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躲在健康報的犄角旮旯裡「闢謠」
 
老久
 
2006-6-30
 
【人民報消息】今年3月,蘇家屯集中營的曝光撕開了中共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罪行的重重黑幕;其後,越來越多的事實和證據表明中共這種罪行的規模之大範圍之廣,令人觸目驚心;說它規模之大,是因為這幾年中共進行了幾萬例的器官移植,幾萬個活體器官的來源揭示了中共對上萬人的屠殺;說它範圍之廣,是因為這種活體器官移植的行為和其背後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都是遍布全國的。

整整事隔三個月後,6月9日的中共《健康報》才第一次在國內的全國性媒體上對蘇家屯集中營事件做出有氣無力的回應,那些一兩個月以前的零星回應,他們只敢在海外媒體上偷偷摸摸的進行,當時他們是怎麼也不敢讓國內的老百姓知道這個「謠言」的;到現在三個月過去了,中共此時的馬後炮「闢謠」行為,早已經沒有任何時效上的澄清價值了,可是他們還是不敢正視那些所謂「謠言」,甚至那些被安排來「理直氣壯」作闢謠講話的人,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所謂「謠言」說了些什麼,這樣的「闢謠」只能讓人覺得好笑了;當然,即使這樣的「闢謠」,他們也不敢登在《人民日報》這樣有影響的大報上,即使在《健康報》也只能躲在犄角旮旯裡。

本來,我對中共的「闢謠」不感什麼興趣,就像當年聽中共「闢謠」說什麼「六四天安門廣場沒死人」什麼「中國不存在非典疫情」,一笑了之;可是今天有位網友把這篇「子虛烏有的『蘇家屯集中營事件』」貼在禮義圓明論壇裡,我這個斑竹只好寫寫評論了。

一:中共要闢謠,卻不敢告訴人民「謠言」的真正內容。

這篇「子虛烏有的『蘇家屯集中營事件』」第一段講「謠言驟起」,裡面概述了所謂「謠言」的情況:2006年3月9日,「法輪功」大紀元網站突然拋出「驚天內幕」——「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一文。3月20日,大紀元網站又以「主刀醫生太太揭蘇家屯器官摘除黑幕」為題,首次點明上述「集中營」就是位於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主刀醫生太太」說,從2001年起,這個「郊區農村醫院」裡大規模關押「法輪功」學員,被關押者均被摘除了角膜或其他臟器。3月31日,大紀元網站再爆「料」,拋出「老軍醫的話」,說是設於蘇家屯血栓病醫院的集中營在被曝光後已經轉入地下。」

這裏面要注意的是,蘇家屯集中營存在於蘇家屯的地下設施裡,並不是「老軍醫的話」,而是「主刀醫生太太揭蘇家屯器官摘除黑幕」當時就指出了:「在蘇家屯醫院中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平房已經在2003年左右拆了。」「醫院員工都認為這個醫院地下有龐大的地下室。」,大紀元的相關文章說「今年三月九日和十七日分別有兩個證人站出來指證,在中國瀋陽蘇家屯地區,有一個叫「全國中西血栓病醫療中心」的地方。在地下醫療設施裡,從2001年陸續關押了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相當部份的人被虐殺殘害,被活體摘除器官。」,蘇家屯集中營本來就在地下設施裡,可是中共卻要明目張膽自己編一個謠言:老軍醫說:設於蘇家屯血栓病醫院的集中營在被曝光後已經轉入地下。為什麼呢?因為他要製造一個假象:法輪功說的蘇家屯血栓病醫院集中營是指血栓病醫院的地面設施。這樣他們就可以通過對蘇家屯血栓病醫院的表面設施所謂的「調查」來混淆視聽欺騙人民,什麼「醫院只有300多張床位,根本住不下6000多人」等等。

其次,他們根本不敢曝光老軍醫說了些什麼,老軍醫說了「所謂的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活人直接焚燒也很普遍。」;但是更主要的是說了 「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臺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1.4萬人被集中關押。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代號 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其實,現在對於中共的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罪行調查,早就不限於蘇家屯集中營了,而是對中共在全國的集中營和活摘器官罪行調查了,各種證據也不斷湧現,這些事實中共根本不敢讓國內的老百姓知道,何況他連一個蘇家屯集中營事件都無法成功「闢謠」。

