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貪官賈慶林香港收棺材(多圖)
 
2006-6-29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左二)和維權律師關注組籌組人何俊仁議員(左三)
等民主人士向賈慶林抗議。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6月29日報導)賈慶林貪腐搞出大動靜,最近去香港想撈點政治資本也收獲不小。收了一個棺材,還有一個掛著黑紗的賈慶林相框。不過最後相片被撕毀、相框被砸爛,只剩下黑紗。不管如何,比黃菊強,起碼沒死先有人送棺材來了,還有人把遺像都準備好,想的真夠周到的。

代朱熔基送棺材


民主人士古思堯代朱熔基送棺材。
朱熔基曾說把99口棺材送給貪官,但一直未如願,所以中共欽定的港府6月27日晚在港島金鐘的香格里拉酒店設宴招待賈慶林時,民主人士古思堯在數名示威人士的協助下,手持道具棺材,棺木蓋寫有“貪官賈慶林收 代朱熔基贈”,旁邊寫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以及寫著“屠夫政權,遺臭萬年”的中共黨徽道具,跨過鐵馬及穿越示威區,準備進入會場親自交給賈慶林。這讓港府大為恐慌,得罪了賈慶林,那直接危及的就是自己的烏紗帽。所以港府聽命於誰,警局就為誰服務。大批警員一擁而上,雙方發生推撞,最後,於酒店外圍戒備的大批機動部隊警員仗人多勢眾,沒收了棺材道具,並將古思堯擡回示威區。

酒店裏,港首對賈慶林百般獻媚取寵;酒店外廣場,來自多個民間團體包括支聯會、法輪功、四五行動、前線、民主救港力量共200多人,拉起橫額和標語,進行請願或抗議。法輪功學員呼籲制止迫害法輪功,並依法懲辦包括賈慶林、薄熙來在內的迫害要犯。支聯會及四五行動等團體則提出平反“六四”、爭取普選及釋放程翔等訴求。

獨裁的土壤裏長不出「遵紀守法」的種子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
進行請願或抗議的團體包括支聯會、維權律師關注組和法輪功學員,他們先後在現場宣讀請願信或公開聲明。支聯會呼喊“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口號,在遞交賈慶林的公開信中要求平反“六四”,支持內地維權運動,爭取香港全面民主普選。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在信中要求中共貫徹實踐“遵守法律”和“依法治國”的基本方針,“尊重和維護國民全面享有憲法和法律所確認的權利和自由,以及保障和維護律師執業的權利和尊嚴,免受政治干預和壓迫,並追究一切對維權人士和律師的壓迫行為”。

他同時要求中共聆聽香港市民的聲音,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並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特首和全體立法會議員。

當然這是完全不可能的,在中共看來這就是「反共勢力」。自從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以來,一千餘萬人退出共產黨及其組織之後,中共絕少用「反共勢力」這個名詞了,而是比過去更頻繁的用「反華勢力」來稱呼那些反對共產黨獨裁專制的組織和個人。如果獨裁的土壤裏能長出「遵紀守法」的種子,天何必非要滅共呢?只有實在實在無法救要的,才會放棄。所以向中共要什麼,都是沒有任何結果。

維權律師關注組召集人、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則聯同剛抵達香港的前北京大學副教授焦國標,一同遞交請願信,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國內維權律師及人士。何俊仁在信中指出,中共表面的繁榮穩定,其實隱藏了許多社會矛盾和危機。

他說:“國家繁榮和部分人富起來,使得很多人,尤其基層的弱勢群體付出極大和不公義的代價,我們的弱勢人群已經被逼到一個忍無可忍的地步。”

砸毀掛有黑紗的賈慶林相框


梁國雄手持掛有黑紗的大貪官
賈慶林相框。
“四五行動”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出席晚宴前向在場媒體表示,賈慶林是中共一黨專制下最典型貪污腐敗的例子,“因為他在福建省做省長的時候,福建省成為貪污大省,他現在反而升官成為一個政治局常委”。

其後,梁國雄身穿寫上“平反六四、支持維權”字樣的黑色T恤,手持一封致賈慶林的請願信進入晚宴會場,但即時被自稱民政事務局人員阻止。他表達抗議後,當眾脫去外衣,反轉T恤穿上,才獲准進入會場。較早前,他貼上呼籲市民“七一上街”標語的座駕,亦被禁止駛入會場。可想而知,陳太公開站出來高調呼籲市民7月1日上街尋求民主是多麼讓中共恐慌和無奈。

港府僅僅忍耐了梁國雄在會場內逗留不足半小時後,即將他驅逐離場。梁國雄說,進入會場後被10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士包圍,期間與對方有輕微碰撞,以致他小腿紅腫,而他手持的橙汁則倒在對方身上。這下就有理由轟他出去了,於是對方隨即指他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將他帶離會場。這種小把戲當然是由小流氓小癟三們完成了。

梁國雄隨後在酒店外砸毀一個掛有黑紗的有賈慶林相片的相框,並撕毀相片,以示抗議。

賈慶林在這個時候去香港實在是不智之舉。不過他什麼時候「智」過呢?


焦國標與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將印有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畫像的T恤
交給官方,以示對中國維權運動的聲援。


法輪功學員要求懲治犯有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的江澤民、賈慶林和薄熙來等人,並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


結束一黨專制。


(圖片來源: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