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宗教事务局长被指在美公然从事特务活动 (图)
 
2006-5-25
 
【人民报消息】中共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目前正带领三自爱国会成员在美国洛杉矶、亚特兰大和纽约进行所谓“圣经事工展”巡回。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发起人李世雄先生指出,叶小文是以宗教名义在美国公然从事中共的特务活动,积极充当中共统战政策的马前卒,拚命邀功,是共产党在宗教界的最高头领。这是中共在海内外搞统战和欺骗的“阳谋”。

以下李世雄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的部分内容:

* 中共宗教为政治服务

中共举办的一切所谓宗教活动的目的都是为其政治服务。而被其利用的工具都是经中共统战、安排的,而真正有信仰的人在中共社会是无路可走的。

只有共产主义是中共承认的唯一合法的信仰。无论老百姓信什么教,都必须首先服从共产党的指挥,承认共产党是高于一切教会的,也就是“上帝的上帝”、“佛祖的佛祖”、“真主的真主”、“安拉的安拉”,否则就必然成为打击的对象。

这种由共产党直接操纵的,以消灭宗教信仰为目的的,首先是“爱国(其实是爱党)”,然后才是教会的“统战特务机关”,是没有人愿意进去的,特别是那些敬畏上帝且具有正义感的人。

在这世界上还有哪一国的教会是象中共那样建有秘密党支部的,何况一些“宗教领袖”的党员身份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 叶小文在搞特务活动

中共内部无论是局长也好、部长也好,总书记也好,都是中共邪恶体系里的一颗螺丝钉,一个工具而已。中共如何控制那些特务工具?就是靠利益、物质。所有的人都附在物质层面,因此那些工具不管走到哪里,都必须为其邪恶体系、邪恶机器工作。

叶小文是以宗教名义在美国公然从事中共的特务活动,积极充当中共统战政策的马前卒,拚命邀功,是共产党在宗教界的最高头领。这是中共在海内外搞统战和欺骗的“阳谋”。

信神的人最基本的是不会撒谎,不敢得罪神。像叶小文这样一个无神论者、一个顽固僵化的共产党员,怎么会信神呢?怎么能管理宗教事务呢?

他们号称会议主题是“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这是耶稣说的一句话。

如果有机会见到叶小文,我倒要问他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什么叫“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你是怎么让耶稣照亮你的前程?你是怎么在走耶稣指引的路?”

中共一贯就是瞒天过海,最拿手的就是搞特务活动,“特务”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有明有暗,叶小文这样的就是明着搞的。可以预言,中共下一步将在宗教领域搞更大的动作。

* 中共历来以宗教名义搞特务活动

中共成立起来,以宗教名义从事特务活动的例子很多。在那些爱国(其实是爱党)教会的新领袖人物之中,有吃教的,有因软弱而跌倒的,更有原本就是混在羊群里的狼,早就是一名暗藏的中共特务了的。

但是,他们并不暴露其党员身份,却以教内的派别不同及投机分子的面目出现,主动站出来为共产党怎样控制及搞垮教会出谋划策,争当共产政权在宗教界的代言人,为共产党迫害原教会领袖及信徒制造借口,排除异己。

其主要代表人物有:以吴耀宗(吴称:“上帝已将人类得救之钥匙,从教会手里夺去,交予共产党了”)、丁光训(丁号召基督徒要“和人民打成一片去恨他们所恨的”)、李储文等人为首的基督教败类,也有以皮漱石、杨士达、李君武、傅铁山为首的天主教人物。

最典型的就是中共统战部长严明复的家人,前俄罗斯总统在庆祝卫国战争50年胜利时,特意到俄罗斯驻华使馆举行仪式,由俄罗斯大使向中共战时情报小组组长严宝航(严明复的父亲)、严明诗(严明复的姐姐)等颁发纪念奖章。为什么呢?因为严宝航曾在二战期间向苏联传递了三条绝密而且极其重要的情报,改变了前苏联的命运。

严宝航是秘密共产党员,当时担任沈阳教会总干事,是东北教会里非常活跃的领袖。

另一个臭名昭著的特务李储文,从小在海外留学,读最好的神学院,也是一个牧师。他曾检举控诉他的恩师孙恩三的“阴谋及罪行”,导致孙恩三上吊自杀。李储文因此当上了上海国际礼拜堂的主任牧师及“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秘书长。

文革中被造反派殴打时,李储文说:我是党员,怎么打我呢?红卫兵骂他撒谎、冒充党员,越发要往死里打。李储文竟然摸出一个党证,连他老伴都惊讶不已,对此毫不知情,他说:我是党培养打入教会里去的,监视他们的活动。

除了文革中受到一点冲击,李储文一直成功的掩盖了其长期潜伏在中美教会机构内蒙骗虔心的中外教友及同仁,秘密地从事特务活动的罪行,曾当过上海市外事办公室副主任、新华社驻香港分社副社长等。

而在天主教方面,两位中国最具影响的枢机主教,一位龚品梅主教坐牢失去自由长达30多年。另一位以爱国抗日著称的于斌大主教虽去了美国,但仍遭到了中共的猛烈抨击。

这便是基督教和天主教在中共统治下正与邪的缩影,其它各教也不可能例外。而现在的特务比以前更厉害、更狡猾、更无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