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的浩劫 人類的災難
 
明慧記者黎鳴
 
2006-8-5
 
【人民報消息】1999年7月20日——2006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系統、滅絕性的迫害已經整整七年了。七年來,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下,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失業、失學、傾家蕩產、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中共和江氏集團動用古今中外最邪惡殘忍的手段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滅絕人性的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施用的酷刑至少達40種以上,包括長期剝奪睡眠;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口腔、胸部、腋下、乳房、陰部等;地牢、水牢、背銬、吊銬、老虎凳、抻床、性摧殘等;用皮制的、銅絲擰成的、鋼筋條、荊條、全竹竿(帶刺)的鞭子抽打;懲罰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強行注射和服用大劑量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等等等。

七年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殘、致死的惡性事件在中國頻頻發生。即使在中共嚴密封鎖迫害真相的情況下,仍有293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通過民間渠道得到證實。其中女性法輪功學員占54.47%;50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占56.96%;平均每月被迫害死亡人數達34人。

迫害致死案例遍布全國 31個省、市、自治區,其中河北省393人、黑龍江省359人、遼寧省353人、吉林省346人、山東省292人、四川省175人、湖北省144人、河南省105人、湖南省92人、北京市80人、重慶市69人、廣東省67人、內蒙古自治區53人、甘肅省48人、天津市41人、江西省41人、安徽省39人、山西省39人、貴州省33人、江蘇省24人、陜西省22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1人、上海市15人、福建省14人、雲南省14人、廣西壯族自治區12人、浙江省9人、青海省5人、海南省4人、寧夏回族自治區3人、西藏自治區1人、另有20人的所屬地區有待進一步核實。

迫害中,女性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施暴程度令人髮指,據「法輪功人權報告」記載:數十萬遭到羈押的法輪功女學員中,沒有幾個能逃過被剝光衣物的羞辱(有時是長期的),不准使用衛生棉,遭受性侵犯或強暴威脅,或是胸部及外陰部遭拳打腳踢等等。更邪惡的是,警察不僅指使在押犯人對女學員進行性迫害,甚至警察也獸性大發,強暴或輪姦法輪功女學員、用電棍電擊陰道、用硬毛刷插入陰道刮搔、將女學員扒光衣服丟入男牢…… 一位死裡逃生的法輪功女學員說:「那裡面的邪惡外界是無法想象的。」

中共廣泛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摧殘法輪功學員。2004年5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中國精神衛生觀察」,對中共用「精神病治療」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輪功修煉者事件進行的聯合追蹤調查報告中指:遍布中國23個省市自治區,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了這類迫害,直接導致數千人致殘、致瘋或致死。七年的滅絕性迫害中,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虐殺,在中國大面積的持續發生。

早在2000年12月22日,明慧網就有關於中共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2006年3月,三位證人先後作證,中共的集中營、監獄、勞教所、醫院等迫害場所,在進行著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然後焚屍滅跡的驚天罪惡。

2006 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媒體公開了「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確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實存在,並指稱: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因此,在中共及其江羅集團七年系統、滅絕性的迫害中,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的實際人數將遠遠超出2932人。

2006年7月,16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證實

16 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在2006年7月得到證實。女性有7位;50歲以上老年人有8位;12人被迫害致死於2006年的1至7月,其中6人被迫害致死於剛剛過去的2006年7月。據明慧網資料統計,2006年1至7月,至少有92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

7月份的16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陸的6個省、市,其中遼寧省、四川省、內蒙古、北京市和重慶市各2人;黑龍江省、湖北省、山東省、廣東省、湖南省、天津市各1人。

** 四川高慧芳6月29日被公安綁架 當天中午被殺害

高慧芳,女,48歲,四川內江市隆昌縣人,2006年6月29日上午在隆昌縣李市鎮火車站附近給人講真相時,因惡人舉報,被隆昌縣公安綁架,當天中午被迫害致死。目前唯一知情的大法弟子余自明隨時面臨被滅口,隆昌公安透露:永遠也不可能讓其活著出去了。

隆昌公安局謊稱高慧芳「跳樓摔死」的。在高慧芳家人對死因提出質疑時,當天的值班警察卻一直不敢見其家人,後來見面時該警察怕的豆大的汗水流個不停。高慧芳哥哥給遺體拍照的膠卷也被強迫洗掉;家人要求屍解,結果卻是一切正常,只有腰骨斷了。如果是「跳樓摔死」,應有明顯的外傷及內出血,也不會僅僅是腰骨摔斷。

高慧芳遺體被火化的當天,隆昌公安局出動了20多輛警車,火葬場也被戒嚴了一天。火葬場的工作人員也說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

大法弟子高慧芳,在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七年中,曾三次被關精神病院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致使頭、臉腫大變形,連家人走到面前都無法辨認。後來,高慧芳被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繼續迫害,出獄後又被迫流離失所。

** 黑龍江中學教師孫培臣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時才被放回 20天后去世

孫培臣,男,47歲,黑龍江省依蘭縣迎蘭中學教師,因堅信法輪大法,長期遭受惡黨的迫害,在長林子勞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於2006年6月7日被送回家。僅二十多天,孫培臣於2006年7月3日含冤去世。

1999年7月25日,孫培臣因拒絕放棄信仰,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2000年1月16日,被非法關押100天。

