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鑄就的道德豐碑(上)
 
——──“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八周年訪談
 
明慧記者荷雨採訪報導
 
2007-4-22
 
【人民報消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四十五名天津法輪功學員,保障法輪功學員的合法修煉環境,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發行。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镕基等官員與法輪功學員代表進行了會談,在問題得到基本解決的當晚,法輪功學員們各自離去,整個過程安靜祥和,秩序井然。這就是震驚中外、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的“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的和平理性和對正信與公義的堅守,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

然而同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羅集團悍然發動了一場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迫害,“四二五”和平上訪也被歪曲成“有政治圖謀”的“圍攻中南海”,而成為鎮壓的主要藉口。

事隔八年後的今天,讓我們與海外學者和時事評論人士們一起,再對“四二五”大上訪的真相及其對中國社會的影響做一些反思和探討。

*  “四二五”上訪決不是導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

對於“四二五”事件是否象有些人所認為的是導致中共打壓法輪功的誘因,加拿大康可的亞大學學者竹先生認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實際上從一九九六年《光明日報》的輿論攻擊開始就有預謀的系統實施了。

從禁止出版大法書籍,到中共江羅一夥扣押人大委員長喬石、國務院總理朱镕基對法輪功的正面肯定批示;從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內定法輪功為“×教”,四處派特務收集“罪證”未果,再到動用公安強行驅散煉功群眾、非法抄家沒收私有財產……三年中,打壓不斷升級,最後終於由警察毆打及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天津事件”,引發了“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

而且,法輪功學員是因當時事態緊急在天津無法解決,而依憲法規定的上訪權利,去位於北京府右街中南海西門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上萬人在上訪過程中,既無遊行示威,也無標語口號,也沒有影響交通和民眾生活,平靜離開後地上無一片紙屑,甚至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被他們清掃一凈。當事的警察就感慨地說:“看,這就是德!”如此文明理性的上訪請願在世界上可能也絕無僅有。這算什麼“圍攻”?

“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不僅合情合理,而且合法。因此,“四二五”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決不是導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而是中共開始公開鎮壓的一個藉口。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迫害這群手無寸鐵、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普通民眾呢?

按理說,多一個人願意按“真善忍”做好人,社會就多一份安定因素;有更多的好人,貪污腐化、偷盜搶劫、殺人放火、賣淫販毒的惡行也就自然會得到抑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對“真善忍”信仰的訴求在任何一個正常國度,對當政者都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可中共的統治是建立在對人民的思想控制和暴力的基礎之上的。隨著法輪功迅速在中土大地上流傳,越來越多的民眾明辨了是非,選擇了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中共對民眾的精神控制就開始失靈了,這是中共的最怕。因此,無論“四二五”上訪是否發生,中共都會採取滅絕性手段迫害這上億的“真善忍”修煉人,這是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的。

* “四二五”上訪與“搞政治”

有人說,“四二五”法輪功上訪是“搞政治”,中共當然要鎮壓。

對此,美國學者葉先生指出,“政治”一詞在西方社會本是個很平和的詞,人們將“大家關心的公眾事務”叫政治,除宗教、商業外的社會活動都可視為政治活動;在中國,古人也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從正常意義上講,參與政治絕非哪部份人的特權,是公民的正當權利。而中共把“政治”一詞異化為“政治權力的鬥爭”。

在《狼與羊》的寓言中,狼要吃羊,總要先找個藉口;歷次運動中,中共要打倒誰,也得先給戴上幾頂“帽子”;中共要鎮壓法輪功,不羅織幾條莫須有的罪名誰能跟著幹呢?“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上訪的訴求不過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和強身健體的基本權利,與中共所定義的以“奪權”為訴求的“搞政治”風馬牛不相及。但 “欲加之罪”的中共還是以“懷著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莫須有之辭”,把“搞政治”的帽子扣到法輪功頭上後大打出手了。

時事評論人士歐陽非先生認為,中共慣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你不跟它整人害人,它說你不關心政治;它撒謊,你揭露它,它整你;它誹謗,你去澄清時,它迫害你;你討公道時,它說你反政府……總之,你跟它不一致了,它就說你“搞政治”,就要實行迫害。中共執政以來弄的人們已經習慣於這樣一種怪異的思維,它沒整到你頭上,你得對它感恩戴德;它整你了,你得忍著等平反。中國人無時無刻不顫顫噤噤的在中共的“黨政治”裏討生活。由於“黨政治”與欺騙、殺戮和暴政相聯,帶給人的是厭惡和恐懼,“政治”一詞在國人心目中成了骯髒的代名詞。

