怕了,躲著抄地藏經,還知道點玄門左道,這點卻沒點給黃。黃菊初病時,就有人指出是遭報了,當時,最好的贖報的方式,就是跪在法輪像下懺悔,對江表示要煉法輪功也行。果真如此,半年後,看看身體是什麼改變。

現在黃菊這樣的人都是悟性太低了,講來講去,還是自己想死而已,或者說自己不知道怎麼活,瞎折騰而已。

再看這個何雪健,就更折騰,但是他不象黃菊求生,他是求死,因為太痛苦了,三次自殺未遂。因為老天不叫他死,就是死不成,死了也要活過來,“生不如死” 是天譴的一種標準方式,除償還罪惡外,主要還是給看觀者一個警告,別再迫害法輪功,那是宇宙佛法,誰幹誰償還。

在這裏,何某似乎有個誤區,以為一死可以了之,一死解脫。其實真正了解生命現象的人,是不敢輕易死過去的。

象何某這樣幹出這等犯天法的罪惡,真的是在這個空間死了,元神在那個空間的懲罰不知道比這個空間要嚴酷多少倍,無休無止。

刀山、火海、油鍋、蛇咬、蟲叮、車碾、錘砸、掏心、掏肝、無數的刑法,超級恐怖。當然,就像不相信迫害法輪功會遭惡報一樣,有人可能根本對這些地獄的描述也不當回事。

但是,要有機會去和何雪健講講,看他還敢不敢“死” 。預想他會信的,人只有到這份上,才知道生命的輕重。

如果說當年是江澤民給他那麼大的膽子,到頭來,這樣的“生不如死” 還得自己償受。

當然,江的日子,將來更慘。但是報應就是這樣,報誰都是有原因的,該誰受的,是逃不掉的,沒有條件可講,報應沒商量。

真是沒商量,就像李醫生走的無聲無息。今年5月4日下午,上海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的腎病學專家李保春,事前無任何預兆的從上海長海醫院的醫院大樓12層跳下死亡。

他不象何雪健,可以說是學問人,功成名就,40多歲就什麼都有了,令人羨慕,但是一瞬間,什麼都不屬於他了。

為什麼,相信在判官審理其案的時候,李專家是不需要什麼律師辯護的。在這個空間可以掩蓋的東西,在那裏一切都明明白白,還有什麼好說的。

是憂鬱症也好,是被小鬼攙上樓也罷,或是被國安滅口、銷毀活摘器官黑幕證人也行,反正人是跳下去了,榮華富貴無緣消受,這是事實。

道理很簡單,如果是醫生真是救死撫傷,古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樣看來,李醫士天天加班加點的搞器官移植,救了多少命,應該有多大的福德,100級也造了。但是如果那些器官是殺人得來的,不僅是死囚,還有修煉人的,這殺人在前,後面的救人就沒用了,那做一個,就下一層,想想,100級突然翻朝下走,是什麼地方。

那些看似都是他的財富,其實一點點隨著造業,都和他在本質上脫離了聯繫。最後什麼也不是他的了,就是沒有了德,連人體都沒有德撐住了,那就得跳樓,誰也攔不住的。

當然,人會這麼想,那麼猜,就是不往正路上思考。其實就是在告訴人,也許有很多人對修煉人做的大惡事。現在還不被人知道。但是報應不是等人知道了再活動的,報應是消減完了自己的福德,蹧蹋完了自己本錢,自己不把自己當人了看了,那上天也就不給做人的機會了。

有的人鎮壓法輪功很賣力,知道自己做了壞事,但好像自己手裏有權有槍,就能保護自己,其實還是人的無知想法。

天津610高官宋平順,由老公安出身晉升,跟著江羅在天津鎮壓法輪功很賣力,參與了江羅初期對法輪功的構陷,設計天津事件,由此才有了4.25事件和後面的大鎮壓。宋一路全程效力,權極一時。據說,其身上隨時有槍。

