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值得一說的事情(多圖)
 
張曉凈
 
2007-3-17
 

北京名符其實的天橋。
【人民報消息】北京過去叫做北平,多好的名字,平平安安。但革命的中共來了,毛澤東說運動群眾要七、八年又來一次,所以北平根本就不合適,所以改名叫北京(倍驚)。自從中共當政後,所有的人,包括中共的國家主席也得讓你心驚肉跳。

北京說起來挺有意思的,在大街上逛一逛會發現很多值得一說的事情。

天橋設計變態

北京有300座天橋,通過實際爬走印證,北京的天橋存在幾大病症:一是不符合殘障人行走。無論是高度還是長度,天橋基本上是按照健全成年人的尺度來設計的,非常不適合殘疾人使用。

來到北京的外地人,在生活過一段時間之後,會覺得北京的天橋真是一座“天橋”,爬起來那麼漫長,那麼的費神費力。一位殘疾人說:“一個臺階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座山峰”。

二是設計不合理和過度浪費。專家研究,天橋的最佳間隔距離是300米,否則就超出了人的忍耐極限。北京許多街道的過街天橋,比如與長安街平行的平安大街長7,000多米,可過街天橋和地下通道卻不多,行人要過街得走很長的路才能通過。而修築一座天橋的動輒花費5,000萬到1億元人民幣。

一位北京司機說:北京的天橋,整體設計缺乏全局觀念、缺乏回圈理念,有些天橋設計簡直就是變態。說到點子上了,中共不光在設計過街天橋上,它在任何方面都神經錯位。

公交車售票員占3個座位 對百姓區別不大


公交車售票員占了三個位置。
北京的公交車為了售票員賣票方便,在售票員旁,橫圈著一根鐵管,這根鐵管卻圍占了3個座位空間。

在北京,每天有24,153輛公交車奔跑在京城的每條街道,年運送乘客達38億人次。一位每天往返於頤和園到天橋的司機說,每天往返要跑8個來回。按照一個座位一趟4元計算,8趟應該是32元,每月30天,一個月就是920元。一個售票員占3個座位,應收票款是2,760元。北京有24,000輛公交車,每個月公交車公司因為售票員占的3個座位,要少收6千6百萬元,一年就是7.92億元人民幣。不過多收少收對於老百姓區別不大,反正最後都入貪官污吏腰包裏。

而且我們不能光看公交車售票員占了三個位置,使國家一年損失7.92億元人民幣,那江澤民禍國殃民,占著黨政軍三大座15年,而且在位期間一次轉出約合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到海外自己的戶頭上,那個損失怎麼沒人計算呢,還讓他當三呆婊?

書報亭眾多 喇叭招客震耳膜是好事

北京市區有2,400多個書報亭零售著書報雜誌。但是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中,一種令人產生不快的刺耳聲從書報亭冒出,這就是2,400多個報刊亭上的小喇叭。有人埋怨說,文化本來是修養人,而在北京,報刊亭上的小喇叭卻成了文化的騷擾者。

其實這種要求有點兒過了,一來那警車不值勤也鳴著笛闖紅燈,誰發出“噪音”了?二來,那報刊亭裡的雜誌報紙不但不修養人,而且還誤導人。象原來的新京報稍微說點真話,就把總編撤了,現在還叫新京報,但靈魂換了。所以騷擾騷擾讓你趕快走,少中點毒也是好事。

每天早晨滿街穢物要繼續忍耐

北京人愛喝酒。夏天喝啤酒,冬天喝白酒。北京遍地小酒館,北京人的生活離不開酒,沒有酒,就沒什麼人生意義。在北京,三、五朋友聚在一起吃飯,除了敬客人,還自己跟自己鬧騰。每每飯局進行時,總見食客穿梭廁所——不是內急,而是躲到廁所嘔吐,隨後摸摸嘴巴,漲紅著臉繼續搏殺。偶爾還見鄰桌的小姑娘被抬出包間,送進醫院,據說第二天還在醫院掛鹽水。令人難忍受的是,每天早上行走在北京的街道,滿城遍地都是嘔吐穢物。

這個問題絕對不好解決,因為這是個體制問題了,不是嚇唬您,這麼玩兒自己命的一定是公款報銷。政治局常委、大貪官賈慶林您知道吧?為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常常送醫急救,為此還在政治局做過幾次檢討,說下回看見好吃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欲望。如果「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是到處拉吐的話,滿城遍地的嘔吐穢物您還是要繼續忍耐一下,直到共產黨垮臺。

搞活經濟 車身廣告全兩性


書報攤以喇叭廣播召攬客人。
在北京的地鐵車廂或公交車上的各類廣告,清一色的都是醫院醫療廣告,什麼“男科、婦科診療中心”、“北京國醫閣疑難病研究院婦科診療中心”等等。在一節地鐵車廂內竟有60多塊,90%都是醫院醫療廣告。有人說,按照供需理論,醫療廣告的供應多了,肯定是北京人的需求同樣多,難道北京的人的性功能都出現障礙?還是北京人都是性病纏身?

