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辩护案震惊中央 罗干出马 法官失踪
 
2007-5-24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黎紫报导)石家庄王博案二审于4月27日开庭审理,六位北京辩护律师冲破中共禁区,在法庭上义正词严,为王博一家三人做无罪辩护,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该辩护案震惊中央,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气急败坏,亲自出马干预,王博案法官随告失踪(一直找不到了)。

据明慧网报导,王博案二审法庭上,来自北京四个律师所的六位辩护律师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在立法、司法、法律层面,就事实和证据做了无罪辩护,指出13处程序违法,并再一次递交补充辩护词。

5月14日,王博案审判长吕玲到北京开会汇报案情。5月16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出马到石家庄督阵,随后一直找不到王博案法官。直到5月21日,亲属到中级法院询问关于王新中取保候审事宜,审判长吕玲说,二审已经终结,案子退回一审法院,有事情找一审法院,取保候审申请也要交一审法院。问为什么不通知律师时,吕玲避而不答。

但一审长安区法院法官说,根本不是退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一审法院做不了主,其实结论已经有了,维持原判,已通知当事人了。亲戚打电话到看守所询问,看守所回答没有收到判决。

询问六位辩护律师,都回答没有得到任何通知,打电话也联系不上法官。但律师认为石家庄中级法院的做法显然违法,二审开庭审理必须公布结果并通知当事人和律师:纠正一审错误改判、维持原判或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推脱责任。

报导指出,王博案一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不当,被海外媒体广泛关注;二审开庭审理不但没有补充和纠正一审的缺陷,而且二审还在继续恶化一审的错误,竟然出示案卷记录中根本不存在的传单当物证。这些情况也一直被追踪报道。

石家庄中级法院是政府的执法机关,对律师法庭上的大量质疑总得有个答复,对关心王博案的人们总得有个交代,给社会的关注总得有一个合法的判决结论。这些能回避得了吗?

即使抛开案件涉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背景不谈,仅仅按照普通的刑事案件来看,能认定的所谓“犯罪事实”也就是王博自述录制了《焦点访谈背后的残忍和欺骗》视频;而她的父亲王新中只是涉嫌存储一张“天灭中共快退党”的照片,还证据不足;她的母亲刘淑芹也只是涉嫌给邻居寄一封传单信,也证据不足;现场查抄的“360份法轮功传单”,法庭上辩护律师清点只有不到280份,不够法定起诉的300份;案卷记录的26张“法轮功光盘”,法庭播放一张从头到尾也没有出现“法轮功”三个字。而光盘起诉的法定数量是100张。所以他们一家三人根本都构不成任何犯罪(注:这是中共所宣称的“犯罪”,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言论自由,即使有三万份传单也不是什么犯罪,而是公民的基本权利)。

报导强调,二审必须依法纠正一审判决错误,改判无罪释放王博一家三人。现在石家庄中级法院,推脱责任、转移目标、图谋暗箱操作,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意见和案件的广泛社会影响,公然亵渎法律,在漏洞百出的证据面前,听命于中共上面命令,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维持原判。中共再一次在全世界的聚焦下自暴其丑。其实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审判纯粹是走过场、搞司法构陷,是利用法律掩盖、残酷迫害善良民众的一种流氓手段,是中共“邪、骗、恶”本性的又一例证。

中共打压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违法、违宪、违背天理民意;即使在中共的现行法律框架内,也没有任何有效的法律条款规定法轮功和邪教有什么相干;但只要被认定为法轮功学员,中共就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搬硬套的起诉法轮功学员,这是中共最擅长的政治大迫害。

法轮功学员真诚善良、宽容、和平理性被全世界公认,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深入人心。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高压灭绝政策,让全世界的人们更加看清了中共的邪恶丑陋,中共只能在镇压善良中给自己自掘坟墓,加速解体。

报导最后告诫道,奉劝王博案一审及二审的法官,不要在判决书上签字胁从中共犯罪,在超过2200多万人退党的大潮冲击下,不要给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中共做陪葬!维护自己作为一名执法者的尊严!保住自己的清白!给自己留后路!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