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为中国苦难的复转军人呐喊
 
——──即中共以黑帮手段围堵我全家的188天
 
作者:高智晟
 
2006-5-31
 
【人民报消息】“高律师,河北省藁城政府,吃兵肉,喝兵血,扒兵皮,抽兵骨啊”。

尽管我每年要看阅大量的、被这个凶残的邪恶政权压榨至敲骨吸髓的境地的、无以量计的苦难中国同胞用血和泪写成的上访材料,但当我看到复转军人马永写给我的这段话时,我是潸然泪下!我们夫妇曾经也是军人,我们对军人即那些曾经有过军旅生涯的同胞,有一种终生不会改变的亲近情结。每每的有复转军人同胞的控诉材料寄来时,我都会将之特别放置,我有时也常会将有关材料,有关反映复转军人悲惨境遇的控诉材料拿给耿和看,有时,我们也会一同为这些不能幸免于腐败权力倾轧而身陷人生艰难中的战友们流泪。

中共军人真正的,深层次的耻辱和悲哀,是他们整体的名不正而言不顺。他们及曾经是的我们,被迫沦为中共专制暴政的打手。当这个邪恶的政党需要你时,曾经是中共的军人们一次次干出了去屠杀他们自己的父母及兄弟姊妹这样的悖逆基本人伦的冷血兽行。我每一天收到的大量的,有涉被腐败权力严重践踏复转军人特有权力的材料中,他们大多是刚刚为中共卖完命而脱下军装的复转军人,还有些就根本是刚刚放下为中共杀罢人的屠刀而离开部队的。河北省藁城市的复转军人马永是代表了一个600多复转军人的庞大群体而写的这份控诉材料。这位身涉上访这种中共国独有的苦难深渊的复转军人的控诉材料中,保持了曾经作为军人的他的幽默。他的上访材料标题为:“敬爱的军委主席你在哪里”。他在上访材料中写道:“我是一名已上访了五年的退役士兵,今天我向你反映当地政府‘清廉’的行为。河北省藁城市政府阳奉阴违,颠倒黑白,急兵之所急,想兵之所想,他们知道我们当兵的保家卫国,当兵站岗是站累了,所以就将本该分配给我们的工作,就让给别人替我们上岗,对此我代表藁城市所有的士兵对这样的政府说一声‘谢谢’。

河北省藁城市政府是吃兵肉,喝兵血,扒兵皮,抽兵骨,偷梁换柱,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暗箱操作,公然占用军转安置指标,到目前为止,已经造成藁城市600多名退伍士兵不能上岗,对退伍士兵生活和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我们退伍士兵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一次次得到的是各级政府的欺骗。民政局的一些领导为了退伍兵群体也多次向政府打报告,然而一次次的报告都如泥牛入海了无音讯。”这份控诉材料的最后说:“为了这600多名正义的士兵的利益,为了全国的退役士兵,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代价来唤醒中央领导的觉醒。我们要尊严,我们要正义,我们要公道”。

其实退役士兵马永反映的问题并不涉及复杂的法律技术的判断问题,他的案件是非判断简单明朗。马永们的退伍士兵身份, 中共自己制订的对城市退伍士兵的安置的具有法律效能的安置规定,一个萝卜一个坑,只要对号入座进行安置即可。但这是一个惯用欺骗伎俩的、从不计较欺骗后果的、没有人不被它欺骗、没有它不敢欺骗的人或者群体的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政权。大约在1999年之前,全国各地政府的腐败滥权行为和贪行还是有一些禁区的,诸如对复转军人的安置问题,虽然也在个别地方存在着侵犯复转军人特有权利的事件,但像在最近6、7年的时间这种愈演愈烈,发展到后来这样公然地、整体地、持续地、普遍地剥夺只属于中共特与的复转军人的权利的事件屡见不鲜。

河北省藁城市的腐败官员,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竟将安置军人的名额全部变成了他们自己的权、钱、情交易的资源,致使600多名退伍军人得不到应有的安置。

就像被暴力拆迁房产的城市受害者群体及被野蛮抢夺了土地的农村受害者群体一样,中共军人退出现役后的权益,被中共各地无法无天的恶劣官吏非法剥夺后,这些曾经是军人的人们,已成了在中国另一大被野蛮权利制造出的弱势群体。而中共的腐败权力内部也早已将这个被缺德的腐败权力压迫制造出的庞大受害群体,列为不稳定因素甚至是敌对势力。中国内部那些阴狠的反文明势力,看到我这样的文字时,肯定是会装出一个忿忿然状,会跳将出来大骂我是耸言听闻,别有用心地离间“党群关系”。

已在非人的上访屈辱生涯中寻找了5年希望的马永哪里知道,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共公、检、法及安全部门早就有内部文件,将马永们这样的复转军人内定为不稳定势力。2005年11月份,一位自称是四川省高级法院的法官给我打了一个匿名电话(电话号确系由山东济南打来)告知我:“含最高法院在内的、中央5部门连署内部文件,将法轮功案件、强制拆迁案件、失地的群体农民案件、涉及国有企业老年职工及下岗职工的群体案件、涉及复员转业军人的上访案件,各有关部门一律不得受理”。这位打电话的最后还来了一句:“高律师,复转军人们不但成了今天中国的弱势群体,还被与法轮功并列成为实际的敌对势力,这多么可怕啊”。对于电话所涉及内容的真实性,后来我通过安徽省某法院系统的朋友那里得到了证实,并得知,这一文件只发至省级人民法院,省级以下各级法院被要求只能是口头传达。中共野蛮暴政的历史劣迹从来表明,公开的法律他们是从来不会认真执行。而通过内部炮制出的非法文件,从来都是会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这是铁律。不知实情的马永们,即使是上访,为上访跑断腿,磨破嘴,也不会换来问题的解决。马永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个政权早已丧失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他们从来在根本上早已根绝了解决问题的诚意。

中共欠下的中国人民的累累血债是永远也无法还清的。纵使今天的胡、温有这样的善意和诚意也是完全枉然!含胡温在内的所有的中国人应当清晰地认识到:像中共暴政残酷“镇压反革命运动”这样的罪债,像“大跃进”这样的罪债,像“反右”这样的罪债,像以“社会主义改造”名义大规模抢劫私有合法财产这样的罪债,像“文革”十年浩劫这样的罪债,像“六四”大屠杀这样的罪债,像血腥镇压法轮功这样的罪债,以及像野蛮暴政新近几年里针对失地农民的罪债,对城市被拆迁受害群体的罪债,对下岗工人的罪债,对数以百万计的复转军人的罪债,对反动司法制造出的庞大的冤民群体的罪债,仅上述这些我所列到的罪债,哪一个单独的罪债是以胡、温为首的今天的中共能够偿还得了的呢!

有人说,专制暴政不可逆转的规律就是消灭良心和快速制造唾弃它本身的离心者。中共专制极权的无法无天及从不掩饰的缺德行径,已让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其是彻底的心寒!脱掉军装的马永们及将来也必然要脱掉军装的未来的马永们,对这种现状应当是到了一个清晰认识的时候了。


2006年5月30日在有中共特务包围的日子于北京一家肯德基店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