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高官狂刮萬億 溫家寶跺足捶胸(多圖)
 
瞿咫
 
2007-5-30
 

3月13日,溫家寶在兩會主席臺上跺足捶胸!

【人民報消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滬高官狂刮萬億,溫家寶只能跺足捶胸……

黨的內緊外松

在中共官員中,身兼中共「國家醫藥管理局、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三局局長職務的鄭筱萸,9年半才受賄價值人民幣649萬餘元的款、物,和江氏父子相比實在太寒酸。按照現在的中共行情,鄭筱萸絕對應該算是黨內「廉政」的標兵了。


黨生存的需要,鄭筱萸被判死刑!
據新華網5月29日報導,身兼中共「國家醫藥管理局、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三局局長職務的鄭筱萸,從1997年6月至2006年12月這9年半期間,為8家製藥企業在藥品、醫療器械的審批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後多次直接或通過其妻、子非法收受上述單位負責人給予的款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49萬餘元。

和三呆婊相比,其它先不說,光2002年江要下臺的那一年,江澤民把國庫銀子轉到境外個人銀行戶頭的美金就合人民幣200多個億。官場稱其「中國第一貪」的江綿恒折騰發財都折騰出癌症來了。

新華網報導說,5月29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鄭筱萸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玩忽職守罪判處其有期徒刑7年,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從政治動向上講,《三呆婊》黨一直沒捨得放下,《江澤民文選》又出來了,強迫人民給江澤民送數千萬元稿費的同時,還占用上班時間學習。鄭筱萸學江澤民還沒學到家,怎麼就要斃了呢,連“緩”都不緩?

黨的廉政標準提升了?新華網5月30日的報導又告訴咱──不是!


大貪官賈慶林。
據新華網5月30日報導說,那個怕下臺判刑而離了婚的中共政協主席、福建知名巨貪賈慶林會見了旅港福建商會訪問團,鼓勵他們「愛國愛港」。讓遠華案貪腐醜聞主角會見旅港福建商會訪問團是什麼意思?高調刊登在新華網「焦點新聞」第一條又是什麼意思?

黨的政策一貫是「內緊外松」,難道這次的「緊」是緊了鄭筱萸,「松」是松了賈慶林?斃了鄭筱萸,放過賈慶林,黨的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有可能渡過去?

爭鳴雜誌5月刊報導了全國省市裏禍國殃民的排行榜,透露了上海幫是怎麼瘋狂侵吞國家財產的。和這些相比,中共判鄭筱萸死刑只不過是為了松一松自己脖子上日漸收緊的絞索。

六省、市壞賬不良貸款二點五四「萬億」元

什麼是壞賬、不良貸款?就是沒有抵押的向銀行貸款後,不再償還。這種事只能發生在官商身上,老百姓炒股是要抵押房子的。

爭鳴雜誌透露,全國各省(區)、直轄市,金融貸款的壞賬、不良貸款,廣東省名列第一,居冠;山東省名列第二,居亞軍;上海市名列第三,位居季軍;第四為江蘇省,第五是遼寧省,第六是福建省。據官方不完全統計,至2006年底,僅僅這六省、市的壞賬、不良貸款,就累計為二點五四萬億元。

以「萬億」元為單位計算是什麼概念?!

更值得關注的是,這些省市高官到目前為止,不但沒聽說哪個被槍斃,而且還依然都是臺上作報告的重要角色。看起來,9年半受賄折合人民幣649萬餘元款物的鄭筱萸被判死刑,是為了晃花咱老百姓的眼,讓咱說中共自我革命啦,中共還是有希望的。

上海幫的瘋狂


江慫恿陳良宇!
從2001年至2006年底,上海市黨內、社會,針對官場腐敗、黑暗,向中共中央舉報信件達三萬多封。但都泥牛如海。正如陳良宇說:政治局常委裏也沒幾個乾淨的!江澤民為首的禍國殃民是他們敢於猖狂的原因。

據資料顯示:從2002年2月開始至今年3月,上海幫搞了個福利補貼,一次性或分若干次福利補貼(包括以住宅物業作價)。市級幹部標準為二百萬元;副市級幹部一百六十萬元;區、局級幹部和副區、局級幹部一百萬及八十萬元。如果退休後支取福利補貼,可以根據物價變動上浮百分之二十。

