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唐人晚會引起的震撼看中國古典舞
 
石濤
 
2007-3-22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神韻藝術團歷時近3個月的環球演出,給整個地球村帶來了從未有過的震撼。近日,神韻藝術團已到達澳洲大陸的第四個演出城市——墨爾本。

無論是移民者的北美、還是西方人的故鄉——歐洲;再是依然保留中華鼎盛時期——唐朝風範的日本國、還是南太平洋的古樸大陸——澳洲,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無不引起觀眾內心的震撼、共鳴、思考。

神韻,展現了超越人之層面的內涵和境界

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突破了人們膚色、種族、年齡、國度、文化等種種差異的障礙,給所有的觀眾從未有過的啟迪和淨化。落淚、驚嘆、共鳴、思考、回味……以及對真正中華文化精髓的讚嘆,是所有觀眾共同的感悟。能夠達到這樣效果的藝術展現,一定是超越了一般人對文化的認識或理解,唯一能夠解釋的:在神韻藝術團所展現的節目中,蘊含著超越人之層面的更高的內涵和境界,否則,是無法突破人類社會表面的語言、文化、社會、地理等諸多的巨大差異。

堪培拉時報的藝術編輯Helen Musa女士的話就是一個最好的佐證「《創世》描述了一個美麗的夢想,把這個節目放在開場非常有創意,無法用語言形容。我原以為我會聽到非常多的語言表述,但事實上卻是『此處無聲勝有聲』的神秘氣氛。比語言的表達更有效。」

在整個巡迴演出的新聞報導中,人們幾乎都提到了《創世》、《造像》、《歸位》等幾個舞蹈給觀眾的印象深刻,所有這些舞蹈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一個故事,用舞蹈的形式表達,沒有語言的陳述。演員通過身體語言(身),表達出故事中的角色,特別要求演員能夠表現出內心的感受(韻),加之整體節目被烘托出的氛圍,從而引起觀眾的共鳴。

這種以「身韻」為特點的舞蹈,就被稱為中國古典舞。

中國古典舞滲透了中華文化的精髓

中國古典舞來自中國古代舞摻入了戲曲舞蹈的曲線和武術(形意、八卦、太極等)相應的內容,它與中國其它的藝術有著內在相同之處:對比或相生相克的表現手法;取自民間對神佛的敬仰。

舞蹈中,始終貫穿著「靜中有動、動中有靜」,或「逢沖必靠、欲左先右、逢開必合、欲前先後」等對比的手法,好似中國的園林藝術,始終有著「小中見大、大中見微」「曲逕通幽」「別有洞天」的做法。

「身韻」的特點,是以形、勁、神、律諸要素來表達,達到「形神兼備,內外統一,身心並用」,「以神領形,以形傳神」正是目的,「形未動,神先領,形已止,神不止」恰恰表述了「身法」(形、勁、律)與「神韻」(神)之間的關係,所以訓練「身法」與陶冶「神韻」的方法統稱為「身韻」……中國古典舞的藝術靈魂所在。 「神韻」便是依托「身法」表達了整個舞蹈的含義。

這樣的表現手法,與中國畫的表現非常相似。強調內涵、寓意,無論那種畫風,都以內在的表現內容為根本。所以,畫家本人內在的氣質、道德修養、心底境界等等,人性特點本身,制約著畫本身的表現力。

中國古典舞也是同樣的,舞蹈者本身的素養、心態的純潔、心底的善良、境界的位置,特別是對神佛的敬仰,直接影響著舞蹈本身的感染力。

因為中國古典舞來自中國古代舞,而古代舞的很多曲目,直接來自石窟的佛像、古代陶藝上的傳說、神話故事等等,而在中共統治中原之前,中國人有著自由的信仰空間,表演者自身對神佛的敬仰之意,直接影響著舞蹈本身的感染力。

真正信仰者的「神韻」之風 來自佛的慈悲

神韻藝術團巡迴演出的轟動,這種突破人類表明文化差異(語言、地域、國度、種族、年齡)的表演,觀眾內心的被觸動。恰恰就是「神韻」依托著表演者過硬的「身法」的表現。

神韻藝術團演員自身都是來自海外、主要是北美的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是一種佛家的修煉方法。所有的演員,他們都有著對佛的一顆敬仰、崇敬的純潔之心,在佛法的修煉與呵護下,內心的清澈、潔凈、至善、至美、純真,毫無私念、沒有任何個人的欲望、目的,使得整個表演之中,「神韻」之意,達到了絕頂的意境……佛國世界的慈悲。

這樣的舞蹈演員之境界,一定超越了著名京劇教育家錢寶琛先生對舞蹈者「身韻」概括。他說:「開三,勁六,心意八,無形者十。」 其實「無形者」的十分是很難達到的。因為,人要想在人的層面本身達到「忘我」(無形)之境界,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人,特別是成年人,要他從內心中剔除自我的欲望和私念,幾乎是不可能的。「心意」不純,無法達到「無形」。

相對應的道理,這也就是神韻藝術團能夠突破人類表明文化差異的根本原因。因為,神韻藝術團中的每個人的背後,都存在著佛的呵護。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啟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