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恶报──神佛最后的忠告
 
张杰连
 
2007-6-14
 
【人民报消息】人自在的时候,不去认真的想想该怎么活,随意做恶,结果报应来了,得了绝症,才想起来救命。黄菊就是这样一个举国皆知的活报例。全中国百姓几乎都见证了黄菊从病起、病重、病危到病死的短短半年多的受报过程。此报可谓来势凶猛,黄菊刚查出病,实际上就开始了生命的倒计时。

据说,黄菊是30多年来在位时病死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其实,30多年前的中共常委级高官都是终身制,不被政敌打下去,到老了病死也是自然规律。而黄菊在位也就是一届5年,而且享受着中国人里最高水准的医疗服务,有专门的医疗团队,保证他的安康。任何病症只要有一点点苗头,且病是长在黄菊自己身上,他只要哼一声,都要有人来专门检查。黄之病,却愣没早期发现,上来就定位,根本没有中间过程,所以也不存在发现的问题。

现世报应的病和一般人的因果病是有区别的。一般的疾病来的时候,都是慢慢起升的,发现晚了,一般都是因为人自己不当回事,想挺过去。但是黄菊报病,可是绝对的悄无声息,这种现世报的病的特点就是瞬间就来了。实际上,就算黄菊早去检查,也是什么都查不出的,保证一切正常。当老天要索命时,也就是一晚上的功夫,就是绝症晚期了。可想当一大团又重又黑的业力物质,灵体一样的小颗粒一下压进胰腺部位,胰腺癌晚期就是这个空间叫的名称了,黄菊就是这样的情况。

一般能进政治局的人,毕竟是从官场上这么多的人中熬出来的,命还是比较硬的。然而,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起,造下天大恶业,中南海几乎都泡在浓度极大的业力团里。这些中共高层看不见,要是看到自己天天在黑色业力水中开会,等于是天天在业力里浸泡吸收,他会是什么感觉。这种情况,对这些命硬的都是考验。最近中共发现一个现象,比起过去是干部年轻化了,可是为什么,高官里死、病人数反而迅速增加,根本原因就是业力场太大了,天天同呼吸,共命运,而不是年不年轻的问题。

有血债在身,出事的机会就大了,命硬也抵不住了。黄菊作为典型,是他创了个纪录:政治局常委在位时以高于普通人无数倍的医疗保障监护,却以低于普通人的平均寿命而死亡,多撑几个月都不行,结果没来得及退下再亡,创了纪录,黄菊的死能否进吉尼斯纪录,也难说,就看中共去不去申请。

发生这事给谁看呢?就是给政治局及中共高官看,给还在镇压法轮功的官吏看,也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看。到底老天对这些参与镇压法轮功的恶人是什么态度,到底天理站在哪一边。最后,也给善良的人看,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善恶有报是真理。

黄菊犯了什么,黄菊是江泽民的家奴,唯江听命,江的黑气自然要和他最先分享。江泽民把他塞进政治局,就是要让他延续其镇压法轮功的政策,而且让其掌管金融,就是给镇压输血。因为镇压法轮功都是用钱铺路,现在,如果不拿钱竭力收卖,谁还替江真卖命?

黄的这个使命在目前就行不通了,黄自己不撤,那就让其不得不撤,这也是上天先行斩断江的一只企图继续控制镇压局面的魔爪,也从总体上瓦解江的势力。

有人会问,老天为什么不把江直接搞掉算了,为什么这么曲折费事呢?其实,只要提个醒,你就会恍然大悟。

当年,东欧、苏联共产阵营解体,为什么不连着中共一起解体就完了,还要这么费事留下中共和几个小兄弟呢?看来上天的安排是一步步的,有序的,就是要在这个过程中,看人心的逐渐觉醒。

如果都是老天给做,那还要人当人干什么,把人拎到天国不就得了。所以中共的解体也是个过程,包括江及其势力逐步崩溃的过程,发生的有启示的大小事,都是在用特有的方式对人讲话,在给人更多的时间觉醒及选择未来。

除了黄菊是正典处理,其他的高官也都有警告的。例如,帮着江搞宣传的李长春得了幽门(胃下口) 癌,被挨了一刀,割了一块胃,现在肯定是吃得不多了,胃口不香,这也在时时提醒他,还要继续在新华网上登转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吗?