幹了7、8年迫害法輪功的壞事,06年辭了專管鎮壓的政法委書記,想專任政協主席休整。可能想,這幾年艱鉅歲月都過來,沒什麼了,哈哈哈。

沒等笑出聲,就突然在辦公樓裏死亡。死亡版本很多,有羅幹滅口,有“畏罪自殺” ,割喉、吃藥,這裏不去分析,重點是這個有著深厚背景的江、羅的幹將,也是毫無預告的就死了。

這天怎麼了,大惡報要來了,是的,已經來了,勢不可擋。

沒有憂鬱症,身體沒病,外氣很盛,滿臉橫肉的宋平順也突然死亡,以他自己的話講,“家裡的掛的畫都值上億” ,怎麼就這麼痛快的不要了。那他這麼辛苦的搜刮,又是為什麼,難道就等著惡報的這一天。

這都是惡報的表現,被報人命如薄紙,別看帶著槍,最後只能朝自己開。在政法、公安界,這樣的惡報也是一串串的,多如葡萄。

被中共樹為典型的任長霞,就是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也是迫害法輪功的黑手,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汽車,車上其他人都沒有事,但坐在後排的任長霞卻被撞死了。

中共大力宣傳她是“人民的好衛士”,為什麼,因為公安隊伍因迫害法輪功暴死的太多了,再不安撫不行了。現在社會治安非常差,當警察危險,但是這些人保護自己還是有一手,警校都訓練過,但是就是沒有如何防惡報這門課,這才是應該開的一大課。

沒學過,直能摸著石頭過河。所以,真正讓所長和警察們害怕的,是迫害法輪功後的遭惡報,比如得絕症、出車禍傷亡、怪病暴死、家裏人莫名其妙死亡,等等,這些個事兒是真正叫警察們害怕的,因為誰都知道這不是拿槍動刀能解決的問題,所以成天提心吊膽。

報應來了,誰也當不住,舉個例子,就是江澤民的專列也會把效忠其鎮壓路線的人撞死。

濟南市公安局文化保衛支隊調研員、一級警督董建村迫害法輪功都有紀錄可查的,但是沒等到被封賞,就在為江澤民到山東濟南的專列執行警衛任務時,被該專列撞的腦漿迸裂、眼球和牙齒撞飛,身首異處。死像極其恐怖。只能追封為“烈士”。又有什麼用,這個烈士,陰間也不管用,因為陰間閻王最反共,共產惡黨造冤案,給他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所以烈士身份,還可能被加罪一等。

有的地區,派出所裏出了遭惡報的事後,整個一片兒的警察就不那麼認真執行迫害法輪功的命令了,有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的給法輪功學員通風報信,暗地保護,結果受了福報。正因為這樣,所以中共把這類消息掩蓋得嚴嚴實實,怕傳出去沒人給它賣命,維持迫害。

好了,如果說,玩抓人武功的容易惹禍;玩權術的容易害人;玩醫術的在特殊條件下容易被利用,那就演演戲的應該沒事吧。看怎麼演,惡報,不是職業的選擇,而是人心的選擇。幹了昧良心的迫害大法的事,就是上月球也逃不了報應,只有時間先後,沒有地域之分。

大陸小品演員高秀敏兩年前被中共官方報導稱因突發心臟病死於家中。據知情人透露,高秀敏是死於吸毒過量,其姘夫何慶魁也同樣是癮君子,還因此遭到過公安局的抓捕。

高秀敏於05年8月17日從外地返回家中後,吸食了過量的毒品,結果送了性命。當時,與高秀敏以夫妻相稱的何慶魁以各種理由不讓長春市公安局做屍檢,就是怕高秀敏吸毒的情況被曝光。惡報曝光。高秀敏死前10天,何慶魁的兒子在廣州遭遇車禍死亡,何心痛啊。

可是,這個何慶魁編寫小品《賣拐》卻是不知天高地厚,內有污衊法輪功的內容,高秀敏也演得很歡,姘夫兩口子以為和神佛打擦邊球好玩,卻不知把命也擦掉了。

這種事都在警示人,誹謗佛法是何等嚴肅的大事。是什麼目的,有幾斤幾兩,神一目了然,火玩不得。

香港鳳凰衛視火大氣粗,為搶大陸市場,按中共要求製作反法輪功的節目。1999年“4.25”法輪功萬人請願後,鳳凰衛視即於5月開始製作歪曲、誣陷、調侃法輪功的專題節目,隨後出書,利用其影響力配合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宣傳戰。劉長樂並親自為書作序。節目以境外媒體的身份,再回頭“客觀” 的欺騙內地百姓。

