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访高智晟录音回放(2)──中共在求速亡
 
2006-9-20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道,今天是高律师被抓捕的第36天。明天将是中国刑法规定的刑事拘留的最长期限——37天。中共当局将怎样来回答高律师的案子?司法进入了哪一个程序?释放?批捕?移送检察院?

“只有我们想像不到的邪恶,没有中共做不到的邪恶!”──高律师对中共的认识可谓一针见血,那么中共将会对高律师进一步做出什么呢?


点击收听或下载

中共抄走高家全部存折银行卡

高律师被关押36天了。36天来,耿和及12岁的格格也被严密的监控着,有人远远的看到了在学校的格格,也看到了来去途中贴身的便衣,她们的一切通讯工具全部被收走,无法和任何人自由地联系……

在高律师的第三封公开信刚刚发表的时候也有过这样同样的过程,但那时她们还可以自由的和外界通话。除了外界猜测到的当局是通过这种方式对高律师一家人实施心理压力外,当时的耿和已经猜到了当局的另一个意图:“他们想知道我们的钱存在哪里!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8月5日,高律师谈到这个问题说:“对方也是一种绝望。持续骚扰的8个月零6天。作为系统工程对待,组成了由生理心理,医学等专家组成的人员对我们进行骚扰,他们原打算从两个方面摧毁我们全家:一个是精神方面,一个是物质方面,在经济方面阻绝一切经济来源。但是8个月以后,他们应该是很绝望,不是收效甚微,而是没有收效!”

但就像高律师自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邪恶,没有中共做不到的邪恶!”

当8月15日,中共抓捕了高律师后,也抄走了高家全部的存折、银行卡,耿和目前已经身无分文!从孩子的托儿费、学费、到生活费,不得不在当局的指定下,从高律师的原助手温海波那里暂借3000块钱……

究竟还要继续发生哪些人们无法想像得到的邪恶?!

高律师衡量人性的标准

如同过去一样,每一次在中国出现一些公众事件时,都会发出一些与众不同的声音。高律师的挨打,同样引起了一些不同的反响。

一位大学教师通过电话告诉高律师:“这个政权已经变成了畜牲了,连你这样的人也敢打!某些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已经成了中共的乖儿子。中共在很多坏事的领域当中不敢说,因为就连中共自己都知道它没有资格说。但是,这些人却替中共说话,他们已经成了中共地地道道的乖儿子。关于活摘器官,关于你……”

高律师也是无可奈何:“朋友告诉,有人说以后在公共场合决不和高智晟这样的人在一起……但如果有人邀请我去看这些人的话,我马上就去。我觉得我们本来没有任何你们和你们这样的界限。我们怎么成为了他们的敌人了呢?就像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那些特务们的敌人了一样。如果说特务们还想向主子们邀功请赏的话,我和那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之间有又是为了什么呢?”

多少次了,谈到这样的问题,总能感觉到高律师在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如同他自己所说:“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哪!”

但压力有时往往会让剑刃更加锋利!

高律师简洁鲜明的表示:“我现在衡量一个人的人性的标准,我就是以他们对法轮功群体遭受迫害的态度上去衡量,在这个问题上,一些公共知识分子表现的甚至不配做人!这些人的危险就在这些方面:他们的思维证明,他们非常的会说话,非常善于掩饰自己的错误、掩饰自己的这种邪恶,非常善于言辞!”

中共赤裸裸地强奸肢解军队和政法队伍

高律师回忆了他和山东某位官员的一段对话。“没想到我们的对话是从法轮功的话题开始的。谈到了我的7.20的文章。

这位官员问:“我可以当着你的面说,我百思不得其解你所做的。”

高律师:“就像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你们对法轮功同胞的残暴一样。但是我想提醒你,这是两种人的、两种人性的思维结果。你是否理解我所作的事情,是要有条件的,那就是人性的条件。只要你的思维情绪中还残留着丝毫的人的良善的话,在你离开你的办公室的时候,或者在你的办公室里闭上你的眼睛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的是对的。”

对方:“那至少有一个观点你不应该反对吧?咱们是不是应该绝对服从掌权的人?”

高律师:“你的这个观点比刚才的观点更加荒唐。只有在人和动物之间才有绝对的服从!”

这位官员的思维方式,让高律师联想了中国目前更加严峻的两个群体的状态:“两个群体被中共在精神方面赤裸裸地强奸和肢解,一个是中共对中国的军队,一个是对中国政法队伍的肢解!而他们竟然可以接受这赤裸裸的强奸和肢解。因为父子之间都不能有绝对的服从和被服从的关系,而中共对军队的要求就是绝对的服从!只有主子和奴仆之间才会有绝对的服从。就连主子和奴仆之间都不能存在这样的一种赤裸裸的服从关系。另外一个就是最近在中国的《法制报》上公开讲:政法队伍要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它把维护人类正义的法律公器,当作了它的奴才来对待!”

高律师清晰地判断:“实际上它们也清楚,它们已经没能力全部来控制中国了,但是它们剩下的又仅仅是控制,哪怕它临死之前只剩下一丝力量,它还要全部用在控制上面!”

“中共在快速的挖掘着它们自己的坟墓”

“不管出自中共哪一方的权利体系,这次对高智晟殴打,无非都要传出一个讯息:对高智晟这样的人我们也不在意,其他的人也好自为之!”---高智晟8月5日于山东

7月和8月,在中国大陆群体维权事件仍不断发生,牵动国内维权界的“陈光诚”事件、浙江3000基督徒上街抗议警方拆毁教堂事件、四川农民群体欢迎出狱的维权领袖、陕西退伍军群体上访、四川大规模的警民冲突、随州民师群体上访、……

在高律师被特务下毒手殴打后,更引起了国内强烈的抗议声潮:十几名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直接到高律师的家里探望,上百名国内维权人士联名发抗议书。他们共同的声音就是:你中共越过了最低的底线。打高律师这样的人,已经越过了我们容忍的底线。如果说原来还有所顾虑,有所怕,现在反倒都不怕了,我们就要去看他。

暴力已经不能再让这些知识分子恐惧和沉默!于是当局所剩下的就只有抓捕了!高智晟、力虹、郭飞雄……接二连三的抓捕、以及对高律师家人的威吓,就能达到当局的目的了么?

8月5日,无法上网的高律师通过记者得知了国内各地不断发生的群体事件时说:“你看,有我没我,那些事件不是每天都在发生着么?中共在快速的挖掘着它们自己的坟墓,而且还非常的认真!”

高律师转述了国内的一些有识之士的呼声:“很多朋友提出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维权运动很多会表现在街头政治、街头运动。……就像最近在浙江出现的,3000基督徒围堵拆毁教堂的施暴军警们的行动一样,都走到阳光下面……”

抓捕了高智晟,就能挡住这一切的发生么?打压了高智晟,就能让众人忘记由高智晟旋起的风起云涌的11个月么?还是请读者自己听一听高律师的声音,自己去判断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