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 中国依然在恶梦中(图)
 
沉静
 
2007-4-19
 
【人民报消息】看过的德国电影不多,从《帝国大审判》、《帝国毁灭》到《窃听风暴》,我对德国人正视历史的诚实和深刻的反省精神,由衷的敬佩。

《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再现尘封的历史——柏林围墙倒塌前的恐怖岁月,精彩的剧情充满着人性严酷的试炼,引起强烈的共鸣和反响。影片横扫德国电影奖,一举囊括最佳影片、导演、制作、男主角、男配角、剧本、摄影七项大奖,荣获三项欧洲电影奖,随后又摘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背景

东德情报机构“史塔西”(Stasi)是举世闻名的国家机器。全东德百姓被一百万史塔西秘密警察控制着,还有两百万名告密者。公开化无处不在,他们的目的是要知道别人生活的任何一个细枝末节。共有600多万人被建立了秘密档案。近30年间,平均每天就有8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锒铛入狱。史塔西超密度的监控力道,让每三个人就有一人遭窃听。

德国统一后,1990年的1月16日,成千上万的东德民众如决堤洪水,从40余处入口涌进国家安全部的院子。他们把负责国内监视与窃听行动的办公室砸个稀烂,把浩瀚的文件和档案从窗户抛出去,铺满了大街。这些监控资料一本本铺开,有足足1000公里长。无数人发现自己的同事、朋友、亲人,夫妻都在压力或利诱下,出卖了别人,甚至最爱的人。

这一幕幕,令十七岁的多纳斯马克目瞪口呆,刻骨铭心。一个故事在少年心中悄悄酝酿:一个特工如何监听一位名作家的私生活。他有意长期接触、了解曾经做过秘密警察和线民的东德人,多纳斯马克不动声色,藏身于修道院,用了四年时间调研撰写了剧本。他自编自导的处女作《窃听风暴》,从构思到完成历时整整九年。

人物

影片结构严谨、节奏从容,不炫技,不渲染,故事情节和主题有条不紊地层层展开推进。各个部份丝丝入扣,让这个故事的力度慢慢渗透。人物性格真实饱满,演员演得准确到位。

[剧作家]

剧作家德莱曼的塑造可谓形神兼备,他才华横溢、正直敏锐、具有卓然不群的艺术家气质;同时又阳刚温厚,坦荡磊落,富有男子气概,充满真挚奔放的情意。

在专制暴政下,文人蕴藏的自由进步力量被政府视为异端。他们被监视、被窃听,从没有创作自由,到甚至没有人身自由。当那位受人尊敬的被禁了已经六年的老导演自杀,剧作家不可遏制的良知和激情奔涌,他全神贯注地投入写作,冒险发表了让人震惊的《东德自杀人数调查报告》,向世人宣告了另一种声音的存在。

两德统一后,前文化部长遇见作家时说,你的全部生活包括每一次做爱,我们都知道。作家被震惊了。回到家,他寻找着窃听器,愤怒地拉扯墙里的导线,不寒而栗。

影片结尾相当感人,作家通过尘封档案,找到窃听者。咫尺之遥却不便相认,他写了一部小说来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

[女明星]

西兰德举手头足是明星风韵,她笑着舞着,眉睫的浓妆,隐含着沧桑和阴郁。她正处于一个盛极而衰的临界点,由熟透的顶峰下走。我暗想:清雅明丽的女子更与剧作家的气质相配。越看越感到导演的匠心独具,那是铁幕下人人自危的人性的真实。西兰德代表着矛盾和挣扎,被命运的浊流囊挟而去,沾染着污泥秽气。她不得不屈从于文化部长的淫威;在无所不在的监控重压和恐惧疲惫中崩溃,被迫招供,出卖枕边人……爱情与背叛,坚贞不屈与苟且偷生,轮番撕扯割裂,难以承受这一残酷的悖论,她痛悔不堪,撞车自杀。

德莱曼跪地扶尸恸哭,却再也唤不回深爱的女人,仰首望天,苍天无语,目光掠过被无尽枯枝遮拦的灰暗天空……令人 唏嘘不已。

[秘密警察]

1984年,代号为XX/7的秘密警察维斯勒日夜窃听监视剧作家德莱曼和他的演员女友,究竟是什么样的因素使这位铁面冷血的特工改变初衷?本片的细节刻画尤见功力。

偷窥窃听,本身就行为不端,心理阴暗。打着国家安全旗号,加害无辜人士,沦为专制独裁机器的特工,多半锁住心扉,任何情感的流露,都可能带来杀生之祸。日久天长,成了变态异化的人。