李长春不知道,天上都在给他记数,登一次,记一次,满指标了,就把他的病升级。如果李长春病哪天又复发了,就先去数数登了多少回“凯风网” 的文章了,心中也有数,走的也就利索了。

还有,中央镇压法轮功总管部门610的头子刘京也得了癌,什么癌,中共还保密,但是跟着刘京前呼后拥的一大批地方大小610的头子,得癌死的,得病死的,猝死的,车祸死的太多太多了,要是算上还在喘气但是痛苦不堪的,或是殃及家人的,就更是数不过来,这些就很难保密了。(部份案例参见“610头目纷纷遭报中共严密封锁消息” http://epochtimes.com/gb/7/3/17/n1649076.htm)

中共部门里,现在换人最多的就是610,因为纷纷出事,呆长了,人是真害怕,所以就不停的轮换,反正中共也是人海战术起家的,死了就换。现在,也换到中央最高层了,刘京看来是癌不动了,就把个副手换上来了。这里也省得提他的名字了,这样的人是挺可怜的,其他人副职转正职,还是个升迁。这种把业力最大的位子给谁坐,等于在判谁死、病、残。可是不坐也不行,中共就是这样的邪性,党叫谁死,谁就得死。但是也有一救,就是赶紧收手,别再下什么镇压令了,否则也会很快就有身体反应的。

有人说身体有反应,也不是报应。晚上没盖好被子,着凉感冒了,是恶报吗?没盖被子,就记着把被子盖好,身体要紧。这里说的报应,是那些参与镇压法轮功,一条路走到黑的人。中共对报应就是两招,一就是封锁消息,隐瞒掩盖,不让人知道,二是把个人的命运曲折和额外增加的超过其生命负重,并由干大恶事而招来的天谴混同起来,比如诽谤佛法,残害修炼人能和不盖被子是一回事吗?中共让人似是而非,本来中国人信神的底线都被中共搞得贴地板了,所以再一恍惚,人就花眼了。谁不重视,最后倒霉的是谁。现在的情况效率太低,好像中国人的智商给抑制了,非要大家都亲自轮一回才相信,代价太大了。

实际上,所谓恶报就是把自己还有的阳寿中的福德,去换黑色业力,平时有得,有失,还会平衡,可是镇压善良,诋毁佛法而产生的黑业就是直线上升,人就一直大幅度的透支,如何是好。好比一个厚厚的大饼,非要作贱自己,把生命压成一张薄纸面,一捅就破了,生命就脆弱到这样程度。

下面的例子,应该值得大家思考。2005年11月下旬,有条影响很大的新闻,河北有个警察叫何雪健,当着另一警察的面,强奸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刘季芝已50岁了,何雪健还是兽性大发,主要还是江泽民下放的政策,“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在支撑着他。后来在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当局给何象征性的判了个刑,但是对刘季芝还是继续迫害。

天发怒了,一年下来何雪健得了癌症。什么癌,何雪健干坏事用的什么,那里就出了问题。既然兽性大发自己无法遏制,就得帮帮他的忙,于是何雪健患上了阴茎癌。

治疗初期癌症的一般办法,就是切除患癌部位。在医治期间,医生将何雪健干坏事用的家伙和能起传宗接代作用的睾丸全都切除干净。没有了作案的工具,但要吃男性激素,忍受癌症和治疗癌症的痛苦,

据说难以忍受,何手术后三次自杀未遂,这就是“生不如死”的活证。这样的恶报就是给更多的人看的,关键是想告诉那些还在不知死活跟随江干坏事的人,赶快停手,上天还是在慈悲的给人机会,让人醒悟。

