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入狱可别当小消息看(图)
 
李威
 
2006-6-28
 

刘季芝被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人民报消息】这事去年年底闹的很大,虽然这种事情在罗干地盘里屡见不鲜,但轰动到世界去了,就有人出来说,“不能不面对”。整个事件回过头来看,这个「面对」指的是让罗干面对责任。

2005年11月25日发生的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警察强暴两名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最近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三次秘密审判。法庭最后宣判:“被告人何雪健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6月8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何雪健的上诉,维持原判。

「猥亵」和「强奸」完全是两个概念,为何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既维持了原判,又容忍了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审判后写下的不实审判词呢?这个案子表面看很简单,但是从整个案件来看,这家伙入狱可别当小消息看,这牵扯到高层派别的纷争和对法轮功的作法分歧。

2005 年11月24日,涿州市东城坊镇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桥及派出所警察,绑架5名法轮功学员,次日(25日)下午,恶警何雪健在派出所宿舍里当着另一个警察王增军的面先后强奸了和他妈年岁差不多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韩玉芝。这个流氓畜生都不如,有些动物还要找没人的地方“下手”。

当地政府悬赏10万元抓捕受害者

强奸事后,受害者家人居然被强行“罚款”三千元。由于刘季芝、韩玉芝等揭露自己遭受的摧残,中共当地政府还悬赏10万元抓捕受害者。这充份证明要封口。在强大的压力下,谴责的电话如潮水涌来,灭口是不行的,2005年12月11日,何雪健被逮捕了。就在罪犯逮捕后判刑前的这段时间,受害人刘季芝一直遭受迫害。 2006年3月7日,有多名目击者目睹了刘季芝母女在北京海淀区西三旗空军科研大院洗衣厂被保定市“专案组”秘密抓捕。后来刘季芝被非法关押在满城县西山宾馆21天;3月28日,被涿州市610 非法关押在南马“洗脑班”16天;4月13日,又被涿州市610 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位于涿州)64天。

当地政府保恶警

在6月8日审判结束一个星期之后,6月15日下午5点,涿州市610突然通知刘季芝家人,将其从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接回。刘季芝这次在北京被绑架,又失去人身自由100天。在秘密审判过程中,受害人刘季芝一直被阻扰,始终没能到庭,也没有指定诉讼代理人。

但是,即使在被告人、流氓恶警何雪健对刘季芝的强奸罪(应判8年)变成了猥亵罪(判处3年)。何雪健还是被判处8年。

几个微妙的变化

过去发生过多少起恶警强奸案都没有绳之以法,怎么这次恶警何雪健被判8年徒刑?如果上面没有人非要收拾罗干,这事也就又泥牛入海了。

还有一个不寻常的消息,何雪健被判八年徒刑后,韩玉芝的丈夫刘建增胆气壮起来,已变卖家产誓为妻子讨回公道,继续追究宋晓彬、柴玉桥等人的法律责任;寻求民事赔偿。

宋小彬是镇政法委书记,归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管;柴玉桥是镇综治办主任,也归中共综治办主任罗干管。刚被强奸后,别说控告,为了不再被迫害,韩玉芝还躲出去一阵子。也不过就是半年的工夫,现在她丈夫居然敢控告罗干的属下、自己地区的恶霸,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罗干自救,牺牲喽喽

值得深思的是,不想让何雪健被枪毙的只是地方党官,因为他脑袋搬家了,镇领导的脑袋也别打算舒服。可罗干不会保他的,恰恰相反,罗干为了保全自己,历来牺牲喽喽。

高层开会时,罗干为了自救,指示说:「不先杀一批稳定稳定人心恐怕很难捱过去。」

那些「是江泽民让我干的,是罗干让我干的,要算帐找他们去」的论调已经是老皇历了。现在,罗干为了自己在高层能捱过去,当然就得让这些底下听喝儿的恶警在枪口和监狱面前「很难捱过去」。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