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激戰!這一輪兒整到賈慶林(多圖)
 
喬劁
 
2007-4-18
 

高層激戰!這一輪兒整到賈慶林。(爭鳴)

【人民報消息】最近我們確實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一些人一邊吹捧曾慶紅如何在軍隊裏有人脈,胡錦濤安排人事要先和江澤民商量,溫家寶要去看誰還要先知會某某,云云;另一方面又放出很多很多支箭,把大家心知肚明的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們幹的惡事都扣到胡溫身上,讓他倆承擔歷史責任。

「胡溫」不是「中共」的代名詞

這豈不是把「中共」和「胡溫」混為一談,把「胡溫」當成「中共」的代名詞了嗎?其實「這個黨有自己的生命,是一個活的獨立的肌體。」(九評之二

「天滅中共」,中共這個活的獨立的肌體一定完結。但作為「國家主席、總理」的胡錦濤和溫家寶像其他中共黨員一樣,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由於每個人有不同的社會分工,所以他們完全可以在自己的職位上,用自己的方式,去為中華民族,而不是為共產黨,盡力做些好事。

為何江澤民沒有被處決


中共「黨和國家」的機密!(前哨)
按照江澤民的罪行,處決一千次也不夠。

很多人不解:為何江澤民賣國、群體滅絕、活摘器官、在國外到處現醜、專搞人家的老婆,有時竟然用提拔幾個將軍來刺激刺激自己的神經。但是他的那個狗屁不通的「三呆婊」卻放進憲法和黨章,而且還出什麼「江澤民文選」要全國學習?

因為誰真正要改革共產黨,想使它變好,邪惡的共產黨就會滅亡,因為它怕見陽光,怕一切美好的東西,因此趙紫陽為挽救共產黨搞改革,才被囚禁至死。只有最邪惡的才能符合黨的需要。江澤民是最邪惡的,同時他看透了惡黨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能順著黨的邪勁兒走。所以中共不倒,它一定要維持著讓為黨加持邪惡能量的江澤民不倒。其中還包括那些江氏鐵桿兒們。

中共的根已經拔起來了

前幾年,胡錦濤想讓江澤民的姘頭黃麗滿離開深圳那麼困難,讓陳良宇換到另一個直轄市,一切職位待遇不變,更別想。因為中共和江澤民擰在一起,互相加持著邪惡的能量。2004年陳良宇接連搞耗資幾十億的大工程,卻在政治局拍桌子讓溫家寶立軍令狀,如宏觀調控失敗,溫引疚辭職。與此同時黃菊到上海附近搞四省市串連,要求讓宏觀調控失敗。那些不邪惡、不想邪惡,或想改邪歸正的、真想為人民做些事情的人都被狠狠的打擊。

但是現在不同了,中共的根已經拔起來了,兩千萬人退出黨團隊,這還僅僅是透露出來的,沒有透露出來的不知還有多少!面臨中共隨時都會死亡,江澤民等驚慌失措,竭力要讓那些死摟邪黨的人占據地盤。

我們看到,現在胡溫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順手,那些和邪黨擰在一起、誓死要維持中共生存的黨徒們都一個個被打下去了,被雙規、進了監獄。看起來是黨內在激烈鬥爭,其實不過是上天借用人的力量在逐個清理邪黨的鐵桿兒罷了。

死抱中共的韓正下去


陳良宇曾幾何時還如此狂妄!(前哨)
曾在省委開會時抖露江澤民內褲顏色和品牌的黃麗滿被中紀委找去談話,讓她放棄幻想,好好交代自己的罪行。陳良宇現在不是調到哪裏的問題,是掉下去了,進去了,徹底完蛋。黃菊臨死還其言也惡,不過只是踹踹腿。而韓正在給他機會的時段裏,依然不肯改悔,在兩會上公開表態支持黃菊。為江家幫翻案?甭費話,撤!

什麼因為貪污啊、淫亂啊,和社保基金案有關啊,才下去的、才雙規的,不是。現在社會墮落到如此程度,身在大染缸裏,能有幾人真正乾淨?在天滅中共的特殊時刻,上天一切都可以不看,唯一要看的是這個人對中共的態度。

唉,不抓住這千載難逢機會的人,真是特大號傻瓜啦。

這一輪兒整到賈慶林

江澤民發跡的上海處理的差不多了,近期該處理中共盤踞的北京了,這是一場硬仗,北京再處理完了,基本就差不多了,其它省份的臭魚爛蝦不過是小菜一碟。

提到北京,必然要收拾和江澤民一根繩兒上拴著的另一隻螞蚱、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賈慶林。在當政協主席之前,江澤民把他安排當北京市委書記;再往前,是遠華案發生的福建省省委書記,江澤民在那裏撈過大油水,賈慶林貪的錢大頭兒都進貢給江澤民了,所以抽賈的哪根筋都連著江的神經。