不客氣的說,這叫孤陋寡聞,設在北京的301解放軍總醫院一個漂亮女幹事愛滋病死了,不但讓整個醫院高層男士驚恐萬狀,而且把中南海高層都震動了。上面這麼地震,公共汽車上貼幾份廣告這算個什麼問題呀。按照屢犯兩性關係的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話說:這叫搞活經濟。

打的同價不同車

北京的計程車司機可以在半路上將客人趕下車。根據北京的規定,計程車司機拒絕載客或者中途中止客運服務的,將被處以1,000元至2,000元的罰款,並可暫扣營運資格證件1個月至3個月。情節嚴重的,吊銷營運資格證件。

但是往往民眾向北京計程車管理公司投訴時,管理公司裡的投訴電話,不是占線,就是沒人接,電話形同虛設。

這在中共統治下很正常,看看整天被警察暴打的訪民就知道應該省下這電話費。

讓你忘記中華傳統

北京的胡同最早起源於元代。胡同,蒙古語就是河流的意思。北京最多時有6,000多條河流。胡同、四合院以及由胡同組成的圍棋棋盤式的結構,成為北京的特徵。

現在呢?據統計,北京胡同卻以每年600條的速度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很多不東不西的新式建築,有如中國老農穿上一身垃圾堆裏撿來的洋褲褂!

胡同是北京的細胞,細胞一個個掐碎了,那北京的價值也就沒有了。這正是中共要的。中共就是要破壞古都形象,就是要讓你忘記中華傳統的東西,否則讓張藝謀出來用電影、歌劇等形式篡改中國歷史幹什麼呢?宋祖英出國開個唱,唱民歌,伴奏為何都是洋樂器,伴唱為何都用不會說中國話的洋人?就是要讓外國人以為這不三不四的東西就是咱中華民族文化了。而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弘揚中華文化卻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亂拆胡同不過是中共這個計劃中的極小部份而已。

污染嚴重 騎車就像鉆煙囪


北京車箱盡是性病醫療的廣告。
近10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犧牲環境保護作為代價。歐洲航天局利用衛星在中國上空拍攝到的大氣層圖像顯示,北京市以及附近華北地區的上空,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廢氣污染沉積中心。華北地面經常像被一層霧籠罩著。人類長期暴露在這些污染大氣中,可導致肺受損。

一位家住北京郊區懷柔民眾說:“如果站在懷柔的山上看市區方向,會發現一個巨大的灰黃色雲團籠罩著整個天際。進了城,就像鑽進了煙囪,空氣是苦澀的煤煙和汽油混合的味道”。

現在的人把別人自殺當作免費娛樂,這個製作毒酒,那個人製作毒米,她傷害他,他傷害她,這樣一個心態下,誰會保護自然環境呢?更重要的是,北京是中共中央所在地,中共幹了和幹著喪盡天良的事,怎麼可能晴空萬里,白雲起舞呢?

中共親手革了自己的命

在獨裁統治的50多年裏,中共整天革命,對內革命,對外革命,把這依五行方位而建的風水寶地破壞怠盡。而革「命」即是消滅生命,革掉一切古老民族傳統。而今佇立天安門城頭向南望去,前有一碑(英雄紀念碑),後有一墓(先賢殿),全然一幅烏龜馱碑的陰地景象,從此陰氣繚繞於人間。拆城牆、毀城門,天將不安,天安之門不存矣。那個江澤民為討好宋祖英而建造的國家大劇院更被善風水者說是一個即將封門的「大墳墓」。

古人按照天地陰陽建設的好風水被中共陰陽倒置毀掉了,中共以為改天換地,實質是在親手革自己的「命」,所以無論它如何掙扎也時日不多了。

(人民報首發)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哇!新唐人舉辦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


千載難逢的機會別錯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