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實現諾貝爾獎零突破的希望是這樣破滅的 (多圖)
 
解民心
 
2006-7-10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禍害人類85周年的時候,邪黨為自己塗脂抹粉、大吹大擂,對大陸民眾進行著新一輪的欺騙和麻醉。然而,海內外的炎黃子孫和科技界的一些憂國憂民的志士仁人此時卻依然在痛苦的思考著一個問題:自詡是先進文化、先進科學代表的中共,折騰了半個多世紀,大陸至今仍實現不了諾貝爾獎的零突破;而一些離開大陸去往西方的中國籍學者卻在國外頻頻獲(諾貝爾)獎,這是為什麼?2004年10月新華社刊發的《中國科技界悲劇——山東生物專家張穎清含冤早逝》一文,對此問題的回答給了啟示。


張穎清教授與其夫人
張穎清教授是原山東大學全息生物研究所所長,1990年在新加坡召開的第一屆國際全息生物學學術討論會上被選為《國際全息生物學會》終身主席,在國際上發表許多專著,曾三次被諾貝爾評獎機構邀往瑞典講學,是全國科技界公認有希望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生物學家。然而, 1995年間,對生物學一無所知的何祚庥等人竟撰文著書,硬把張教授的研究學科打成「偽科學」,全息生物學在學術上被封殺,張教授身心遭到摧殘,於 2004年含冤去世。大陸實現諾貝爾獎零突破的希望破滅了!

何祚庥何許人也!他是仗著連襟羅幹的權勢,混了個「院士」的頭銜,在中科院是早已聞名的「三不」(不學無術、不務正業、不自量力)「科學家」。他被中共策封為「科學打假」的「反偽斗士」,肆無忌憚、不可一世。更重要的,他是挑起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元兇之一,所以臭名昭著!

那麼,何作庥把張教授的「全息生物學」打成「偽科學」的藉口是什麼呢?他在接受晨報記者的質詢時辯解說:「在張穎清之前生物學上沒全息這個名詞,我覺得他對全息這個詞在生物學上的概念沒做任何解釋。」在何看來,凡在某一學科有人提出了以前沒有過的新概念、新名詞,那都屬偽科學。按他的邏輯,全世界所有獲諾貝爾獎的課題全是「偽科學」。真是荒謬絕倫、無知至極!

這個無德無才的何祚庥為什麼會受到中共的青睞呢?這不只是因為他有羅幹這個後臺,重要的是他「反偽」邏輯和中共的邪惡思路相吻合。半個多世紀來,中共一直在為自己生存的合理性與執政的合法性在理論上拚命掙扎。它一方面把中華傳統文化破壞殆盡,同時把無神論的基礎、達爾文進化論為根據的唯物主義捧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作為它生存與獨裁的理論武器,麻醉和迷惑著大陸民眾、抵禦著來自自由世界的批判、抨擊。在當今,進化論已走入死胡同,唯物主義被人們紛紛唾棄,中共亟須一批何祚庥這樣的打手,把一切挑戰無神論、挑戰唯物主義的科學理論、觀點和成果扣上「偽科學」的帽子統統扼殺。

中共非常害怕生命科學的突破。在唯物主義看來,任何生命都像一根火柴那麼簡單:當它被製造出來,生命就開始;當它燃燒完,生命就終結。哪有什麼生命信息?何談生物全息?中共明白,一旦全息生物學被承認,獲大獎,則就證明了唯物主義的荒謬,邪黨就會受到致命打擊。所以,中共寧可眼睜睜地看著何祚庥一夥以「偽科學」的大捧把一個本可讓自己露臉的「準諾貝爾獎獲得者」張穎清及其研究成果打殺而毫不惋惜和痛心,更談不上對何祚庥們的指責和懲罰,因為在中共眼裡,何所扼殺的是一名向唯物主義、向中共獨裁的挑戰者,何祚庥是個大大的功臣!




長鬼形、懷鬼胎、做鬼事的何炸庥!

到這裏,人們就會明白何祚庥為什麼在1999年4月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挑起中共對法輪功殘酷鎮壓的原因。當中共看到堅持「真善忍」法理的法輪功的弘傳,在中華大地掀起了一場復甦民族傳統文化的精神運動,自己面臨著被人民唾棄、被歷史淘汰的滅頂之災時,就想到了何祚庥。這個長鬼形、懷鬼胎、做鬼事的何炸庥就成為中共鬼子牽著的一隻狼狗,戴著「反偽勇士」的桂冠,撲向了法輪功,引發了這場已長達七年、迫害逾億人的血腥災難。然而,讓中共始料不及的是這場罪惡已導致中共自取滅亡。所以,邪黨恐怕現在才明白過來:噢,原來這個狗奴才是個喪門星!

從全息生物學被打殺,到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邪黨向人們證明了一個不爭的事實:在中共獨裁統治下,一切真理都將被扼殺,中國與諾貝爾獎無緣!

歷史的大潮已經展示:中共邪靈將被中華民族剪除,諾貝爾獎的零突破將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得以實現,中華民族將再現輝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