賈慶林親信、北京市海澱區區長周良洛雙規。
四月六日,賈慶林的親信周良洛被胡溫“雙規”。北京市海澱區區長周良洛違規批地,被中共中紀委雙規,周良洛的妻子同時也被調查。周良洛官兒雖不大,但權力不小,是北京市的強頭蛇,誰想從清華、北大等著名大學所在地的海澱區扒出幾塊金子來,都不能不登門拜訪周良洛,甚至他的秘書都成了剛出爐的香餑餑。

而現任北京市委常委兼海澱區委書記譚維克更是個可以用來打倒賈慶林的關鍵人物,他是賈慶林從福建帶到北京的前任秘書。譚維克從去年在媒體上頻繁出現,原因是去年6月上旬,賈慶林的按摩師、福建省工商局局長、全國人大代表周金夥,在被“雙規”前成功外逃,通風報信的就是譚維克。

譚維克沒有那麼高的職位可以事先得到消息,是賈慶林通知他冒死向周金夥通風報信,目地是怕周金夥被捕後供出他們在福建的一系列貪腐案和鬼混事。整海澱區委小頭兒其實是把北京和福建,賈慶林與江澤民一塊兒整了。

一件奇聞

既然邪黨有它自己的生命,是一個活的獨立的肌體,那麼中共組織裡面的每個黨員就都可以選擇自己的道路,增其能量,還是削弱其能量。普通黨員可以宣布退黨,中共的高級領導人亦可如此,用化名退黨。但在中共還沒有倒臺的這個時間段,不能退出其職位,把「國家主席」「總理」讓給曾慶紅、羅幹、周永康、薄熙來這些人,讓他們隨心所欲的加劇禍害國家。NO,人民不允許,老天爺也不允許!

也許有人會說,這個黨是邪黨啊,你在那個決策位置上,不就意味著你就得幹壞事嗎?不見得。腦袋長在你的脖子上面,權把子在你手裏攥著,你就在你的權力範圍內盡最大限度行使你的權力,那些嘴上抹蜜手上動刀子的能把你怎麼樣?

寫到這裏,突然想起一個最好的例子,是一位老媽媽親口對我講的她的一個親身經歷,讓我非常非常的震撼。

有一天,她看到明慧網上刊登的一個消息,一個城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很厲害的「610」頭子得了癌症,已到晚期。文章上有名有姓,還有他的罪狀和手機號碼。她撥打了這個電話,接電話的正是這個人,老媽媽問:你是XXX嗎?他說:是。此時他說話已經弱到上氣不接下氣。老媽媽說:你得了癌症,你還想不想活?他帶著極大的無奈說:想活也沒有用,醫生說我活不過這個月了。老媽媽說:你照我說的做,給法輪功師父跪下,把自己的罪過都說出來,並保證絕對不幹這種事了,並要求調走。過半個月我再打電話給你。你做的到嗎?他連聲說:我馬上做,馬上做。

老媽媽告訴我說,後來她因為忙忘記打電話了。過了一年她才突然想起來,趕快打電話過去,說找那個XXX。對方第一句話就說:是大恩人吧?老媽媽對我說:他居然還記的我的聲音!可是我真不敢相信是他,這個人底氣很足。那位「610」頭兒說,他的癌症真的好了!從那天起他再也沒有幹過迫害法輪功的事。他對法輪功師父無限感激。後來他告訴老媽媽說:我不能調走啊,否則調來的人還要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占著這個位置我可以盡力去保護他們!

這件事情發生在幾年前,到今天想起來依然使我動容。也讓我明白一個理,在什麼位置上都可以去審視自己的良心。

未來在自己手中


3月16日,溫家寶與中外記者見面坦承高層腐敗。
選擇自己的未來不分高低貴賤,高層目前發生的激烈爭鬥也可以說是他們選擇未來的一種方式,權力到手,用它為誰服務。

三月十六日,全國人大十屆五次會議閉幕之後,溫家寶在召開的中外記者招待會坦承:應該承認,目前的腐敗現象越來越嚴重,而且涉及到許多高級領導人。造成腐敗的重要原因,是權力過於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約和監督。政府官員掌握大量的行政資源和審批權力,容易滋生權錢交易、以權謀私和官商勾結等腐敗現象。

溫家寶已經邁出了「偉光正」的固定回答模式,明確獨裁體制是導致無法遏制的行政領域的權錢交易的罪魁禍首。

在中央政治局的例會上,李長春帶頭向溫家寶發難之後,曾慶紅、賈慶林也借“腐敗越來越嚴重論”,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內部沒有討論過為理由,抨擊溫家寶如此一講,造成中央工作被動,造成領導幹部隊伍背上包袱。

難道他們身上的血債包袱還不夠沉重嗎?難道他們銀行的匿名存款不足以被槍斃多次嗎?正因為此,他們要奪權、搶地盤,還想恢復江澤民時代的美夢。

「臨死還要蹬蹬腿」是老輩人傳下來形容「垂死掙扎」的。所以,當中共的根被拔起來甩出去的時候,「奪權」這個詞從曾慶紅這幫人口中吐出再正常不過了。不過,怎麼折騰,人得仰面望天,因為人永遠也沒有天高。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神韻藝術團演出,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神韻藝術團演出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