我们看看这两个案子,挺有意思,各有特点。黄菊案子的特点是想着法活下来,好死不如赖活。

据介绍,在沪期间,黄菊入住以干部医疗保健为重点的华东医院,请来会诊的专家,含盖了申城所有相关专科的名医,包括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中医,还有北京的顶尖专家。名中医们开的药方中的药材,最后也是由上海市药材公司从专门的基地采购,绝对保证品质。最后配出了“虎狼药” ,对内行说来开出这味“虎狼药”,意味着被医治的人已经病入膏肓,为了延续真气罢了。

黄求生的欲望很强,这么要保命,却为什么在之前还要折腾自己的命,还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法轮功曾使无数的人解除病痛,恢复健康,其中有的就是得了胰腺癌,炼法轮功好的。

这黄命就是这样耐人寻味,既铁心要打压能治胰腺癌的法轮功,还怕什么病,结果遭天谴,真得了胰腺癌,又不服,还不甘心,还要人为的治,人除了瞎忙,又能有什么,都晕到这份上了。

其实,江某本来没有让黄菊活过来的打算。江自己做恶,害怕了,躲着抄地藏经,还知道点玄门左道,这点却没点给黄。黄菊初病时,就有人指出是遭报了,当时,最好的赎报的方式,就是跪在法轮像下忏悔,对江表示要炼法轮功也行。果真如此,半年后,看看身体是什么改变。

现在黄菊这样的人都是悟性太低了,讲来讲去,还是自己想死而已,或者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活,瞎折腾而已。

再看这个何雪健,就更折腾,但是他不象黄菊求生,他是求死,因为太痛苦了,三次自杀未遂。因为老天不叫他死,就是死不成,死了也要活过来,“生不如死” 是天谴的一种标准方式,除偿还罪恶外,主要还是给看观者一个警告,别再迫害法轮功,那是宇宙佛法,谁干谁偿还。

在这里,何某似乎有个误区,以为一死可以了之,一死解脱。其实真正了解生命现象的人,是不敢轻易死过去的。

象何某这样干出这等犯天法的罪恶,真的是在这个空间死了,元神在那个空间的惩罚不知道比这个空间要严酷多少倍,无休无止。

刀山、火海、油锅、蛇咬、虫叮、车碾、锤砸、掏心、掏肝、无数的刑法,超级恐怖。当然,就象不相信迫害法轮功会遭恶报一样,有人可能根本对这些地狱的描述也不当回事。

但是,要有机会去和何雪健讲讲,看他还敢不敢“死” 。预想他会信的,人只有到这份上,才知道生命的轻重。

如果说当年是江泽民给他那么大的胆子,到头来,这样的“生不如死” 还得自己偿受。

当然,江的日子,将来更惨。但是报应就是这样,报谁都是有原因的,该谁受的,是逃不掉的,没有条件可讲,报应没商量。

真是没商量,就象李医生走的无声无息。今年5月4日下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的肾病学专家李保春,事前无任何预兆的从上海长海医院的医院大楼12层跳下死亡。

他不象何雪健,可以说是学问人,功成名就,40多岁就什么都有了,令人羡慕,但是一瞬间,什么都不属于他了。

为什么,相信在判官审理其案的时候,李专家是不需要什么律师辩护的。在这个空间可以掩盖的东西,在那里一切都明明白白,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忧郁症也好,是被小鬼搀上楼也罢,或是被国安灭口、销毁活摘器官黑幕证人也行,反正人是跳下去了,荣华富贵无缘消受,这是事实。

道理很简单,如果是医生真是救死抚伤,古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看来,李医士天天加班加点的搞器官移植,救了多少命,应该有多大的福德,100级也造了。但是如果那些器官是杀人得来的,不仅是死囚,还有修炼人的,这杀人在前,后面的救人就没用了,那做一个,就下一层,想想,100级突然翻朝下走,是什么地方。

那些看似都是他的财富,其实一点点随着造业,都和他在本质上脱离了联系。最后什么也不是他的了,就是没有了德,连人体都没有德撑住了,那就得跳楼,谁也拦不住的。

当然,人会这么想,那么猜,就是不往正路上思考。其实就是在告诉人,也许有很多人对修炼人做的大恶事。现在还不被人知道。但是报应不是等人知道了再活动的,报应是消减完了自己的福德,糟蹋完了自己本钱,自己不把自己当人了看了,那上天也就不给做人的机会了。