二:中共根本不知道證人的身份就可以「查無此人」。

這篇「子虛烏有的『蘇家屯集中營事件』」第二段講:「焚屍爐」只是鍋爐房「證人」查無此人。其中說:「蘇家屯集中營事件」中一個重要線索是自稱蘇家屯血栓病醫院

主刀醫生和太太的證人證言,而張玉琴明確指出該院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這就奇怪了,這個主刀醫生和太太的身份一直就沒有公開,中共沒有這兩個人的身份情況怎麼就可以查找這兩個人呢?難道說「該院根本就沒有主刀醫生和太太」?或者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根本就沒有曾經做過該院主刀醫生的任何人在國外」,可是中共做不到。如果他們自己清楚這個主刀醫生和太太的身份,真的不是蘇家屯血栓病醫院的人,那麼中共不必說「該院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也不必讓那些網特在海外的論壇上造謠說認識他們是海外的兩個騙子等等,直接到美國的法院起訴就行了,可是中共不敢哪。

三.「焚屍爐」只是鍋爐房,不能證明在血栓病醫院的鍋爐房裡就沒焚過屍

中共的這篇文章用了大量篇幅寫血栓病醫院的鍋爐房如何,說明不是「焚屍爐」。問題是證人並沒有說血栓病醫院的鍋爐房裡安的專用的「焚屍爐」,只是說血栓病醫院的鍋爐房裡曾經焚過屍,那麼中共講「焚屍爐」只是鍋爐房,並不能證明在血栓病醫院的鍋爐房裡就沒焚過屍。就像一把扳手曾經被當成殺人兇器,你不能說因為這是把扳手不是把屠刀,所以這把扳手就不可能是殺人兇器。

當時證人是說:「前夫說,需要腎的病人在別的醫院,腎在蘇家屯摘除。手術後的人是活不了,送到蘇家屯火葬場或醫院的鍋爐房,我們院的人稱鍋爐房為焚屍爐。」,那麼是說屍體一般送蘇家屯火葬場,有時是在醫院的鍋爐房處理。

2004 年七月,瀋陽曾經有一個新聞,一個民工朱維家在瀋陽建工學院工地非正常死亡,屍體在蘇家屯區殯儀館存放了5天,沒有死亡證明,根據規定非正常死亡的,由公安機關開死亡證明,可是最後毫不相干的血栓醫院卻開出一份「死亡證明」使屍體火化,這是否說明血栓醫院為非正常死亡屍體辦理火化的是很熟悉和很方便的呢?

四:器官移植的「無稽之談」

中共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另一個主要理由是:血栓醫院「更沒有條件和資格進行任何器官移植手術」因此「所謂「集中營」之說完全是無中生有,關於「器官移植」更是無稽之談。」

需要指出的是: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人說血栓醫院進行了人體器官移植,這種指控是不存在的,只是說血栓醫院的一些人和設施參與了蘇家屯集中營的屠殺和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它根本不須要什麼「具備人體器官移植這樣手術的條件和水平」,只需要有」按器官移植要求活體切除人體器官這樣手術的條件和水平」就夠了,它只提供器官供體或供體器官,至於器官移植這樣手術也許是在其他醫院做的,血栓醫院離瀋陽桃仙機場非常近,這就保證了器官運輸的快捷。

我們知道:三甲醫院才有資格作人體器官移植,那麼血栓醫院為什麼不是三甲醫院呢?血栓醫院自己都承認它的設施設備都是按三甲醫院建立的,它的醫生一大幫都是教授,它自己是什麼「全國先進單位」「全國血栓治療中心」「全國性醫療雜誌主編單位」,它的院長是什麼「全國勞模」,這些條件,全國那些地方三甲醫院都是望塵莫及的;它之所以評不上或者不去評什麼三甲醫院,也不過就是差三五例人體器官移植手術,只要去市區的大醫院求點援就解決了,那些地方三甲醫院都是這麼做的。現在看來,這個血栓醫院不去評什麼三甲醫院,完全是故意裝孫子,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蓋它是個「活體器官提供中心」。

五:對血栓醫院現狀的調查並不能證明它的過去

蘇家屯集中營的曝光後,中共在很長時間裡不回應,私下裡肯定做了大量毀滅證據的工作,轉移了關押在地下設施裡的法輪功學員,使得蘇家屯集中營成為過去。而中共讓其幾個代理人裝模作樣的對血栓醫院的現狀進行調查,只能算做秀了;而4月14日下午,美國駐瀋陽領事館的官員,在血栓醫院的短短「三個半小時」裡,也只能對其現狀作出點判斷了。但是只拿現狀是否定不了過去的。

蘇家屯集中營其實是中共在瀋陽迫害法輪功並活體摘除器官的一個系統,血栓醫院只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是個主要負責活體摘除器官的地方。蘇家屯的地下有抗日時期日本關東軍最大的地下倉庫,可儲存供應十幾萬人的物資,而現在的地下人防工事也是全國的先進,包括地下醫療設施,地下「防化」設施等等,但是這些地下設施都是中共要掩蓋的。各種證據表明,瀋陽在過去幾年裡存在著很大的活體器官來源,瀋陽本身各大醫院的活體器官移植數量之多,器官供應之快,都證明了這一點。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