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政治系教授:江出文选企图将胡一军
 
2006-8-14
 
【人民报消息】被称为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的前中共政权主席、现年80岁的江泽民的三卷文选,8月10日透过中共官方媒体高调炒作开始在中国上市发行。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对此分析,中共中央为领导人编辑出版的文选,按照传统后面的接班人一般是不太敢翻案,也就是说,江泽民企图透过这些白纸黑字先将胡锦涛一军,为自己预留后路,让胡别想在六四及法轮功问题上翻案。

据大纪元记者戴慧瑜台北报导,已经卸下所有公职的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最近几个月从隐居生活复出,争取外界关注动作频频,不但爬了泰山,与山东官员会面、出席母校上海交通大学110年校庆,如今更透过中共官方媒体高调炒作“江泽民文选”。让外界不得不好奇江泽民所打的算盘。

专长是中共政治、中共外交、国际政治以及两岸关系的明居正教授特别针对此文集的出书时间、书中所提及江对赵紫阳的批判、法轮功以及台湾问题,提出他的看法。

17大召开前出书时机耐人寻味

明居正表示,中共历来的惯例会为比较重要的领导人出这种文集,所以江泽民出文选不值得奇怪。不过选在中共17大召开之前出书,时机颇耐人寻味。江泽民当政十几年,在党政军三方面的人脉相当雄厚,可是下台后,有很多地方不如他的意,所以他想操控、想要影响这是可以确认的。

但是江泽民看到他的人马可能在17大要清出去了,不得不频繁高调露面,主要是为了影响中共未来的人事布局,保护他的政治遗产。不过从胡锦涛最近的一些讲话中显示胡可能也感受到江有一些动作了,不难看出胡、江双方暗中较劲的意味浓厚。

江先批赵紫阳 以防六四翻案

明居正表示,一直以来外界都认为江泽民是六四镇压之后才进京的,但是2004年出版的邓小平年谱中却详细记载1989年5月决定让江泽民接总书记,当一把手。这样就不难推断江泽民进京时间是早于六四,换句话说,六四的镇压江是有参与决策的。

至于为什么中共要让外界认为江泽民是六四之后才进京?明居正认为,当时中共对于它的政权稳不稳是没有把握,没有底的,它们担心有可能随时垮台,所以预先保了江泽民,让他与六四乍看没有瓜隔、没有责任。至少将来要清算时,江泽民作为党的总书记还可以抓着残余的党活下来,所以它们当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因此1989年可以说是江泽民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年。毫无疑问,江是“六四”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这使得原准备退休的江泽民从上海市委书记一跃而被任命为手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核心”。

根据《江选》第一卷,江泽民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的讲话中,多次批评赵紫阳犯了“严重错误”。明居正表示,江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参与决策的角色,担心事后有人要为六四翻案,届时就得批判六四,否定赵紫阳,所以江先批判赵是错的,这样才能证明他班接的是对的。

“从江泽民批判赵紫阳的语句中,可以看出是非常中共官方术语,江无非是要拿来证明,他的立场是坚决站在无产阶级,反对资产自由化的。”明居正进一步指出,中共现今与全世界格格不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不自由,反对自由化、民主化。

但是为了有新的理论架构去对抗越来越强大的民主政治的压力,中共必须竖立保守的教条,让它的统治有所依据,在思想方面中共是绝对不敢放松的,随时都得重申一下,不止江泽民这么做,胡锦涛也是如此,最近的保先运动、八荣八耻就是最好的佐证。

镇压法轮功 中共骑虎难下民心涣散

1999 年4月25日,法轮功修炼者为了向北京政府反应法轮功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国际媒体报导为425 事件,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425开创了50多年来中国官方与平民之间通过和平对话解决矛盾的先例,是中国政治民主,政府开明的里程碑。

但文集中江泽民却将425说成是法轮功信众包围中南海,明居正表示,中共对权力是很敏感的,所有的事情它们都是以权力为出发点,在共产党的眼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归为是政治,它们也习惯用各种方法来夺权。而江泽民对付法轮功的理由,就是认为法轮功与共产党抢民众,可以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从1999 年7月20日江泽民以他个人的意志动用整个国家的机器镇压法轮功到现在已经7个年头,表面上好像中共将法轮功的声势压下去了,但是明居正以他对国际局势的了解表示,法轮功的修炼者这几年以和平理性的方法,告诉全世界的政府机关、百姓,“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又是什么,共产党如何迫害法轮功。”

明居正认为,法轮功修炼者透过独特的讲真相形式,已经搞得共产党非常被动,中共内部不止一次表明打压法轮功,已经是骑虎难下,民心涣散。尤其当初7个政治常委有6个反对镇压法轮功,中共高层也有些明白法轮功不是江泽民所说的那回事,但中共的传统就是一把手说了话就算数,其他人不敢吭声。

不过中共内部有越来越多人已经看见法轮功是冤枉的,而且镇压后造成了非常大的社会矛盾,明居正表示,“江泽民自知一旦法轮功被翻案,他的下场将会非常的凄惨。” 所以江泽民不得不在这时候以文集出版的方式,再次强调他对法轮功的态度,白纸写下黑字,先将胡锦涛一军,让胡锦涛无法翻案。

但明居正强调,当法轮功问题已大到不得不解决的时候,中共会将法轮功拿来讨论翻案,把江泽民整个否定掉,所以白纸黑字的动作已不见得会产生约束效果了。

台湾问题一律打成台独

江泽民在2004年9月间卸下最后一个职务“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时,在题为“我的心永远同人民军队在一起”的讲话中表示:“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一个牵挂”。他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最现实的威胁就是‘台独’分裂势力。”

熟悉两岸关系的明居正对此表示,江泽民在战略上无论如何都得把台湾抹黑成台独,不要说是民进党执政,就算以前国民党执政或是未来国民党有机会重新执政,中共对台湾的问题绝对不会客气,一律就是打成台独。因为中共只要在这个问题一放松,“内部就会有人说,台湾可以搞民主,为什么中国不行?”

至于江泽民之所以对军人强调“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一个牵挂”,明居正认为,江泽民还不死心,希望即使将来无法东山再起,也要保有相当的影响力,那就得保持对军队的影响力,也就是得保持与军队有共同的语言,“打台独”就是共同的语言。

以前毛泽东、邓小平对台湾问题持的态度是比较放心、慢慢解决,江泽民则认为必须与他们有所不同,所以提出以前没说过的说词--时间表的观念。明居正表示, “话说归说,不过是呼吁罢了!”最主要江泽民要让人觉得“你看我还是很强硬的,我没有放松,所以将来有什么状况还得回来找我。”

明居正最后表示,中共最近很多的谈话其实都已经显露它们了解到自己的危机,政权不稳了,所以必须不断的透过文革式的思想教育来稳住自己的局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