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輪迴系列:眾神隨宇宙之主下凡塵
 
杭明
 
2007-3-24
 
【人民報消息】初春乍暖還寒之日,院子裡的迎春花已經吐出了黃黃的嫩葉,不經意的話還真的以為是春意盎然的時候到了呢。這一天,我正在打坐的時候,電話鈴聲響了,是一個朋友打來的,讓我去她家參加一個午餐聚會,說有很多朋友要來,我也正好想出去散散心,領略一下早春的氣息,就爽快的答應了。

一路上迎春花盛開,點綴著美國東部的山山水水,處處顯露著生機,沿途我貪婪的享受著大自然濃濃的春意,不知不覺間自己也象煥發了青春,心胸開闊了許多,漸漸的真有了一種與大自然渾然一體的感覺。

朋友家位於美國一個典型的富人區,環境異常幽雅,一幢幢的別墅間,是一片片的翠綠的松樹,院子裏整齊乾淨,讓人一下子就能領略到原始森林般的氣息。

朋友的先生從臺灣到美國留學,將臺灣保留的中國傳統文化──太極拳及武術等等帶到了美國主流社會,經過十幾年的辛勤耕耘,已經是桃李滿天下,學生們都說,她先生是好人中的好人,不僅技藝精湛而且人品高尚。但是,天有不測風雲,有一天,她先生在公司突然間得腦溢血去世了。她面對此晴天霹靂,即驚訝又異常茫然,這麼好的先生怎麼突然間說走就走了,悲傷之余,她面對諸多的疑問開始接觸佛、道神方面的文化,漸漸的覺得人真的是非常渺小,人生自己根本不能掌握自己,能夠順其自然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一段時間以後,她真的不太悲傷了,但好奇心又使她老是想知道她和先生之間的因緣。

午餐過後,朋友們陸陸續續的告辭走了,當我也向她告辭時,她說什麼也不讓我走,說想讓我做一下催眠,來了解一下她和先生在前生前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實在不好推辭,就說:“催眠可遇不可求,但可以試一試。”

她很快進入了催眠狀態,她說:

“怎麼這麼強烈的光照在我的臉上,太強烈了,太刺眼了,我有點受不了了,……可看清楚了!那不是光,而是無邊無際的無限莊嚴神聖的佛、道、神!無數的老百姓跪在地上,在嚎啕大哭。這是怎麼回事?我感到很奇怪,就去問了一個老百姓,老百姓說:他們的王、主要隨主下凡塵,他們不願他們的王、主下去,因為下去後恐怕就回不來了。他們的王、主在安慰他們,讓他們放心,說一定會回來的!我問他們:有什麼大不了的事,非得連王、主也要下去?他們說:是宇宙要正法,現在處處偏離了法,下邊更亂了套了,法要正不過來,所有天國都要爆炸掉了,而要想正法,必須從宇宙的最中心──地球開始,從下邊往上正。為此,他們的王、主要到地球上的文化中心──中國,為宇宙之主在地球上傳宇宙大法進行文化上的鋪墊。為此,在地球上已經造出了很多生活用的水、食物、環境等等。之後,為了給下一批去中國的王、主提供生活的空間,他們王、主還要轉生去中國之外的地方。在配合宇宙之主正完法之後,他們的王、主還要把正法帶回去。”

我問:“你在天國中是幹什麼的?你看到你先生沒有?” 她說:

“看到了!我是天國裏一個清掃亭臺樓閣的老百姓,我先生可是個佛嗯!看到王、主下凡塵時,我也很著急,就跟著下來了。呀!到處都是金光閃閃,一層層的下走,一層層的往下飄,每一層都有新的佛、道、神及老百姓加入到下走的洪流中,怎麼這麼多的天國,天國可真不是一個,到處都是!終於快到三界了,我先生手裏拿著一個寶瓶,在往人間撒甘露,無量的佛、道、神發著刺眼的閃光,各就各位,象下大暴雨一樣,飄向三界之內!然後,又是一層層的在三界內下走,快到地球了。呀!我們都穿上了象人這種模樣的衣服,密集的降向地球文化的中心──中國。“

我問:“你來地球的第一站是哪朝哪代,是幹什麼的?你先生的情況又是如何?“

“是漢朝,我和丈夫都是漢武帝的兩個大將軍,我們乘著戰車在與破壞中華文化的敵人廝殺,打的昏天黑地。“

之後,她又談了她看到的在其它朝代輪回的事,由於不連貫、非常散亂,我特地按年代編列了一下:

在明朝時,她和先生是朝廷官員的兩個學生;她還看到我和他們在一起。在清朝時,她和先生是兩個格格,在紫禁城裡一起玩耍,她們玩的非常開心。在抗戰時期,她看到自己是山東的一個小村莊裡的女孩子,在小河邊洗衣服。當日軍從空中和地上向山東進攻時,她和家人開始逃難,不久就被沖散了。在逃難的路上,她的先生出現了,她先生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日軍飛機來轟炸時,她先生將她推到安全地帶,救了她。後來,他們結婚了。

她還看到三百年前,我是南非一個胖胖的黑人老太太,將煮好的很多食物送給窮人們吃,窮人們排著隊等候,天天如此。她說我一生都在救濟窮人,做了很多好事,最後元神飛到天上去了。

真沒想到我和她夫婦倆在過去的轉世中早就已經相識了。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哇!新唐人舉辦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


千載難逢的機會別錯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