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近期严打法轮功 器官移植数量近年急速攀升(多图)
 
2006-8-12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网站1996
年至2004年肝移植统计图显示肝移植于03、04年不正常的急升。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罗娜8月12日综合报道)最近,上海公安、国安、各级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加剧。据悉,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今年3月,中共中央发文下令:对法轮功及传播《九评》人士要严厉镇压;二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曝光后,国际反响强烈,中共开始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以阻止真相在大陆的传播;三是6月份“六国峰会”前夕,上海当局以峰会为藉口,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法轮功在海外的明慧网报道,据初步统计,仅5、6月份两个月内,上海一地就非法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上海这样一个所谓“文明的国际化大都市”里,对法轮功的迫害尚且如此之巨,在其他地区的情况可想而知了。

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的部份近期案例

上海南汇新场镇法轮功学员张小妹于2006年7月6号晚七点钟左右被新场派出所和新场南大街道居委会(受南汇610国保指示)绑架幷抄家。

上海法轮功学员郭锦富,于7月6日外出至今音讯全无,据说被徐汇分局非法抓捕,可能目前被羁押在徐汇看守所。郭锦复曾于2001年底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他妻子法轮功学员陈文英被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残,至今失去工作呆在家。

6月26日中午,家住浦东崮山路400弄13号601室的女法轮功学员顾继敏,在去同修家时被守候的警察绑架,随后被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6月23日,在上海打工的江苏啓东男法轮功学员彭鹤生(59岁)在徐家汇商场中讲真相时被人举报,随后被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徐汉明,长宁区法轮功学员,家住新华路329弄32号甲404室,女,63岁,延安西路第二小学退休女教师,于2006年6月12日上午,被长宁分局伙同4 名国安便衣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绑架。6月21日,九天后长宁分局就匆忙的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决徐汉明劳教一年。
2006年6月14日下午上海大华医院医师钱武陵,下班途中失踪。据查,是由于修炼法轮功被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分局绑架。

上海闸北区彭浦新村地区法轮功学员张兰英,6月13日晚外出返回家中时,在小区楼下遭到埋伏的警察绑架。警察紧接着上楼撬开她家房门,将在家中的张兰英的女儿蔡磊云(音)劫走。

6月12日,王慧娣,张秀英两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被抄家后遭非法绑架,现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杨浦区看守所。

上海法轮功学员刘文伟,男,37岁,家住黄浦区黄河路65号201室,6月12日上午三个便衣破门而入,无任何手续把刘文伟绑架,现关押情况不详。刘文伟曾被非法劳教过三年。

上海市闵行区虹桥中心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田涛被上海市公安局三名警察于2006年6月11日下午绑架。

虹口区法轮功学员朱桦2006年6月初,在“六国峰会”前夕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普陀区看守所。朱桦曾被非法判刑3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2005年初刚回到家中,现再次被绑架。

2006年6月3日下午,7名警察闯入上海虹口区法轮功学员管龙妹的家中非法搜查,出示的搜查证是非正规的,对她的抓捕也无任何合乎法律手续的文件,遭到管龙妹抵制,警察就强行搜查,将管龙妹强行绑架走。

2006年6月2日,上海法轮功学员应钰和其母金月华在去广州探亲途中被广州不法人员劫持。6月4日被上海普陀区610、国保局非法带回上海,母女双双关押在普陀区看守所,当天又非法抄家。应钰曾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2年。

2006年5月30日,家住闸北区彭浦新村临汾路1513弄30号501室的法轮功学员陈瑶琴(约57岁)遭闸北分局610警察等非法抄家及强行绑架,陈瑶琴现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灵石路看守所。

上海法轮功学员杜志龙5月25日被宝山区警察绑架后,于6月16日由上海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开出一年的劳教通知书。杜志龙今年62岁,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劳教的年龄,但仍遭劳教迫害。

家住长宁区虹古路的法轮功学员舒亚琴(音)及其女儿李虹于2006年5月25日被国保610非法绑架幷抄家,目前情况不详。5月25日夜,普陀区法轮功学员小王被610人员和警察绑架、抄家。

法轮功学员尤秀云,58岁,家住徐汇区龙水南路三村89号104室。2006年5月24日下午,尤秀云在家中被绑架,家被抄。现被非法拘留在龙吴路389弄 15号的徐汇看守所。尤秀云曾被劳教三年,她的丈夫由于长期处于担惊受怕和严重的焦虑情绪之中,脑溢血死亡。2005年尤秀云回到家中,现再次被绑架。

5月24日,两位在上海上班的杭州法轮功学员董湘茹(50多岁)和王姓女士(40多岁)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她们在上海的住处和杭州的家里被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杭州老东岳看守所。董湘茹的儿子因修炼法轮功前几年就被判刑4年。

5月24日,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袁秀芳(女,61岁)、周立成(男,65岁左右)及女儿一家三口在印资料时被绑架。

上海法轮功学员杨洁于2006年5月24日被上海公安局绑架,中午被送到南汇,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汇看守所.

