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截訪成為兩會必演的一幕(多圖)
 
唐季民
 
2007-3-27
 



兩會場外冷冷清清,警車押場,顯示中共孤家寡人的兩會。

【人民報消息】2007年的中共兩會終於在3月16日曲終人散。不過兩會期間的會場外頭動用大批警力把訪民隔得遠遠的,這次的全國兩會「截訪」和「上訪」規模空前的大,在北京已經成為一景。

部分北京市民對記者表示,說起今年的兩會,真是感慨萬千:眾所周知,中共各級對廣大訪民的「截訪」,及參與截訪的警察、外地的警車,以及北京全城到處警察、警車、便衣、保安、聯防等諸多,所謂規模空前浩大。




直到人大會的最後一天,上訪村附近都有百無聊賴的截訪把守。

訪民更氣憤指出,上訪者和截訪的警察在京的生活境況有天壤之別,上訪者住廉價旅店(3~5元/每晚)或蜷縮於窩棚、街頭;而截訪者住賓館、招待所,還有出差補貼……

共產黨不生產任何東西,那麼截訪者的錢是從哪裏來的呢?是從受冤屈的「上訪者」和其他勞動者那裏來的。人民養活了公安,公安鎮壓人民,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當今中國。

北京市民指出:自己在街上親眼目睹來自青藏高原的「青」字打頭的外地截訪警車,由此可見上訪人來自全國各地,而且數量龐大驚人,那麼共產黨打劫他們,也就是與全國民眾為敵。且兩會場外冷冷清清,老百姓已從內心痛恨共產黨,詛咒共產黨,現在共產黨是真正的孤家寡人;雖然目前訪民好像被清理乾淨了,但估計全國訪民經過調整,過了這段時間,還會再次進京,到時候還有好戲看。




兩會場外是警車的世界。

精疲力竭、傷痕累累的眾訪民表示:「從兩會前當局就拚命抓我們、打我們、遣返回原籍,而且兩會期間大截訪從來沒停息過,真是規模空前,手段野蠻下流。」一些僥幸逃過多次大搜捕的訪民表示:「我們太累了,沒被抓我們也要回去了,老家還有家人要照顧,我們通過這次兩會也看透了,共產黨的兩會就是一個騙局,把我們都當敵人了,怎麼可能給解決問題呢,我們回去休息一下,還要再回北京,繼續抗爭……」

而像湖北訪民鄭大靖一家等則是無家可歸,只能在北京四處流浪,他的一雙兒女大的13歲,小女兒才7歲,隨他在京上訪處於失學狀態,他強烈希望媒體呼籲,使他的兒女能夠回到學校,和同齡孩子一樣上學。

另有遼寧訪民表示,自己就是想回去都無法回去,因為一回去就被抓,共產黨的公檢法就是土匪、流氓,一直要抓他、勞教他。他說自己的房子被強拆,回去也無處棲身,而且當地的公安還多次要害他。

上訪多年的北京冤民付先生表示,他從3月5日開始被軟禁到兩會結束。在電視上看到會場裡黨政大員大放厥詞,堂而皇之的說謊話、廢話,場內人大代表與世隔絕;會場外則靠武裝看場,天安門廣場成了禁區;老百姓休想與他們有任何接觸的可能,真是充分體現了世界上獨創的中國特色的邪門會議;沒有一個苦大仇深的訪民能將自己準備好的冤案材料遞給人民代表,這表明當局高喊「執政為民、情系於民」純屬扯談、無恥之至。




「人民大會堂」外是人民的禁區。

要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家鄉裡已經沒有人可以幫他們解決,訪民們為什麼要放著老家不管,餐風露宿的擠在北京,就盼望著有一天能跟「高層」反應他們的冤屈,而「高層」能幫幫他們主持公道。

結果,等待了一整年,好不容易等到了各地的「高層」齊聚一堂開會,卻又被中共以暴力手段驅走與隔離,連瞧上一眼的機會都沒有,更不用說想把申冤的狀紙送上「高層」手中了。

為什麼受了地方官天大的委屈,到中央來卻有截訪員警跟蹤來繼續迫害呢?中南海裡的人沒長眼嗎?誰長眼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因為這是個體制問題。獨裁體制可以壓死高官,但高官卻無法改變獨裁體制。胡耀邦、趙紫陽的遭遇已經充分說明了這個問題。

中共每年的兩會,只不過是在世界民主、自由、人權大趨勢下,欺騙那些依然對中共抱有幻想的人罷了。不過,截訪員警卻一直在用暴打和野蠻提醒受冤屈的上訪者:對中共抱任何希望都是愚蠢的。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哇!新唐人舉辦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


千載難逢的機會別錯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