這樣做,到底造多大的業,誰也看不見,哪有?但是一連串的不幸事件卻是實實在在的擺在眼前。

2002年5月11日英國高速火車發生出軌意外,鳳凰衛視女主播劉海若(35歲) “不幸”受重創,大腦損壞,雖保住性命,但名主持再也名不起來了。

劉海若英倫出事之際,又傳出該臺女記者錢志紅4月底遭歹徒從深圳綁架到湖北武漢,勒索二百萬元人民幣。在此前一年9月2日下午,圈內頗具名氣的鳳凰衛視中文臺副臺長趙群力駕駛一架小型飛機,在溫州永嘉縣黃南鄉大學村上空發生“意外”,撞觸高壓電線墜毀身亡。還有鳳凰總裁涉貪案的消息,揭發總裁劉長樂參與“中國銀行” 王雪冰經濟違規及犯罪活動,涉款高達數億美元。

不知鳳凰想成升天為鳳,還是想落地為雞,大家走著看吧。

全國各地都有小型綜藝劇團巡迴演反法輪功節目,就有車翻人亡的,又有領頭的暴死的,這樣的事例很多。

比如,座落在山東省臨朐縣上林鎮的臨朐縣綜藝劇團,在當地小有名氣。自99年7.2 0以後緊跟迫害形勢,編排誣蔑法輪功的劇目,在全縣巡迴演出,利用人們對文藝形式的喜好,有意識去誤導、挑動民眾仇恨法輪大法,結果,天理難容。一場車禍了斷,團長張來信、副團長杜蘭玲、演員王紅霞三人死亡,還有杜蘭玲的兩個演員女兒與一名琴師,摔成重傷。該團就地散夥。

為什麼迫害法輪功會有惡報,這個問題其實不難回答。

人的一生有著自然的輪報關係。有人命好,有人命差,也有人幹壞事,遭報應,也有人沒遭報應,因為他這生是在討過去的債。這些客觀現象很複雜,這就是人的生活方式。人按基本的道德規範生活就平安些,人能做的也就是只能這樣。

但是,惡事中有一項例外,就是誹謗佛法罪,這是超越人理的大罪,是在和天上的高層生命對抗,這罪就很大很大,帶來業力也不是人事糾紛能比的。

這種事,誰幹了,沒有什麼討債之說。做了,就必須還,這是天理。

法輪大法正是佛法,是宇宙的根本客觀規律。這時,誰要反法輪功,就是必須直接與宇宙規律對抗,才能反的起來。而作為這個規律中的人去反宇宙規律本身,就是表明自己不想存在了,那就加速消亡,一個小小肉身又如何能承受的起佛法、天法的懲罰。

再看,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不管有多少理由,他要迫害,就一定要去破壞這個宇宙規律,而跟隨做惡的人,不論有什麼藉口,他要做惡,也一定是踐踏這個宇宙規律才能達到目的。所以法輪功,本身沒做什麼,都是這些人自己折騰自己。

先以人的損德折壽開始,最後,德盡失,不可救要的人,就成為了一個反宇宙規律的渣子,就難以存留,命也就難保了。

一切客觀規律都自覺的起到抑制反規律的事物,起到要天譴奪命的作用。而病、禍、災、害等等都是客觀規律排斥當事人的表現,如何能逃呢?

大惡報,已經到來,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這是神佛給人最後的忠告。

惡報之人在人間的種種慘象,都是為了周圍人都吸取教訓,醒人、救人,畢竟法輪大法傳世度人,也就是這一回,千年不遇,萬年不遇。

為什麼非要用這個千萬年的苦苦等來的機緣去做誹謗佛法尋惡報的蠢事呢?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正見網)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