维斯勒——这位资深敬业的特工,双目永远深邃冷静。在剧院,他像鹰犬一样盯上了剧作家。演出成功,观众掌声如潮,对女明星的爱慕,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日夜窃听监视,他对剧作家和女明星的生活了如指掌,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他们的挚爱和苦恼,艺术圈子,朋友,自由活跃的思想,对艺术创作的热忱等等,一切都那么自然真诚。

相比之下,自己鬼鬼祟祟的生活多么空虚乏味啊!他悄悄潜入剧作家的房间,抚摸床铺,偷走诗集。他读着德莱曼的诗句:“我们头顶乾净的天空,生活在沉没,鸽子仍在飞翔。”

他发现剧作家并非极端分子,这一切不过是好色的文化部长为了占有女明星,欲借安全部之手除掉剧作家罢了。他渐渐对他们起了同情心。被部长强占,女明星屈辱无奈,痛苦低泣,楼上监视的维斯勒,半身倾斜,似要抚慰这可怜的女人。

他以戏迷的身份,鼓励西兰德按自己的真面目做人,使女明星拒绝了文化部长,回到爱人的怀抱。

当剧作家含泪忍痛弹奏乐曲,怀念自杀的导演时,楼上窃听的维斯勒泪光闪闪。

剧作家撰文抨击东德大量自杀现象背后的极权制度根源,通过友人带出境,在西德周刊发表。震怒的东德高层责令安全部限期追查。

在职责和良心的冲突之间,维斯勒选择了后者。他没有向上司汇报。紧急时刻,铤而走险,拿走了那台作为重要物证的打字机,销毁证据。

如果说女明星西兰德令维斯勒不由自主的倾心,那么剧作家德莱曼最终让维斯勒敬重的是正直品格。女明星自杀后,维斯勒对这所谓的工作倍感罪恶、荒谬和厌恶,坚定了他不惜沉重代价保护作家的决心。

人性的复苏,让他由一台工作机器,变成入戏的观众。艺术家丰富的情感和浪漫气息,那对苦命鸳鸯的悲剧,有着直击心灵的震撼。从冷眼旁观,倾慕同情,到介入相助,尽在不知不觉中,那样自然可信。

他被撤职查办。柏林围墙倒塌后,他是个普通的邮递员,他是平静放松的。一天,他意外的看到了剧作家写给他的书,湛蓝的眼睛充满欣慰和温暖。

影片没有仅仅纠缠于对过去的控诉,而是探索人性的善恶和灵魂的救赎。在一个专制政权无孔不入的极权社会,穿越无边黑暗的是一缕良知的光辉。

心声

《窃听风暴》风靡世界,中国却严令禁演,顿使该片的盗版DVD在大陆大为流行。监控的恶梦,德国人已成过去,在中国仍梦魇不断。太多伤痛惨烈的记忆,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指鹿为马,无中生有,落井下石,夫妻反目,父子揭发……六四之后,当局强化特务治国,达到登峰造极。在国内展开大规模窃听、跟踪、卧底与监视,并将这种监控布及网络、扩及海外。很多异议人士、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信徒看此片更是感同身受。

我的一位朋友因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劳教,一年半后放出,刚回家过年不到半个月,就又被窃听电话,拆查信件,骗出家门,蒙上黑布抓走,再度劳教两年。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手机定位抓捕;有人在录像机后面发现了警察安装的监控摄像头;现在发展到语音监控、跟踪,利用每个人区别于他人的声音特征的声谱,通过特殊的设备,窃听到这个人所接听、拨打的一切电话。被监听后,你再怎么换电话、换卡也没用。

无数屈死的冤魂,一场场摧毁性的灾祸,都没使这个民族深刻反省、彻底觉悟,反而习惯性的麻木冷漠,一再重蹈覆辙,殃及无辜。低俗的搞笑,华丽浮夸的大片,充斥视听,人们淹没在党文化的陈词滥调中,久而久之,造成集体失忆哑语,不知道、也不会发出自己的心声,那是最可怕的扼杀。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拍出真正反映心声的优秀影片?正视历史,以史为鉴,知耻而后勇,重德向善,那才是我们走过灾难重创、民族复兴的希望。


---------------------------------------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