至2006年底,上海市共有二千三百八十多名市、區、局級高幹(包括已退離休高幹),獲得福利補貼,而且百分之七十八都選擇要住宅,住宅都以「建築成本作價」,僅是當年市價的百分之三十五。

2003年至2005年,已退休副市級(副省級)或以上高幹一百十九名,其中有七十五名獲得福利補貼住宅二幢,以當年市價達五百多萬元,今日市價達一千五百萬元以上。

八十多名臨近退休年齡已退居二線的上海市局級幹部,無一例外,獎勵一百五十平方米至一百八十平方米的住宅一幢。

至今,這宗由江澤民、黃菊當政時,有計劃、有部署、有侵吞、挪用、貪污國家資產資金數百億的特大事件仍無法處理。因為一揪就觸到中共高舉的三呆婊和集體討論決定的上海幫。中共還需要江澤民加強它的邪勁兒呢,所以就以「如果全部追究、回收,要引發社會內外的震動,激發社會掀起民憤」等理由作為搪塞不了了之。

共產黨在自掘墳墓

據動向雜誌5月刊報導,近日,溫家寶先後主持召開了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務院黨組擴大會議。此次會議專題討論國家審計署、監察部遞交的報告:《關於地方黨政、國家機關公職人員薪酬、福利狀況的調查報告》和國家審計署、國務院研究室、國務院政策研究室遞交的報告:《關於黨政、國家機關、部門非行政開支情況調查報告》。

溫家寶說:官僚階層、特權階級,是社會對共產黨領導的指控,反思一下,官僚、特權的情況,確確實實是存在著,而且是極其嚴重、廣泛性。當前社會最突出、尖銳的矛盾,就是黨、政府和人民群眾的關係緊張,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社會經濟發展成果分配的嚴重不公平,兩極分化。溫家寶預言:社會不公隨時爆炸。

報告的具體內容沒有披露,但從元老們的震驚和溫家寶的預言中,可以知道這一切災難都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共產黨在自掘墳墓。

好人在共產制度裏缺氧

溫家寶在國務院黨組擴大會議上表示:對著調查報告,心情沉重和痛苦。我常自責問:為什麼極其不正常的情況屢糾不能返正?為什麼明知是違法違規的情況,仍然任其存在、惡化?為什麼法律、規則、紀律不對那些違法、違規情況作出追究、處理?為什麼國務院不就違法、違規情況採取法律手段、行政措施解決?為什麼,為什麼?


1989年,溫家寶陪同趙紫陽看望天安門絕食學生。
為什麼?這個問題回答起來並不複雜。溫家寶和我們都還記的,想真心為中國做點事情的趙紫陽是怎樣在軟禁中死去的。再往前是總書記胡耀邦在一次會議中途才明白此次開會的目地是讓自己下臺,而自己施恩最多的禍國殃民小人薄一波卻在死後被中共高度評價。再往前是中央專案審查小組向全國公布《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中共政權的國家主席在極端痛苦中死去,而1979年給黨挽回這面子,為劉少奇平反的恰恰是屆時的總書記胡耀邦。

而被世界各國視為小丑的出賣國土、荒淫巨貪、群體滅絕的江澤民卻無論怎麼壞身邊都聚集著一群吹鼓手。江搖搖欲墜,卻始終僵屍未硬。為何想為中國好的,在中共統治下都不能善終?

三月十六日,人大閉幕那天,溫家寶回答記者說:應該承認,目前的腐敗現象越來越嚴重,而且涉及到許多高級的領導人。造成腐敗的重要原因,是權力過於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約和監督。政府官員掌握大量的行政資源和審批權力,容易滋生權錢交易、以權謀私和官商勾結等腐敗現象。

在隨後的中央政治局例會上,李長春帶頭向溫家寶發難,曾慶紅、賈慶林也借“腐敗越來越嚴重論”,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內部沒有討論過為理由,抨擊溫家寶。

腐敗是否越來越嚴重的結論難道不是調查出來的,而是討論出來的?這些禍害國家的鬼為何公然造假還理直氣壯?因為制度。

這個殘害了中國人民半個多世紀的共產制度註定了:好人在裏面缺氧,惡人在裏面如魚得水。


(人民報首發)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