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看到的法轮功,了我心愿
 
蒲公英
 
2006-8-14
 
【人民报消息】从国内来蒙特利尔两年,对家乡的思念当然使我们越来越爱看中文报纸,其中《大纪元》以其真实、敢言的作风吸引了我们全家。

很多中国人都忌讳谈法轮功这个话题,绝大部分原因是考虑到要回国,怕被共产党报复。其实许多人,比如说我们全家,还是明白中共又是犯了老毛病,并同情法轮功的。说到法轮功,我想借大纪元这一平台谈谈我的看法,也算了了我的一个心愿。

在国内,我家住的那个小区里练法轮功的人很多,老人,小孩,知识分子,机关干部,什么阶层的人都有。我那时忙于生意,没太细问,只听说是佛家功法,我是无神论者,也就不太感兴趣,所以从没练过。

99年7月镇压以后,一打开电视就是铺天盖地宣传法轮功不好的节目;一打开报纸,那些御用文人们也一帮哄的跟着附和。我当时觉得那阵势怎么就像回到了我年轻的时候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我家小区里的练功人全不见了,后来听说是因为政府报导不公,他们上访去了,后来有些被抓了。

那时常听到老人们抱怨说:老百姓治病花不起钱,练法轮功最管用,打压了真可惜。我家信箱里也常收到法轮功送来的资料,有澄清天安门自焚真相的,有写着什么是“真善忍”的,我都小心翼翼的收好了。虽然从这些一张一张的资料里,我还是不太了解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可我知道这里一定有冤情。就这样我攒了一大口袋的法轮功的材料,我相信既然文革能结束,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将来也一定有另一种说法,所以这些东西可得留好了,将来都是历史的见证。

有一次上街,我看到公安在当街殴打一个年轻人。这人被打得趴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满脸是血,可那些公安还使劲打他。围观的人看不过去了就说:“别打那么狠了,他犯啥罪啊?”我听了真好笑,现在的中国社会都成什么样了?打人有罪,警察打人更是执法犯法,怎么规劝的人都变成说“别打那么狠”了?可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一句不像样的规劝警察都不接受,还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是法轮功!”那口气好像法轮功都不是人似的。一听是法轮功,大家都不敢吱声了,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像文革中时共产党一定要消灭被定性为“反革命”的“阶级敌人”;共产党绝不会善待被定性为“X教”的“法轮功分子”。

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想去把警察拦下来,可没这胆量,而且大家都没有这胆量,全都怕被牵连。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警察行凶。

但后来我却发现这是一场让人躲也躲不过的迫害。2000年我丈夫的好朋友从美国打电话来拜托我们让他妹夫到我家来躲一阵子。原来,他妹夫是山东一家印刷厂的厂长,99年镇压以前法轮功书籍热销,他为了厂子的经济效益和让职工们多拿点儿奖金,印制了一百多万本法轮功书籍,结果镇压后就因为自己的本职工作,成了全国的通缉对象──一个从没练过法轮功的“法轮功分子”。一夜之间他不得不放弃原本好端端的生活。经过了几个月的颠沛流离,他终于来到我家,才三十出头的他头发全白了。于是我家不得不被卷入了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心惊胆战的开始“掩护”“法轮功分子”。我知道共党当年宣传的“老百姓掩护八路军”的日子不可能有了,如今谁要是还去掩护这个流氓政党,那一定是东郭先生。

有史为鉴,中共扣大帽子的“本事”是举世无双的,直到现在,我丈夫朋友的妹夫仍被定为“法轮功分子” 被全国通缉,常年有家不能回,7年了,女儿长大了,都一直见不到爸爸。

类似这样荒唐事还很多。前不久我在加拿大从网上得知,我的一个多年的老朋友因炼法轮功被判了劳教,在监狱里受尽了非人的对待。可怜我那朋友阿梅(化名),她可是个邻里皆知的好人,一辈子善良,吃苦耐劳,生意做得很成功,炼法轮功后以前的病也好了,小日子过得挺红火,我可绝不相信我的好朋友会犯法,我虽然不练功,但以前对法轮功没有丝毫反感就是因为她,因为我知道善良的阿梅只会选择善良的东西。可中共连一个50来岁的弱女子也不放过,竟然酷刑折磨她,仅仅因为她不愿放弃使她身心收益的法轮功。特别是最近加拿大的各大媒体、CBC、CTV上都报导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骇人听闻的消息,我更是担心,我绝对相信加拿大调查员的调查结果,因为我亲眼看见中共警察光天化日之下能把人打成那样,背地里做的事那还用说吗?我赶忙打电话去问,听阿梅家人说劳教所方面已经很久没让他们和阿梅见面了……

来到蒙特利尔以后,常看到另一家中文报纸某某报整版的写文章攻击法轮功,我从大陆来,他们骗不了我,那些内容没有一点是他们自己采访来的,完全是照搬国内那套愚民伎俩。在海外企图煽起海外华人对法轮功的仇恨,就像共产党“鼓动群众斗群众”一样,他们在海外制造华人的不团结,鼓动海外华人们歧视、排挤炼法轮功的华人,与加拿大政府向华人社区倡导的要帮助华人建立沟通与和谐的环境背道而驰。所以我觉得某某报的做法也在侵犯我们的利益。华人作为加拿大移民中的一支,本应该共同维护好我们在加拿大的利益才对,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语言去攻击、诬蔑自己的同胞呢?这实在是在破坏华人的形象。

现在全世界除了中共、北韩政权以外还有哪个政府如此害怕自己的公民做修心向善的好人呢?什么样的政府才会害怕“真善忍”呢?尤其是经历了文革的那一代,更是亲身体会到了中共“假恶斗”的本质,应该明白这样的宣传是万万不可信的。在国内很多人都知道江泽民不惜动用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力来镇压法轮功。这么多纳税人的血汗钱都是怎么挥霍的?看来这些甘心充当中共喉舌的海外媒体也来分割到这块馅饼了。于是,在金钱和利益的诱惑下,有一些海外媒体什么样的文章都写。人说谋财也得重德嘛,我做生意很多年了,可我明白昧着良心的事,钱再多也不干,一时赚了钱将来一定有大赔。说白了欺负法轮功就是帮着共产党搞迫害,但我还真没看见哪个被中共当枪使的人最后自己有好下场的呢。

大使馆究竟给了这个海外喉舌多少钱,稍微算一算就心知肚明了:小小的一家私人报社竟可以长期潇洒的支付着昂贵的律师费用打这种无底洞的官司。而且在这全世界都谴责中共活体摘除器官的当头上仍一意孤行的继续充当中共迫害良善的宣传媒体。不难看出,背后很有可能是中共雄厚的“镇压法轮功专款”。再加上中共一方面不让法轮功在大陆享有言论自由,一方面又非要在海外用所谓的“言论自由”作幌子钻法律的漏洞,可法轮功一群平头老百姓要想靠自己的生活费打赢这场官司仍是很难的。

但我想,是非黑白历史自会有公断。今天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算是了了我个人的心愿。每每想到那个因炼法轮功而被当街毒打得面目全非的年轻人,每每想到我丈夫朋友的妹夫神情中的凄惨和无奈,我都不禁感叹这镇压法轮功的荒唐和共产党统治下的世态炎凉。在此,我转达一群海外华人的心声,也算是让我煎熬了多年的良心得到安宁:希望海外媒体不要像某某报社一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出卖良知,充当中共迫害自己同胞的洗脑传媒和替罪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