2001年5月21日,孫培臣在單位被縣公安局劫持,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長林子勞教所遭受迫害期間,由於長期住在潮濕的地方,致使他全身長滿了疥瘡,腿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被迫絕食抗議迫害,遭到惡警懲罰性野蠻灌食,並多次被酷刑折磨。

2004 年5月26日,孫培臣被達連河鎮公安分局賈林、喬力軍等人又一次非法抓捕,從紅星村被綁架到達連河又送到依蘭看守所。一路上,孫培臣被喬力軍毒打多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喬力軍竟身著便裝,酒氣熏天,三次沖入監室,對孫培臣瘋狂毒打,致使孫培臣鼻口出血,胸、腹及頭部受到嚴重創傷,多次昏迷。後來,孫培臣在18天米水未進、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又被送入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並被單位開除工職。在長林子勞教所,惡警紀隊長和犯人董和濱多次對孫培臣毒打。

2005年復活節早晨,大法弟子孫培臣、李慶榮、張風田、徐國祥在食堂內高喊「法輪大法好」。趙爽等惡警強行脫光孫培臣的衣服,趙爽手套上塑料袋,抓住孫培臣的生殖器使勁拽、捏,然後騎在孫培臣身上「推」、「掰」,另一惡警拿電棍電擊孫培臣。二人打累了休息一會後,又用電棍電擊孫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之後趙爽繼續對孫培臣「推」「掰」,直到趙爽累得不行了為止。這還不罷休,惡警又強迫孫培臣光著身子到大法弟子幹活的車間檢查反省。大法弟子宋國華實在看不下去,剛站起來就被強行拉走,也是被強行脫光衣服一頓電擊,「推」、「掰」後當時腿就被掰傷。

2005年4月12日,惡警趙爽等人又對孫培臣進行單獨迫害:用電棍連續電擊,並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用力下砸其胸、背,用腳後跟狠刨其胸、背,並推、掰、撅,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睪丸攥)。惡警趙爽還用包裝袋套住孫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將整個人往上提。

長林子勞教所惡警還強迫孫培臣和其他大法弟子超時做奴工,每天只讓睡兩、三個小時。有時晚間11點或零點才收工,次日清晨,動輒就以抗拒管理為由任意打罵、電棍電擊或坐鐵椅子等手段迫害。用惡警趙爽的話說:只要不打死就行,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個表,寫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勞教所有死亡指標。

殘酷的迫害致使孫培臣牙齒全部松動,胸部劇痛難忍,呼吸困難。孫培臣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臥床不起,奄奄一息,整個人都脫像了。在這種情況下,勞教所才匆忙於2006年6月7日把他送回家。回家後僅二十多天,孫培臣就於2006年7月3日含冤去世。

** 內蒙古赤峰劉文忠被敲詐錢財 折磨致死

劉文忠,男,52歲,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好消息」商店老板。松山區水上公園「好消息」商店,是當地知名的百貨商店。劉文忠於1999年6月份開始習煉法輪功。在此之前,他患有肝炎、膽囊炎、腎結石,多次上醫院都沒能治好,煉法輪功三天後不藥而愈。

99年7.20以後,劉文忠因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多次被松山區610頭子賈愛臣、松山區派出所和國安大隊敲詐錢財、非法關押迫害。

2001 年10月28日晚,松山區國安大隊和派出所警察砸破門窗闖入劉文忠的店內,劉文忠以為是來搶劫的,剛要打電話報警,警察已經破門而入,綁架了劉文忠和他的妻子以及兩名雇員,關押到松山一所,審訊毒打了一夜,關小號一天。次日晚間送園林路看守所非法關押,劉妻被勒索幾千元錢後第二天放人。

劉文忠價值一百多萬元的商店被迫關閉,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給當地百姓購物帶來諸多不便,同時使20多名員工都失去了工作。經濟損失達80多萬元。

之後,劉文忠被非法判三年勞教,劫持在內蒙古巴盟五原勞教所迫害,期間被惡警多次勒索大量錢財,被強迫超強度勞動,由於堅持不轉化,被罰站、關禁閉、被惡警指使的犯人毆打,造成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傷害。

2004年10月26日,劉文忠剛被解教回來,人還未進家就被赤峰市610綁架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回家後又被監控騷擾。劉文忠在幾年的身心迫害下於2006年7月9日離世。

呼喚良知 制止迫害

七年過去了,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遵循「真善忍」原則提高心性做好人,而遭到中共喪盡天良的迫害。這是對人類本性和良知的挑戰,是對道德的褻瀆。這是中華民族的浩劫、是人類的災難。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納粹瘋狂屠殺猶太人,在集中營裡把猶太人作為人體工廠。當時,納粹集中營黑幕曝光後,由於國際社會的沉默和遲緩,使納粹罪惡延續了 2、3年,而這期間又有250萬猶太人被殺害。二戰結束後,國際社會曾為此發出「永不重蹈覆轍」(Never Again)的莊嚴承諾。

60年後的今天,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滅絕人性的迫害已經持續七年了,其殘暴與罪惡比德國納粹有過之而無不及。是什麼讓中共的罪惡得以滋生?值得我們每一個生活在這個特殊時代的人的深思和反省。

七年來,在最邪惡、最殘酷的迫害中,法輪功學員一如既往,以修煉人的大善大忍、堅持不懈的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呼喚良知,就是要告訴人們:在這正邪善惡交戰的重要歷史時刻,只有認同「真善忍」,呵護善良,支持正義,制止迫害才能真正走過險惡,走向美好未來,讓我們用正義和良知共同制止「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的迫害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