有的人镇压法轮功很卖力,知道自己做了坏事,但好像自己手里有权有枪,就能保护自己,其实还是人的无知想法。

天津610高官宋平顺,由老公安出身晋升,跟着江罗在天津镇压法轮功很卖力,参与了江罗初期对法轮功的构陷,设计天津事件,由此才有了4.25事件和后面的大镇压。宋一路全程效力,权极一时。据说,其身上随时有枪。

干了7、8年迫害法轮功的坏事,06年辞了专管镇压的政法委书记,想专任政协主席休整。可能想,这几年艰巨岁月都过来,没什么了,哈哈哈。

没等笑出声,就突然在办公楼里死亡。死亡版本很多,有罗干灭口,有“畏罪自杀” ,割喉、吃药,这里不去分析,重点是这个有着深厚背景的江、罗的干将,也是毫无预告的就死了。

这天怎么了,大恶报要来了,是的,已经来了,势不可挡。

没有忧郁症,身体没病,外气很盛,满脸横肉的宋平顺也突然死亡,以他自己的话讲,“家里的挂的画都值上亿” ,怎么就这么痛快的不要了。那他这么辛苦的搜刮,又是为什么,难道就等着恶报的这一天。

这都是恶报的表现,被报人命如薄纸,别看带着枪,最后只能朝自己开。在政法、公安界,这样的恶报也是一串串的,多如葡萄。

被中共树为典型的任长霞,就是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也是迫害法轮功的黑手,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汽车,车上其他人都没有事,但坐在后排的任长霞却被撞死了。

中共大力宣传她是“人民的好卫士”,为什么,因为公安队伍因迫害法轮功暴死的太多了,再不安抚不行了。现在社会治安非常差,当警察危险,但是这些人保护自己还是有一手,警校都训练过,但是就是没有如何防恶报这门课,这才是应该开的一大课。

没学过,直能摸着石头过河。所以,真正让所长和警察们害怕的,是迫害法轮功后的遭恶报,比如得绝症、出车祸伤亡、怪病暴死、家里人莫名其妙死亡,等等,这些个事儿是真正叫警察们害怕的,因为谁都知道这不是拿枪动刀能解决的问题,所以成天提心吊胆。

报应来了,谁也当不住,举个例子,就是江泽民的专列也会把效忠其镇压路线的人撞死。

济南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支队调研员、一级警督董建村迫害法轮功都有纪录可查的,但是没等到被封赏,就在为江泽民到山东济南的专列执行警卫任务时,被该专列撞的脑浆迸裂、眼球和牙齿撞飞,身首异处。死像极其恐怖。只能追封为“烈士”。又有什么用,这个烈士,阴间也不管用,因为阴间阎王最反共,共产恶党造冤案,给他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所以烈士身份,还可能被加罪一等。

有的地区,派出所里出了遭恶报的事后,整个一片儿的警察就不那么认真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命令了,有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给法轮功学员通风报信,暗地保护,结果受了福报。正因为这样,所以中共把这类消息掩盖得严严实实,怕传出去没人给它卖命,维持迫害。

好了,如果说,玩抓人武功的容易惹祸;玩权术的容易害人;玩医术的在特殊条件下容易被利用,那就演演戏的应该没事吧。看怎么演,恶报,不是职业的选择,而是人心的选择。干了昧良心的迫害大法的事,就是上月球也逃不了报应,只有时间先后,没有地域之分。

大陆小品演员高秀敏两年前被中共官方报道称因突发心脏病死于家中。据知情人透露,高秀敏是死于吸毒过量,其姘夫何庆魁也同样是瘾君子,还因此遭到过公安局的抓捕。

高秀敏于05年8月17日从外地返回家中后,吸食了过量的毒品,结果送了性命。当时,与高秀敏以夫妻相称的何庆魁以各种理由不让长春市公安局做尸检,就是怕高秀敏吸毒的情况被曝光。恶报曝光。高秀敏死前10天,何庆魁的儿子在广州遭遇车祸死亡,何心痛啊。