於是,中共造就了一個政治怪圈。許多中國人變得討厭政治,回避政治,不關心政治,不但喪失了反迫害意識,還產生了“良知錯位”——一旦誰被貼上“搞政治”的標簽,人們就會不管中共用如何卑鄙流氓的手段殘害無辜,都不去同情受迫害者,不去譴責施暴者,而反過來責備受迫害者,指責受害者的反迫害努力,彷彿“搞政治”比中共殺人害命更“罪不容恕”,甚至有些人參與迫害而求自保。

面對中共長達八年的造謠誹謗和滅絕性迫害,法輪功修煉人不向邪惡勢力妥協,始終堅持對“真善忍”的正信,和平的向世人澄清事實和真相。如果非要把這也說成是 “搞政治”的話,那這種“政治”不是“搞”的越多,越對人民有好處嗎?我們何不堂堂正正的“搞”,以揭露和制止迫害、解體邪惡,徹底從中共“黨政治”的迫害中解脫出來呢?

* “四二五”上訪與“忍”

有人說,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為什麼要“不忍”去上訪呢?也有人說,你明知中共的邪惡,還偏要堅持、要去上訪,這不是“雞蛋碰石頭”,自找迫害嗎?

從修煉人的角度看,美國學者曲先生認為,“真善忍”是生命的本性,放棄本性不是“忍”而是蛻變。就像一潭清水,一旦放棄了“清”的本性就意味著同流合污,也就不再成其為清水了。

對於“真善忍”的詆毀,是對人類普世承認的道德標準的公然對抗,就等於告訴人不能做一個好人。若邪惡勢力對“真善忍”的信仰鎮壓得逞了,人類將生活在“假惡鬥”之中,走向毀滅。“忍”不是對毒害人、毀滅人的罪惡的無視,更不是對邪惡的妥協和縱容,而是修煉人為維護宇宙真理所體現出的無私無我、堅韌的意志和祥和的心態。以“忍”為藉口,回避道義責任、縱容邪惡,這不是修煉人的大善之忍。

葉先生指出,當社會群體之間產生矛盾衝突的時候,澄清事實、理性的溝通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走入修煉的人,沒有一個是為了自找迫害而煉的;當面對不公、誹謗和迫害時,他們沒有“以牙還牙”,而是帶著誠意依法上訪,正體現了高度的隱忍和自制。

他說:“在一個正常、寬鬆的環境下,如果問大家:人與人之間都真誠、善良、寬容相待的世界好不好?‘真善忍’的原則好不好?該不該去實踐和展現他?可能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是,當他遭到打壓和詆毀,面對失去個人的一切的可能時,還要不要去堅守和維護他?不同的人,答案可能就不同了。

“有人將見義勇當成‘傻’,將茍且偷生當成‘尖’,對持這樣選擇的個人我無可厚非,尤其是這發生在中共用暴力和謊言系統地摧毀了正統的價值觀的背景下。但我想,至少還是存在一個底線,如果一個人若做不到為他人而舍盡自己,但看到別人為了眾人而犧牲自己無私付出時,至少不該在心裏反對這種義舉吧。

“當然,也有在壓力面前喜歡站在‘強勢’的一邊,以找‘弱勢’者的‘碴’來抵擋良心的拷問的人。我還是希望這些人至少能在自己的內心中好好思考一下這些問題:上訪和迫害誰該受到譴責?如果一個政權要剝奪人民修心向善的權利,要人民在做好人和生存之間選擇,這個政權難道不邪惡嗎?人的內心該站在這個迫害無辜的政權一邊,為邪惡迫害推波助瀾呢?還是站在堅持道義、抵制邪惡的人們一邊呢?”

他指出,世上的生命存在是有一定的標準要求的,天理在制衡著一切,喪失了起碼道德的生命還能堂堂立於天地之間嗎?法輪功弟子上訪爭取做好人的權利,也是為所有人開創一個好的生存環境;他們堅持不懈講述真相,不是為了求得同情,而是出於對生命的慈悲,希望能喚醒沉迷的心,使之脫離險境。

(待續)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