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突破1000万 纽约集会游行声援 (多图)
 
2006-5-1
 




4月30日上午,逾千纽约居民聚集曼哈顿中国城举行大型集会游行。

【人民报消息】4月30日星期日上午,逾千纽约居民聚集曼哈顿中国城罗斯福公园展开大型集会,随后游行至中国城,庆祝声援大陆退出中共人数突破1千万人,并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帮助“法轮功真相调查委员会”进驻中国,彻底调查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集中营被活体盗取器官的真相,惩办迫害法轮功的凶手。逾万民众及游客在中国城观看了此次游行集会活动。

李大勇:1千万退党意味着什么?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大勇先生。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大勇先生表示,自从2004年11 月大纪元发表特别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来,退党人数从每日几人增至每日几万人,一年中从2005年4月时的1百万,激增至今日的1千万,标志着“个体的精神解放最终汇集成一个民族的伟大精神运动。”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中共的杀人机制不会随着社会的不断文明而改变,而“最近暴露的在全国劳教所和医院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残暴和邪恶已经远远超出正常的思维想象──那是只有魔鬼才能做得出来的邪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中共自己有组织有系统的自愿的邪恶到了和人类文明格格不入的从而最终解体的标准。”

李大勇指出,一千万人退党,“意味着中国人民的内心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意味着在退党的人数已经涵盖所有的人群而且数量巨大”;“意味着现在退党几乎没有任何风险”;“意味着中国人民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教训后在彻底抛弃对中共的幻想”;“意味着中共的解体已达到临界点”;意味着“以最和平的方式解体中共,平稳过渡到没有共产党的社会在最有效的进行。”

王文怡:和平美好与专制的中共二者永远不可同在




王文怡博士发言。

因在白宫前向美中两国首脑喊话而震动全球的纽约华裔病理学博士、法轮功学员兼大纪元记者王文怡女士表示,“在过去6年内,中共政权魁首江泽民以“610”为符号化的权力,一直持续的以杀戮人的肉体及精神、以镣铐和锁链、电刑、老虎凳、轮奸等形式与我们的人民“打交道”,中共这种已完全黑社会化了的权力以及暴力持续地折磨着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姐妹、我们的孩子及我们的整个民族。“她说,更令人发指的是,在两位证人举证后的进一步查证表明,“中共在中国不低于36处的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里进行着大规模的群体灭杀,加速和加剧了这种罪恶。”她再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并指出,“专制独裁的中共是人类自由民众的死敌,和平美好与专制的中共二者永远不可同在。”

谢田:中共已把镇压变成一种产业、商业,一种可以赚钱的买卖




大纪元时报副总裁谢田教授。

大纪元集团副总裁谢田教授表示,“中共已经把镇压变成一种产业,一种商业,一种可以赚钱的买卖。据日本一家资讯网站估计,中国一共进行了4万7千起肾脏、肝脏、心脏和角膜移植,在这些移植中,中共收取的费用从6万5千美元,到16万美元不等。也就是说,在这期间,从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上,中共就有40亿美元的进帐。它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完对信仰的迫害,把其所有的个人资产剥夺之后,又把他们的身体器官贩卖,赚钱──这样的血腥、残酷,在全人类的历史上都是没有的。”

他提醒大家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却没有仇恨,没有以牙还牙,只是把这一切事实告诉公众,劝人类远离中共。因为他们相信:善恶有报,天理昭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希望大家仔细看看九评,读一读大纪元时报的报道。真正了解一下中共是怎样一个集团。

汪志远:隐藏的罪恶令人难以想象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先生。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先生表示,他是带着激动和沉重的心情参加这个集会游行活动的。激动的是,1千万的生命已经觉醒;沉重的是,最近揭露出来的苏家屯事件之背后,隐藏的罪恶远远超出善良人们的想象。

通过追查国际一个多月来的调查,他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强烈的证实:一场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正在中华大地上进行,从2000年开始,高峰期在2001年至 2003年。遇难者的数量及死亡的惨烈令人难以想象。中共的劳教所、监狱、工检法部门和军队、武警、洗脑班、拘留所……等等政府部门都参与在其中,因此是一起由中共政府系统组织的群体灭绝罪行。对此,追查国际已先后出了三个报告。

目前,一个由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调查真相委员会”已成立,在办理赴中国的签证时,所有签证申请都受到中共的刁难。他希望所有人都来关注、参与这件事,制止邪恶,把所有罪犯绳之以法。

黄翔:她的声音不仅是她一个人的声音,其中也有我的声音!




著名诗人、作家黄翔先生。

著名诗人、作家黄翔先生表示,他首先要和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美国笔会的主席,在声援王文怡、谴责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呼吁书上,已经签了名。第二届纽约国际艺术节上的许多作家、文人也都签了名表示关注和支援。

他说,“我理解王文怡,所有饱受极权专制迫害的正直的中国人都理解王文怡!她的声音不仅是她一个人的声音,也是所有因信仰和言论自由而蒙受迫害者的声音,其中也有我的声音!如果那样的时刻、那样的场合是我、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个诗人,我也会同样别无选择的这样做!”

他还朗诵了一首他写于1976年的诗“中国,你不能再沉默”,勉励所有中国人站起来,向中共暴政说“不!”

徐水良:反共是当今世界的主流




网络文摘主编徐水良先生。

网路文摘主编徐水良先生表示,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都证实着一个事实:中共政权,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政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这一点,并退出中共。他说,有人说,反共不是主流。可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全国人民的心里都不再相信共产党,包括它的党员,越来越多的人在反共。今天的中共,仅靠的是军队的维持。当军官们也明白了真相,鼓起勇气揭竿而起的站到百姓们的一边的时候,中国人盼望的那一天就会突然来临!“所以,反共,才是当今世界的主流!”

唐柏桥:中共走向末日的一天快要到了




中国和平会主席唐柏桥先生。

中国和平会主席唐柏桥先生表示,今天是一个值得喜庆的日子,我们应该庆祝中共走向末日的一天快要到了。尽管有苏家屯事件,尽管我们看到还有很多悲剧在中国发生,但是大家都应该从电影《魔戒》中获得启示。他说,为什么会是由一群带着魔戒的孩子,想办法把魔戒销毁,从而使魔鬼最终被消灭,世界获得平安?“就是他们必须很纯真,没有私心杂念,没有自我;这些人才有这样的能力,而不是那些号称强大、有权术的人。”他说,今天,带着魔戒去毁灭中共的人,是哪些人?就是那些法轮功学员!还有民主党的朋友们,那些异议人士们,还有高志晟们。这些人,就将带着魔戒,将中共彻底毁灭。

他说,“我们看过皇帝的新衣的童话。一个小孩,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开始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说,后来,人人会心而笑,最后皇帝无地自容的离开;当年的齐奥塞斯库,在台上讲话的时候,开始只是被台下10几个人嘘了一下,可10几分钟后,他便退出了历史舞台。将来中国的事情,也是一样的简单!如果不信,大家拭目以待。”

他说,在美国,许多侨团出于对中共的恐惧,至今仍被中共使领馆牢牢控制着,特别是福建同乡会,生活在两个政府的统治下,这些人要想一想:跟着中共是没有出路的!

最后,他希望当庆祝2000万退党的时候,大家不是在纽约,而是在北京──在中国的国土上。

此外,来自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的40多位党员也参加了当天的活动。他们表示,“中共作恶多端,它的末日已经到了。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愿与一切爱好和平的组织与团体一道携起手来,共同迎接一个民主、自由、人权和法制的新中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