可是,这个何庆魁编写小品《卖拐》却是不知天高地厚,内有污蔑法轮功的内容,高秀敏也演得很欢,姘夫两口子以为和神佛打擦边球好玩,却不知把命也擦掉了。

这种事都在警示人,诽谤佛法是何等严肃的大事。是什么目的,有几斤几两,神一目了然,火玩不得。

香港凤凰卫视火大气粗,为抢大陆市场,按中共要求制作反法轮功的节目。1999年“4.25”法轮功万人请愿后,凤凰卫视即于5月开始制作歪曲、诬陷、调侃法轮功的专题节目,随后出书,利用其影响力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战。刘长乐并亲自为书作序。节目以境外媒体的身份,再回头“客观” 的欺骗内地百姓。

这样做,到底造多大的业,谁也看不见,哪有?但是一连串的不幸事件却是实实在在的摆在眼前。

2002年5月11日英国高速火车发生出轨意外,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35岁) “不幸”受重创,大脑损坏,虽保住性命,但名主持再也名不起来了。

刘海若英伦出事之际,又传出该台女记者钱志红4月底遭歹徒从深圳绑架到湖北武汉,勒索二百万元人民币。在此前一年9月2日下午,圈内颇具名气的凤凰卫视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驾驶一架小型飞机,在温州永嘉县黄南乡大学村上空发生“意外”,撞触高压电线坠毁身亡。还有凤凰总裁涉贪案的消息,揭发总裁刘长乐参与“中国银行” 王雪冰经济违规及犯罪活动,涉款高达数亿美元。

不知凤凰想成升天为凤,还是想落地为鸡,大家走着看吧。

全国各地都有小型综艺剧团巡回演反法轮功节目,就有车翻人亡的,又有领头的暴死的,这样的事例很多。

比如,座落在山东省临朐县上林镇的临朐县综艺剧团,在当地小有名气。自99年7.2 0以后紧跟迫害形势,编排诬蔑法轮功的剧目,在全县巡回演出,利用人们对文艺形式的喜好,有意识去误导、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大法,结果,天理难容。一场车祸了断,团长张来信、副团长杜兰玲、演员王红霞三人死亡,还有杜兰玲的两个演员女儿与一名琴师,摔成重伤。该团就地散伙。

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会有恶报,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

人的一生有着自然的轮报关系。有人命好,有人命差,也有人干坏事,遭报应,也有人没遭报应,因为他这生是在讨过去的债。这些客观现象很复杂,这就是人的生活方式。人按基本的道德规范生活就平安些,人能做的也就是只能这样。

但是,恶事中有一项例外,就是诽谤佛法罪,这是超越人理的大罪,是在和天上的高层生命对抗,这罪就很大很大,带来业力也不是人事纠纷能比的。

这种事,谁干了,没有什么讨债之说。做了,就必须还,这是天理。

法轮大法正是佛法,是宇宙的根本客观规律。这时,谁要反法轮功,就是必须直接与宇宙规律对抗,才能反的起来。而作为这个规律中的人去反宇宙规律本身,就是表明自己不想存在了,那就加速消亡,一个小小肉身又如何能承受的起佛法、天法的惩罚。

再看,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不管有多少理由,他要迫害,就一定要去破坏这个宇宙规律,而跟随做恶的人,不论有什么借口,他要做恶,也一定是践踏这个宇宙规律才能达到目的。所以法轮功,本身没做什么,都是这些人自己折腾自己。

先以人的损德折寿开始,最后,德尽失,不可救要的人,就成为了一个反宇宙规律的渣子,就难以存留,命也就难保了。

一切客观规律都自觉的起到抑制反规律的事物,起到要天谴夺命的作用。而病、祸、灾、害等等都是客观规律排斥当事人的表现,如何能逃呢?

大恶报,已经到来,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这是神佛给人最后的忠告。

恶报之人在人间的种种惨象,都是为了周围人都吸取教训,醒人、救人,毕竟法轮大法传世度人,也就是这一回,千年不遇,万年不遇。

为什么非要用这个千万年的苦苦等来的机缘去做诽谤佛法寻恶报的蠢事呢?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正见网)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