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与倒霉刘少奇和打人江青(多图)
 
青晴
 
2006-9-21
 

张戎和她的丈夫乔-哈利戴在介绍新书。

【人民报消息】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里谈到了毛泽东和刘少奇、和江青的关系,以及为何江青除了谩骂,有时还殴打工作人员。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毛泽东家的这本经可不是一般人念的了的。

倒霉刘少奇

书中写道:刘少奇比毛泽东小五岁,出生地离韶山只有几公里。他一九二一年去莫斯科,二十三岁时在那加入了共产党。同学们说他深沉文静,几乎没有什么个人爱好,时间都花在学习俄文、看书、思考问题上,从来不闲聊天。不少女孩子被他吸引。到认识毛是在一九二二年回到湖南后,两人并非一见如故,也没有特别的交情。直到三十年代后期,则因刘支持毛利用日本人打垮蒋介石、扩张共产党的主张,他们才成了同盟。毛在一九四三年把他提拔成自己的主要助手,一九四五年去重庆、一九四九年去苏联时,都依靠刘看家。

在毛网罗的人才中,最令毛宽心的是,刘守口如瓶,谨慎小心,没有取代他的野心。而且刘的能力又是最全面的。不管是谁,和毛一起共事,那就是被他使唤的家什。

毛主席召集会议没有固定的时间,有时上午,有时下午,有时晚上,有时凌晨。而且要求很急,秘书一通知就是「现在就来」,有时刘少奇的汽车还没到,毛主席的秘书就又来电话催。……秘书回忆说,「有时少奇同志正在睡觉,我们叫醒他后,安眠药正在起作用,他总是显得很疲倦、很难受,这时,他连卫士泡好的浓茶也来不及喝一口,立刻驱车赶到毛主席的住处。」

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放在一般老板和雇员之间,也会让人指手划脚,但毛的专横让任何人在他面前俯首。


整死刘,老毛得到了什么?
为了配合毛不规律的生活习惯,刘少奇强迫自己习惯于通宵达旦的工作,以满足毛的需要。但是,中共掌权后,毛刘之间产生的严重政策分歧,可不是一般的服从就可以的。他们争论的焦点是,中国到底是要不顾一切地搞军事工业,还是先发展民生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准。毛坚持要两人穿一条裤子也要搞军事工业,而刘要先发展民生经济,在多次对刘的观点表示不满之后,毛感到得给刘点「颜色」看看,使刘对他说一不二。毛的动作选择在斯大林死亡之际。在这之前,毛怕斯大林站在刘一边,那自己的地位可就危险了。

斯大林病危时,刘正患阑尾炎住院。毛对他封锁了有关斯大林的消息。斯大林死后,中苏友好协会给苏方发唁电时,虽然刘是会长,但唁电却不署他的名字,而是刘手下人的名字,这不仅太霸道,而且显的气量太小。在外交礼节上也完全说不过去。在天安门广场上召开的追悼大会竟然也没通知中苏友好协会会长刘少奇参加。

就是这样,也还没有解了毛的心头之恨,因为在高层刘少奇的威望远远超过了他。于是在五月十九日,毛写给刘一封尖锐的信:「凡用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须经我看过方能发出,否则无效,请注意。」毛还在「否则无效」四个字下面加上了着重号。写完以后,毛似乎觉得言犹未尽,立刻又写了一封(收信人加上周恩来、彭德怀):「(一)请负责检查自去年八月一日(八一以前的有过检查)至今年五月五日用中央和军委名义发出的电报和文件,是否有及有多少未经我看过的……,以其结果告我;(二)过去数次中央会议决议不经我看,擅自发出,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这样的无事生非在两人的关系中迄今为止很少见。这也为发动文革,整死刘埋下了伏笔。

江青实在难侍候的重要原因

文章说,掌权四年多了,毛才动手修「宪法」。草案上说国家「保护全体公民的安全和一切合法权益」。毛在「全体公民」旁画了两条竖线,写道:「什么是公民?」

有人提议把这部宪法叫「毛泽东法」,毛否决了。宪法对毛如同厕纸一张,他不久乾脆就把它扔进废纸篓。

又一天,毛进了一座山上的寺庙,里面为他的安全「清了场」,只有一个瞎眼和尚。大殿供桌上的香炉旁边摆着付钱筒,毛叫侯波给他抽支签。侯波抱起木筒摇了摇抽出一支,然后按签上的号码在壁橱里找出签诗,上面写着:「家里家外不安宁。」这样的签诗自然不便给毛看,侯波急忙重新找了一张吉利的签诗给毛送过去,毛看了哈哈大笑。


江青混到了万人恨。
第一支签把毛的状况一语道中。江青几天后带着女儿李讷来杭州跟毛过春节团圆,但不久就哭泣着要了架飞机离开了。杭州是出丽人的地方,毛心猿意马,应接不暇。此后毛来杭州四十一次,一半为的是「美人」,毛喜欢单纯天真的少女,因为这些少女见了「红太阳」崇拜的五体投地,受毛宠幸感到莫大的光荣。

毛无所顾忌的寻花问柳使江青实在难以忍受。中南海的舞场边,后来索性新添了个「休息室」,放上张床。跳舞中毛把一个或几个女孩子带进去「玩儿」。休息室隔音,外面听不见里面的声色追逐。毛和女孩子在干些什么,谁也清楚。在众目睽睽下,毛毫不在乎。但对于他的名义老婆来说,简直就是拿刀抹脖子。

一天晚上,江青独自在中南海的湖边流泪,毛的大夫李志绥经过那里,吃了一惊。她控制住自己,对李说:「大夫,不要同别人讲。主席这个人,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斯大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寂寞,抑郁使江青的心理越来越不平衡,人也越来越难伺候。她常常把一腔怒气发泄在身边工作人员身上,张口就骂,有时还动手打人。

进入中南海并不都是喝蜜,大部份时间是咀嚼黄连。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