5 月23日,上海法轮功学员、香港居民曾爱华(女,57岁)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6月底正式逮捕。事发后,其在海外的女儿陈慕涵多方呼吁营救,受到澳洲、香港多位议员帮助。7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的王姓警官在与曾女士的70岁的老伴谈话中,公然威胁要对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采取非法行动。

同期上海法轮功学员柏根娣被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柏根娣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在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共被关押了5年。

5月16日下午,虹口区法轮功学员姜素英出去开会的途中,突遭610人员和警察的强行绑架,近况不清。16日晚,其爱人陆德焕曾被警察绑架幷遭到毒打。姜素英和陆德焕的儿子陆伟栋去年被秘密非法判刑3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

5 月14日,法轮功学员黄嘉源(男,35左右)、陈晨(男,33左右)袁亚辉(女,56岁左右)遭到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金山看守所。黄嘉源的妻子已有 2-3个月的身孕,父亲卧床不能自理,母亲已于前些年在巨大压力下去世。陈晨经营一家电脑维修公司(上海慧修电脑科技有限公司),遭绑架的那天被查封。袁亚辉抓捕的同日,其女儿生下一个小生命。

2006年5月11日,家住上海浦东张杨路2228弄4号1202室的法轮功学员曾美和在自家小区内发真相碟片时,被守候多时的保安绑架,送至“610”办公室。曾美现已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5月10日,徐汇区法轮功学员徐承华、翟巧英、陶玉娣等四人在家中被当地警察绑架。

5月5日大约午时,徐汇区法轮功学员朱雪娟等3人在闵行区易买得超市讲真相时被人举报,后被610人员和警察绑架、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闵行区拘留所。3人中有一位75岁的老年学员已回家。

有关人士评论,中共行恶太多,自感危机重重,所以节假日、重要会议、重要人物来访等等都要大量抓人,这种极端变态的危机感,正是其解体前的充分表现。

上海市近年器官移植数量急速攀升


这是肢解活人盗取器官的犯罪。
(长征医院网站页面)
上海地区的上海青东农场,浦东白龙港劳改农场,上海市女子劳教所,上海第一劳动教养所,上海第三劳动教养所,以及上述劳教所、监狱的医院或与之有关的医院已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入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

明慧网接到读者投书,2004年《解放日报》报导,自从2002年,上海市科委设立多种脏器移植“重大研究课题”,投资800万,“推动”包括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二医大附属瑞金医院、市一医院、二军大东方肝胆医院、市肺科医院在内的五医院从事心、肝、肺等大器官移植临床研究。

2002 年,上海市各种脏器移植手术近500例,其中,心、肝、肺、胰等大脏器移植患者110例,比2001年度增加5倍多;2003年,移植总数接近1000 例,其中肝移植400余例,心脏移植57例。上海达到多个“全国乃至国际第一”,如急诊肝移植“突破零”、世界首例非血缘供体成人肺叶移植,“肝移植和腹部器官联合移植”和“活体肝移植与肝肾联合移植”“夺得2003年度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

仅从二医大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 1999年的移植数寥寥无几,到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9天内,就完成了16例肝移植和15例肾移植,再到2006年4月该院医生称“有30 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手术,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就可见在这些“科研成果”的基础上,上海的移植“産业”的“突飞猛进”之一斑。

2006年7月下旬,首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在美国波士顿召开,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被控以酷刑罪。以下是部份CIPFG调查员与长征医院医生对话的片段:
调查员:“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上海长征医院医生:“对,有30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呀,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
记者∶“听说有20-30岁很健康的供体?”
医生:“是是!”
记者∶“来源说是从人身上摘下来的是吧?”
医生:“对对对!”
记者∶“有一些劳教所里面关了一些法轮功的,然后……就是活体摘取器的?”
医生:“……是啊!”“我们是国家统一有来源的!”

肾移植数量至今有3000例


长征医院网站公布的“成绩”,显示该医院血债
累累。
据上海长征医院官方网站报道,自1978年开始至今已完成肾移植3000例次,目前每年完成200例次以上,是国内开展时间最早、累积例数最多、完成例数最多的单位之一。从网站信息可以看出,1996年的肝移植数寥寥无几,2001年后,对法轮功的迫害逐渐达到高潮时,肝移植数量也急剧上升。

据上海《解放日报》2004年10月22报道,近日,“记者获悉,目前我国移植手术中亲属移植仅占0.4%,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50%存有相当差距。” 然而,“数据显示,2001年全国肝移植术不足500例,2003年为1000余例,今年(指2004年)有望达到2500例。”这么多的肝移植手术,如果不是亲属提供,是谁“自愿”提供的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